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jc888 的網誌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egjc888/526901
列印日期:2021/01/26
由樹想起的…
2006/11/07 10:36:41










由樹想起的…


喜歡觀賞樹的姿態,
不論是高大挺拔,還是歪斜怪異的樹,
在我眼裡,它們都有一種特別的美。

種類繁多的樹木,為我們的生活空間創造了多樣的景觀。
如果沒有樹的依傍點綴,滿地的紅花綠葉想必也要單調遜色不少。


有些樹種會依著季節變換外觀。
由春寒料峭中的繁花點點,到夏日枝繁葉茂的綠樹成蔭,
秋天黃橙紅火的浪漫驚豔,再到葉落枝禿的孤冷清寂,
在季節的更迭中,同一棵樹有著四種不同的風貌,
令人不由得要讚嘆大自然的神奇美妙。


盛開的花是美麗的。花謝了,留下的殘枝敗葉,
讓人難以回想起繁花似錦的熱鬧繽紛。
而葉落盡後的枯樹,由交錯的樹幹枝椏所構成的圖案,
仍以迷人的姿態,向路人展示它赤裸裸的藝術。


也許是因為在公車上,常注視著窗外的路樹,
學生時代的美術課上,老師出的題目如果是自由創作,我總是畫樹。


曾經在畫作完成交出後,
老師對著我的畫注視良久,然後給了很高的分數。
那是一幅畫滿了大樹的圖畫,沒有葉片,
每一個枝幹都是向著天空伸張的手臂,彷彿在大聲的吶喊乞求;
整張畫色彩鮮濃,洋溢著熱烈奔放的情感。
即令時光流轉,幾十年過去了,
猶記得當時構思的心情和作畫的專注。
我似乎想藉由樹枝的自由伸展,宣洩心中被堵塞的某種想望。


那時還是十多歲的國中學生,
正當步入青春期,偶而也有叛逆的時候。
課堂上同學們專心聽講,我卻常埋首塗鴉作畫,
所有課本扉頁的空白處都被我畫滿了,
畫的大多是枝椏伸張的樹。


有一回躲在同學背後畫的正起勁,
忽聽得老師在講台大喝一聲:「XXX, 妳在幹什麼?」
在鴉雀無聲的教室裡,那聲音如雷貫耳,嚇得我幾乎跳起來。
急忙丟下筆,坐直了身體,低首垂目等候發落。


可靜默了半响沒下文。

待我抬眼偷瞧,
只見老師眼裡、嘴角盡是掩藏不住的笑意,正揚著嘴看著我呢。
看得出來她不但不生氣,顯然還被我極盡乖巧的模樣給逗樂了。



老師的身材精瘦,一對銅鈴大眼透著些許神經質,
脾氣火爆,對班上不聽話的學生動輒管教。
這次意外的沒有發脾氣,頗讓我感到訝異。


或許因為沒有被責罰過,
在課堂上塗鴉的壞習慣一直延續到高中。
回想起來,老師們對我真是太寬容了。
他們多就是踱到座位旁看看我在做什麼,
要不就站在身旁講課,使我不得不正襟危坐,乖乖上課。
記得其中一位國文老師在身旁走過幾回後,
乾脆在斜前方桌上坐下來,面對著我講解直到下課,
仍是未曾有過一句責備。


至今仍喜歡觀賞樹,只是不再塗鴉作畫。
常默默的注視遠方孤傲挺立的大樹,
不只欣賞它渾然天成所形塑的美,
也愛它為人間粧點了不同的風貌,
創造出豐富多樣的美麗景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