美國醫生的台傭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fanciatang/109322077
列印日期:2017/12/15
謝謝你依然在我身邊
2017/12/06 13:39:46


(老三六月底在屏東火車站,前往志工服務營之前。 )


今年是多事之秋,大約也是我最沈重的一年了。


暑假一如往常,像候鳥一般,我飛回了台灣,照顧母親。三月時已經發現母親失智情況,沒有想到六月再見母親,已經惡化嚴重。


更沒有想到,在台灣短短幾星期,竟然成了能夠隨侍母親的最後時光。在母親撒手之際,我通知了丈夫,順便詢問了他,能不能把老大和老二一同帶回台灣,參加母親的告別式。 


本來要回台灣之前,幾經商量,最後決定只帶老三回台灣,因為她三年不曾回台灣。當時老大和老二還爭風吃醋一番,終究,兩姐妹還是由於母親的成全,有機會來到台灣。


然而她們回台灣出席母親的告別式,卻是風波不斷。


丈夫帶著兩個女兒,基於種種原因,沒有趕上飛機。在機場交渉不斷,由於買的是網路便宜機票,當時完全不知能不能退費,只知道機票無法改期。


老二傳來簡訊,丈夫非常生氣,在機場告訴女兒,不去台灣了。我了解丈夫的心情,三個人四千多美元的機票, 很有可能就此完全報廢。我傳簡訊給丈夫,告訴他如果他決定帶著女兒留在家裡,我完全可以理解。我相信母親在天之靈也不會介意的。


丈夫買了第二天的機票,帶著老大和老二還是來了。我問丈夫,為什麼又花了更多錢,重新買機票來台灣呢?丈夫簡單的說:[我只是覺得,妳可能需要我在妳身邊。]


那時心裡一陣暖流流過,稍稍撫慰了失去母親的大慟。其實,當時我已經有心理準備,只有我和老三代表我家出席母親的告別式。然而,當丈夫風塵僕僕攜女兒出現在機場時,我真心的感受到家庭的溫暖。


原來,母親走了之後,在我的人生裡留下的空白,丈夫不知不覺便為我填補了。在那一刻,我多麽慶幸,在我最想念母親的那一天,自己的身邊還有丈夫,還有女兒。


結婚二十多年了,今年的心情始終沈重,然而,如此沈重鬰悶的一年,我感謝上蒼,謝謝你依然在我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