筍子的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ericwy1029/129214253
列印日期:2019/10/19
@香港黯淡的前景 已來到最後關頭
2019/09/07 15:56:09

如同初升的朝陽,劃破了長長的黑暗,旺盛的朝氣,飛揚了155(1842-1997),這是香港在1997之前,與中國對比時給人們的印象。

燦爛金黃的陽光,如同漫山燦開的花叢,給人們帶來無比的信心,這樣的流金歲月,讓香港人相信幸福就在手邊。



 



但是自從1997年開始,人們心頭起了一種莫名的鬱悶,仿若日頭西沉,天色開始黯下來,寒意也越發的沉重了。雖然,1997年後,從香港遷出去的移民陸續回來,但人們依然相信大英帝國才是她們最終幸福的保障,而不是祖國大陸。



 



進入2014年,香港已然有了晚秋的蕭瑟,情況越發不可收拾,人們受到英國及美國人的幕後策畫影響,開始群起上街,佔領中環。



 



今年這個情況,因著林鄭的逃犯條例修改而突然暴發出一場史無前例的大型抗議,據說有2百萬人上街,這個數字當然是誇大的,估計攔腰對折砍之後,應該有50萬人。



 



即便如此,以一個小島,50萬人上街的抗議當然非常之嚴重。林鄭一開始不夠警覺,處理起來拖泥帶水,居然將條例之收回,稱謂壽終正寢,這當然無法滿足群眾。



 



之後就是一波波的類似北非的顏色革命,開始蔓延,群眾提出五大訴求,高喊林鄭必須下台。



 



起先人們是想通過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運動,達到訴求目的,但是學生在某大國的金錢及技術指導下,「和理非」隨迅速成為暴民暴動的本質,最後連汽油彈、強力弓箭、魚叉、甚至防毒防暴的裝備都上場了,雙方彼此攻擊,仿若末日來臨。可以說,香港已正式奏起革命的號角,由原來溫和派的要求民主,質變為推翻暴政的革命。



 



看來林鄭的能力,已不太能應付這種場面了。畢竟,她是太平歲月下成長的官員,只能在太平歲月下治理。就如馬英九一樣,一當洪仲丘案及太陽花運動起來時,立馬就顯無能。



 



我認為香港應趁立法權尚在掌握時,通過修法,將大法官的法官任用資格修正為限香港出生,且沒有外國護照者,從新遴選通過之。



 



否則一堆英國大法官,造成今天抓人,明天放人的結果,這大大鼓勵了群眾上街暴動及打擊警方的士氣。



 



中小學的通識課程也要趕緊修訂,要加強中國文化教育,盡教一些造反有理的思想,是與自己過不去的。



 



現在林鄭已經正式宣告撤回逃犯條例,但群眾並不買帳,新一波的暴亂已在醞釀



 



最近美國有六個州發生群眾上街要求獨立的遊行,中國應當公開支持這些人;而英國目下正苦於脫歐的難關,中國也應支持蘇格蘭、北愛爾蘭及直布羅陀等要求獨立的呼聲,以為制衡。



 



以往中共對國內事物都是以全國一盤棋的認知來處理,但在國際關係上,就顯得瞻前顧後。與戰鬥民族俄羅斯毫不猶豫的出兵克里米亞相比,感覺中共對外之手段,非常之緩慢。



 



香港民眾如果以和理非的精神,要求民主,我是支持的;但若背後明顯有某大國的策劃指導及物質支援,想以暴力來搞顏色革命,我是堅決反對的。我並且認為,在某大國募後支持暴民的前提確定下,香港應將某大國駐港人員,比照香港派駐某大國之人員,雙方人數相等;或公佈暴民學生知家長及上班機構;或由林鄭正式出面,經立法會通過,請求武警入港協助。



 



我認為香港不是利比亞、埃及,茉莉花運動絕對不應讓其在香港發生,否則,香港就算提前結束往日的美好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