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俊賢的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ec220/5450553
列印日期:2021/04/17
傳單
2011/07/21 10:17:31

  還沒踏出辦公大樓,我已迫不及待鬆開領帶,可是我的不忿仍令我有窒息的感覺。

  我忖想,若果他死了,我的生活會有多好。

  帶著憤恨在熙來攘往的街道走往捷運站,不甘和怒火掩蓋了我的視線,我已不知道撞上了多少路人。但我卻沒有道歉,甚至沒有點頭表達歉意。

  直至我撞上一個讓我肋骨幾乎斷掉的人,我才不得不停下腳步。

  心情不好的我正需要發洩的對象。於是,我揉著左胸的痛處破口大罵:「有沒有搞錯?沒長眼睛嗎?」

  可是,對方完全沒有反應,我隨即重新聚焦我渙散的眼神打量那人。那人是一個身材壯碩的男子,我的高度大概只能勉強到他的鼻尖而已。他戴的棒球帽低得蓋住眼睛,手中則拿著一叠傳單。

  雖然憤怒早已令我失常,但剩餘無幾的理智提醒我,眼前的大漢還是惹不得。我喃喃唸了一句「真倒楣」便走開。

  此時,一把低沈的聲音說:「先生,你需要這個服務。」然後,他把一張傳單遞給我。

  因為急於遠離他,我隨手接過傳單後,連看也不看上面的內容便快步走遠。走了一個街口後,我正想把傳單丟掉時,意外地瞄到傳單上的內容。

「替你清除仇人,令你生活更輕鬆!代客殺人服務,保證安全,一切保密。有興趣請電2-7341xxx,周先生洽。」

  在偷拍整人節目嗎?殺人服務居然明目張膽在街道上發傳單?這個世界怎麼了?我相信我的表情相當怪異。

  我難以抑制我的好奇心,於是轉身走回去弄清楚到底是什麼一回事。我遠遠望見那壯碩的男子仍在發傳單,而剛好有一個路人,接過傳單後往我這邊走時把傳單丟在路旁的垃圾桶。我立刻上前把它撿起來看。上面寫著:

  「替你清除垃圾,令你生活更輕鬆!代客打掃服務,保證衛生,一切乾淨。有興趣請電2-7341xxx,周先生洽。」

  我揉一下眼睛,再仔細確認內容。電話號碼和聯絡人都一樣,不過別人拿的是宣傳打掃服務。正當我感到十分疑惑的時候,又有幾個路人丟傳單,我再撿起來看。結果都是一樣,只有我拿的那張是宣傳代客殺人服務。

  「代客殺人。 保證安全。」

  我的視線無法離開手中的傳單。

  「替你清除仇人,令你生活更輕鬆。」

  我不禁幻想,若果他死了,我的生活真的會很輕鬆。

  我希望他死的人雖然與我識於微時,一起讀書時我們更是互相了解的好朋友。可是,畢業後進了同一間公司上班後,之前我們所謂情同手足的關係,被利益無情地侵蝕著。為了晉升,他盜用我的企劃案;我心儀的女生更因而向升職的他投懷送抱。他奪去本來是我應得的之後,還在人前嘲諷我。而我只能一直默默承受,等待反撲的時刻。

  今天,我終於得到了一個翻身的工作機會,他卻公然與我競爭。以我的實力,他根本無法跟我相比。可是,等同他了解我一樣,我太了解他了,他一定暗地使出卑劣的手段打壓我。如果這次我再輸的話,他等於把我趕盡殺絕。

  在利慾薰心之下,人與人的關係不但脆弱,更令人心寒。

  若果,他死了那有多好?

  應該會很好。我暗忖。

  我下意識四處張望,同時小心翼翼把手中的傳單摺好放進口袋。

  回家後,我打了傳單上的電話。

  「我找周先生。」

  「等一下。

  那低沈的聲音,我認出是屬於下午發傳單給我的人。

  過了不久,電話傳來一把優雅的聲音:「您好,我是周先生。」

  「您好,我需要你們的服務。」

  「請問要清潔的是住宅還是辦公室?」

  「唔」我支吾了一下,才大膽說:「我要的是另一種服務。」

  「請問哪一種呢?」他依然用著高雅的語調問話。

  「清除仇人那種。」我越說越小聲,到最後我連自己的聲音也幾乎聽不見。

  對方恍然大悟的「哦」了一聲後說:「第一次嗎?」

  「嗯。」

  「那麼,先讓我向您簡單介紹一下我們提供三種不同的套餐服務。首先,A套餐會讓您要清除的對象死於自然,像心肌梗塞之類。而B套餐讓對方的屍體人間蒸發,或設局陷害對方。最後,C套餐是讓您的對象呈現自殺狀。我們的三種套餐總有一款符合您個人需要及喜好。只要我們收到您的匯款和您要清除的人的資料後,便會馬上行動。從頭到尾我們甚至連您的名字也不會過問,過程絕對可靠安全,讓您一勞永逸,絕不引起警方懷疑。」

  他就像親切有禮的旅行社職員推銷旅行團一樣,純熟地介紹著他的殺人服務。經他若無其事的娓娓而談,令人覺得購買他的服務去清除一個人,那是一件多麼理所當然的事。本來早已有點動心的我,馬上變得不再猶豫。我問:「收費方面呢?」

  A套餐只須三十萬;B套餐因為要處理屍體或精密的計劃,所以比較貴,四十五萬;而C套餐是二十萬。若要死前進行凌虐、或逼使對方寫下遺書等等,每項另加五萬元。」

  「那麼貴?」

  「一分錢一分貨。畢竟您是要買兇,而不是買胸----罩。」他故意在「胸」字後稍作停頓。

  我卻沒有心情欣賞他的幽默,因為我沒想過買兇比買胸罩的費用昂貴那麼多。我坦言道:「我只有十萬左右。」

  「這樣的話,」對方貼心地提議:「您可以考慮我們的「自助清除套餐」,那是專為低預算的客人而設。您的預算,最適合這個套餐。」

  我開始誤以為我在跟旅行社查詢旅行團的事宜。

  說也奇怪,不知是否他說話誠懇或是態度親切,我直覺認為他不是詐騙集團。我由衷地相信他能助我殺死我的朋友。

  電話再度傳來他專業的介紹:「我們收到您的匯款後,除了提供你所需的工具,更會替您量身策劃周詳的「清除計劃」,製造完美的機會讓您自行清除目標。」

  「什麼?要我自己去」我頓時語塞,無法把「殺」字說出口。

  「是的。 一分錢--

  「一分貨嘛。」

  「不過請您放心,我們的「自助清除套餐」保證您不會成為疑犯和坐牢,否則全額退款。」

  我不禁吭氣冷笑。成了殺人犯,全額退款又有什麼用?

  對方彷彿感覺到我的不屑,他補充說:「我們開業至今四年,尚無失敗記錄,並累計已有六千五百多宗成功個案。」

  「六千多宗?」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還沒包括ABC套餐那些不計其數的個案。」他頓一頓,然後繼續用其極為優雅的聲音慨嘆道:「畢竟,我們是地球上唯一滿口仁義道德卻愛記仇報復的可笑生物。」

  我也是可笑生物的一份子,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對他的話作出何種反應。

  「對不起,也許身為人類的我沒有資格那樣說。」他尷尬地替自己緩頰,接著話鋒一轉:「若您有興趣的話,請匯款到以下的帳戶,然後等待我們的通知。帳戶是

  當晚,我反覆捫心自問,到底該不該除掉一個阻擋我人生的性命呢? 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裡,在大自然的定律中,我看來是一點錯也沒有。

  若從命理的角度分析,若他真的因我而死的話,那是他的命。我只是他命中的一枚小棋子而已。

  而最關鍵的是,如果今天換成他拿到那張傳單,我想他也會毫不遲疑把我殺死,那正是他一直以來對我的方式。

  最後,我想了一大堆別人可能認為是冠冕堂皇的理由,當作是我決定謀殺我朋友的依據。

  翌日,趁著午休的時候,我到銀行把我全部十萬元的積蓄,匯進指定的帳戶。

  我認為我做了一個正確的決定。 尤其在回到公司後看到他那不可一世的嘴臉。

  想到他即將消失,我感到莫名的興奮,甚至開始期待那刻的來臨。

  可是,接下來的時間卻沒有人聯繫我。我開始覺得忐忑不安,但又不方便在公司聯絡周先生,結果我就那樣渡過了一個神不守舍的下午。

  下班回家, 我的不安在收到一個宅急便包裹後便煙消雲散。包裹裡放了一支手槍,還內附一張紙條。它指示我上網到幾個特定的網站討論區中留言。若獨立讀我的留言,那是毫無意義的。但把多則留言組合起來,那些便是我朋友的資訊。我不得佩服對方辦事的能力和謹慎。

  隔天下班,在我公司到捷運站的必經路上,我又看到那戴著棒球帽的壯碩男子在發傳單。他不經意地與我對望了一眼,我感覺到他有訊息要傳遞給我。我裝作若無其事走到他的身旁,接過他手中的傳單,馬上讀著上面的內容。

  他們說前置工作已完成。他們已捏造了我朋友買槍的證據。而今晚九點他會到我家找我。那時,我便可把他擊斃。他們會立刻出現為我處理現場,造成我是自衛殺人的狀況。

  原來,殺人這麼簡單。

  回到家中,我渡過了人生最漫長的兩個小時。在這段時間中,我反覆練習拔搶的技巧。並告誡自己別學電影中那些在殺人前長篇大論的角色,每每失去最佳的時機和遭受反擊。

殺了才廢話連篇吧!我不停地提醒自己。

  終於,我人生最重要的九點鐘到來。

  門鐘亦幾乎同時響起。

  我一邊去開門,一邊確認藏在外套暗袋裡手槍的位置。

  門一打開,朋友果然站在門外。他尷尬地看了我一眼後說:「嗨。」

  「請進。」我說。

  「好久沒來你家了。」他一邊脫鞋一邊說。

  「是啊。」我敷衍應道。心裡卻暗罵:你做了這麼多對不起我的事,還有臉來我家嗎?

我把門關上,看見他自個兒背著我往大廳走去,並說:「今天來是想跟你說,我決定退出,不跟你競爭公司那個位置了。」

  凝視著他的背,我暗忖這是拔槍的絕佳機會。

  「還有,對於多年來我對你所做的,我想跟你說聲」他邊說邊轉身,突然看到我手握著槍,而且槍口對準了他,他臉色立時一沈。

  殺了才廢話連篇吧!我腦中響起這句話。

  我隨即向手無寸鐵的他開槍。

  子彈貫穿肌肉和骨頭的聲音被槍聲蓋過。飛濺的血噴射到他的臉和衣服上。

  我開的槍,居然走火了。子彈落在我自己的胸前。痛楚瞬間擴散並影響著我的視力,我朦朧看見一滴血沿著他的法令紋流至上揚的嘴角,他的笑容頓時漾著無盡的邪氣。

  我不甘心,一切本來一直順利地進行,但竟然在最後一刻出錯。我馬上雙手握緊手槍,向他再開一槍。

  要死就一起吧!我內心吶喊著。

  第二槍依舊落在我的身上。我應聲倒地。

  「對於多年來我對你所做的,我想跟你說聲」他重複著剛才還沒說完的話,來到我的身旁蹲了下來,在我的耳邊一字一字鏗鏘地說:「你。活。該。」

  「為」我已無法順利講話。

  「我參加了B套餐。」我依稀看見他從口袋拿出一張紙在我面前揮動著說:「別以為只有你收到傳單。」

  難道從我收到傳單開始,直到拿到這支只會走火往後射的槍,我早已墜進他的殺局裡?

  我的耳邊突然響起周先生那優雅的聲音:「 B套餐讓對方的屍體人間蒸發,或設局陷害對方。

 

筆者周先生的話:抱歉,不知道為什麼,這篇寫得比慣常的短篇長(僅次於外遇)。若您覺得那部份太冗長或不好的地方,請留言告之,有待我下次可以改進。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