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醫生的台傭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fanciatang/108949984
列印日期:2021/01/17
我愛妳
2017/11/04 12:55:37



幾個星期前,從台灣傳來關於女友T的消息,有好有壞。原來女友病情惡化,但是有個單位邀請她到某個國中演講,談談她的人生故事。突然之間,我們這些從小長大的閨蜜,群情激動,為女友感到振奮不已。


曾經,我想著回台灣為T打氣,遺憾的是,學校恰是年度家長座談會期間。結果,只有兩名女友有空出席為她加油,我和其他兩名女友,只有靜候錄影。


前幾天在學校開了一天的家長會之後,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回家,打開手機,赫然發現女友T在社交媒體的族群裡上傳了演講的錄影。


錄影下面已有台灣的女友回應,一時之間,彷彿看見排山倒海的眼淚,衝向太平洋這一端的我。而我,一段一段的,仔仔細細的,看完錄影之後,眼淚,彷彿排山倒海的,不可阻擋的,和來自太平洋那一端女友的眼淚,終於匯集一起。


我也寫下了簡單的回應,如此一來,我們這群閨蜜的回應全部到齊了。


手機提示的聲音響起,女友T寫來一段話: 三十多年的友情彌足珍貴。如果有一天病弱的我不得不先脫隊的時候,剩下的妳們五個人, 也一定要互相扶持到老喔。


我心裡種種情緒,滿心不是滋味,這樣好似遺言的訊息,如何讓人有來有往呢?


想了一想,文字無法交待的,就讓貼圖來交待吧。我開始搜尋貼圖。


淚眼矇矓之中,琳琅滿目的貼圖裡,我竟無法找到適合此時此刻的貼圖。然後,我找到了一個小小的我愛你的貼圖。


到頭來,我只能用這一句話來回答女友T的要求。


隔著太平洋,隔著安靜的手機,已讀不回,是其中幾名女友的回應。請原諒我們無法回答,有時候,已讀不回的沈默,不是冷淡的陌視,而是真實的心疼。


T和其他四名女友,不只是我青春的回憶,不只是我重要的朋友,她們,其實是我的人生,我的存在。


如果我真的得送妳走,請允許我告訴妳:我愛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