筍子的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ericwy1029/125110430
列印日期:2021/01/21
@論中共的一黨專政
2019/03/11 14:31:46

 一般對「一黨專政」皆持負面的看法,但如持此一態度,則對問題將無法客觀公正,故本文以中性態度看待。 



許多台灣及海外統派人士,整日高喊民族大義,但一碰到外人問起中國的一黨專政及民主人權時,就像被採到尾巴,吭不出氣,這是對理論的不自信或謂沒有了解辯證法。


所謂的辯證法,就是「凡存在的,都是合理的」,一切事物都沒有矛盾。但今次我不擬用辯證法來為中共辯護,我認為辯證法的本質是一種話術,對實際事情的認知是沒有幫助的。


我是政治的現實主義者,我反對絕對主義,因為世間沒有非黑即白的絕對真理,一切都是相對的。也就是黑中有白,白中有黑,這個道理如果不過關,很難談政治的。


政治是眾人的事,而眾人則是亂七八糟的七情六慾組合,如何求得全體一致的標準呢?



今日之中國或許可以用哲學家邊沁的主張來解釋,邊沁(1748-1832)主張大多數人的幸福說。認為經過思考,並獲得最大快感與滿足即為道德標準。道德的最高原則就是使幸福最大化,若人人追求幸福,自然就會帶來整體最佳的利益。



在人人追求幸福下,它整體的利益一定大於因部份不公平所產生的壞處。也就是兩利相權取其重,兩害相權取其輕,最後一定會找到最適運作。



中國比起30年前,絕對是大大的進步。如果30年前,中共即採取西方式的民主政體,那麼結果就是今日之台灣。當然,台式民主,有言論的自由,但若給乞丐言論自由,我認為他寧願多要一碗飯比較好。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文化。西方一神教徒,容易受到絕對主義的影響,法國大革命時,羅蘭夫人在斷頭台上就說:「自由、自由、多少人為你而死」。看出西洋人在思想上不願意妥協,受到壓制時,就會起來革命。而中國的傳統文化則沒有這一套,是講相對思維的。



中國人只有在沒有飯吃,而非在思想受到壓制時,才會推翻暴政。黃花崗72烈士死難時,當時大多數人民是不表同情的。



中國人有一種不管別人瓦上霜的生存哲學,為了思想或宗教而革命是傻瓜才會幹的。 


維吾爾是中國的隱患,西藏則不然,主因就在伊斯蘭教與佛教,其絕對與相對的思維是不同的。搞政治評論的,務必要考慮民族特性,照般西方思維,是抓不到癢處的。 
 


釋道儒三家,都沒有絕對思維,中共的思想更是無神論,所以中國無法產生非要如何如何的絕對一神思維,不會因著思想上的被壓制,而產生非要革命不可的文化背景。



在不餓肚子的大原則下,思想上面的壓制,多數人民是願意忍受的,中共對此是非常清楚的。西方人以西方思維,堅定的認為中共一定瓦解,一定大卸八塊等等,但喊了70年後才發現中共及中國人民完全不是他們想像的,九千萬黨員組成的一黨專政,不是隨便就可以唬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