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奧客﹙好夢.成真﹚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erichoward/155575185
列印日期:2021/04/17
要命?自己救!
2021/01/22 21:33:41


圖片是我在 FB 私人群組中討論發麻治療的病例,但我不是在分享病例討論;而是從中看見和學到的事,以及它帶給我的改變。

容我用幾個問題當做開始:

1、照片中的傷口縫合,你第一眼的感覺是什麼?
2、如果這是你女兒治療後的腳,為人父母作何感受?
3、當天的急診醫師,你願意自己孩子的腳被縫成這樣嗎?
4、訓練這位醫師的醫師,敢不敢承認這是你訓練出來的成果?
5、身為外科急診醫師,這是積德?還是造孽?

敢闖禍要有本事善後;搞爛攤子拍屁股走人,只配一句:術德兼「羞」。

不幸的是,類似例子隨處可見、層出不窮。

三十幾年前,我當實習醫師整夜沒睡看外科急診時,再累都縫不出這種傷口。不是因為我厲害、有本事;而是因為不必等到家屬抱怨,住院醫師早就當著病人面前把你修理得體無完膚、祖德蒙羞。

「反正只是急診」、「病人太多」、「太忙、太累」、「還好是不明顯的地方」從來不是我們敢拿出來說的藉口。

說早年的要求不人道也好、是嚴格訓練也罷。做病人的只需自問:想不想成為醫療犧牲品?如果不想,三十年前對實習醫師的要求,對照三十年後住院醫師的表現,這個病例能不能給你一點警覺?

「當醫師若連基本功都不到位,最無辜倒霉的只會是病人。」話是我說的,歡迎挑戰。

我的第一個警惕由此而來。

沒有「意外」的話,我會告訴你:衷心祝各位永不生病;萬一不得已,希望你遇見術德兼「修」的好醫師。但我對自己說的則是:要命自己救。

有人說:「人都會生病,怎麼可能不看醫生?」、或「我不學醫,就算想自救也做不到。」

這個無奈和我第二個感受有關。

從牙科轉中醫的決定,確實曾在親友和病人間造成不小的震憾。一如當年毅然放棄眾人求之不得的總醫院職位、轉營私人牙醫診所一樣,是個毀譽參半、令人大惑不解、議論紛紛又「頭殼壞去」的舉動。

背後的答案其實很單純:傾聽內心的聲音。

這個聲音不僅出現在人生重大轉折時刻;牙、中醫看診期間也總是適時響起,提醒我什麼是該做的事。這個病例出現的聲音是第四次、也是最強的一次,告訴我「夠了!!!」(三個驚嘆號強調聲音真的很大……)

什麼夠了?長話短說,熱臉貼多了冷屁股。

面對病人,我常有「還可以做得更好」的感嘆。於是,當聲音響起,我能做、也做得到時,我會放下心中私設的「原則和立場」,不惜自我打臉、聽從內心的聲音。

留美八年間,有四次機會因為「於心不忍」、「可以幫上忙」,我在別人沒有開口要求的情況下,主動表示願意提供協助。

第一是車禍脾臟全切,消化紊亂、體力奇差、大小病不斷,註定一輩子吃藥的高中女生。

第二是皮膚過敏,一旦吹風、或接觸低於體溫的物品就紅腫癢、久久不止,看遍中、西醫仍不見改善的小店老闆娘。

三是飽受媽媽手困擾、處處掣「腕」的專科護理師。

第四就是這腳傷的例子,一個貼心乖巧、漂亮又窩心的小妹妹 (叫妹妹有點賣老,她已 28 ,準備結婚。是個如果我有兒子,我會幫他追妹妹當媳婦的女孩)。

細節不在此詳說,一言以蔽之:對輕易到手或免費的東西往往不知珍惜;以及單純的好意遭懷疑。四個病例的治療,不是尚未開始便鎩羽而歸;就是被半途而廢、功虧一簣。

四次…...

在美國,你也許有第二次機會;華人講求事不過三。雖然三泛指多數,但四次也夠多了,多到我不得不慎重思考、重新設限。

當我說「夠了」,請當真;夠了,就是夠了。

我仍然看診、也沒有喪失醫者對病患應有的良知與熱忱。但今後,恕只有「信任的人轉介」且「想看的病症」且「有緣」的病人,我才會考慮接治。三者是「且」、不是「或」。

我的心力和時間,要放在值得的人、事上。


(中文版加碼一)

據美國 CDC 統計,截至2020 年 12 月 23 日止,接種輝瑞疫苗近 190 萬人中,4,393 人通報不良反應。 (2021/1/15 撰文時所見,數字可能與日修正。)

台灣疾管署對接種流感疫後的死亡個案(包括注射流感疫苗後,出現急性心肌炎、病危,最後死亡的孕婦)說「本署初步研判與疫苗無關。」(就算有進一步深入調查,我猜最後還是與疫苗無關。)

在此提供因果關係和免疫學的小知識,供各位自行思考、判斷。

自然科學中,因果關係的判定有三要件:一是因必在果之前,二是無因就無果,三是沒有其他原因能解釋果的發生。符合這三個條件,因果關係就成立。

簡單的免疫知識:人體免疫系統的反應時間約為 4-7 日;相同抗(病)原(如疫苗),在不同人身上所引發的免疫反應強度不盡相同。

試想:

1、接種輝瑞新冠疫苗後通報不良反應的 4,393 人中,當然可能有因為其他原因「剛好」引發不良反應的例子。但四千人在同一時段內、做了同一件事、然後「巧合」地都因為其他原因而同時出現不良反應的機率,有多高?

2、承上、並用在台灣流感疫苗施打後的不良反應案例上,官方說法給你什麼感覺?

3、你不慎摔倒、頭著地後幾天內頻頻嘔吐,醫生告訴你和腦震盪無關、是吃壞肚子造成的,你信不信?醫師無視最大的可能性、一味著眼於機率極低的病因,為什麼?

4、不幸死亡的產婦,生前沒有慢性疾病,打完疫苗後一天發高燒、四天病危,最後過世,符不符合因果關係?腦震盪有沒有被當成吃壞肚子?

5、因果關係的判定,對一般人也許是專業知識;但別忘了,對具有自然科學背景的醫師卻是「常識」。請問哪裡看見常識?

6、醫學對人體奧秘都瞭解透徹了嗎?科學當然要講求證據、有多少證據說多少話。各位看過多少次昨是今非的情況?

7、當緊守科學原則的同時,因一句「目前沒有證據」而生命財產遭殃的人怎麼算?算誰的?如果是官員、醫師自己或其家人受害,說的話還會一樣嗎?

8、一言可以興邦、喪邦;區區一條別人的命,誰在乎過?

9、最後:想活命?靠別人?還是自己救?


(中文版加碼二)

我是醫師,治的是病、救的是人。

弱肉強食,強凌弱、大欺小,是野獸的叢林生存法則之一。只要體型、力道比你大、速度比你快、性格比你凶狠殘暴,只要對我現實生存有利,不用理由、不必手軟,更不會心軟,眾多無奈又悲憤的你就是我的囊中物、就是我虐殺掠食且不吐骨頭的對象。

吃乾抹淨、不留活口,剛好而已;酒足飯飽、食睏發呆,讓你喘息。吃相擺明難看、爪掌齒牙盡是油膩血跡兼醜臭不堪?奈我何如!這是禽獸的世界,只有獸性、沒有理性,當然更不會有人性。

比起禽獸之流,太多「高等動物」更有過之而無不及。誰說衣著光鮮亮麗、站著走路說人話的都是人?

再說一次,我是醫師,治的是病、救的是人。古醫尚且六不治;今人加一以明示。

不信邪的、不要臉的,和沒有自知之明的「人」,歡迎前來認證,看看我眼中的你是什麼等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