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閑聊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du86/4604319
列印日期:2017/12/16
再見桃花
2010/11/16 12:35:48

又見不到故鄉的桃花了,很遺憾,很無奈,生活把你從它身邊支的遠遠的,你總沒什麼辦法。


異鄉的桃花也是很美的,那紅紅艷豔的一片一樣能讓你醉倒,可是這樣的桃花卻不能悲傷你,有時候,悲傷也是一種可愛寰湺礼闆。


去年的時候,我還在佛山,公司組織去南國桃園玩。那裡的桃花的確是不少的。陽光和順,打在了桃花上,嫵媚的很。同事們一個個興奮地往桃花堆裡鑽,去選景點拍照。只有我落在後頭,踱著小步子,也沒什麼笑容,臉應該是陰鬱的。我老想這些桃樹怎麼都這樣的低矮啊,人育的桃樹不會長高嗎,花朵不能再小點嗎?



家鄉的桃樹都高大,野生的它們,生命力更旺盛,雖然花朵小,但比大花朵的家樹要精神,看一眼,你就會喜歡的。童年時候的我老攀爬桃樹,不過那時候好像對於桃花不是太在意,長大了後,當年影像裡的桃花卻漸漸在放大。那些桃花小巧,粉紅,有風的日子裡,最能挑逗的蜜蜂嗡叫。蜜蜂把小腦袋探了進去,一次美麗的親近便開始發生。


我記得最清晰的是我家老屋前的那棵野桃樹,身子很髒,皮膚粗糙帶黑,沒旁邊的香椿粗壯,看上去是個野小子,但春天來了的時候,它就是大姑娘的模樣,讓人忽略了它的身子。小小的花朵一枚一枚地挨著,稍微露點縫隙,好讓陽光走過。這樣,花朵就不會太耀眼,恰好的光彩,看起來十分養眼,醉人。而今這棵桃樹早已不在了,我長大了,某些東西自然就走了。


我很想回家看桃花,倒不是想家里人或是為了養眼,我只是想找回一些東西:一種莫名的情感以及童年的回憶。


那些桃花一次一次開過,我也一次一次長大。好多年裡,我們在漸漸熟悉。從貪戀它落去後生成的果實,到想娶一位如她般美麗的女子,我和桃花的情感慢慢成熟直至一種莫名的情感誕生。這種莫名的東西真的無法表達,人和花的情誼是超越人與人的,超越物與物的,當然也不能理解為人和仙子的情誼,那樣就太假了。或許是我這個人有點神秘主義傾向,也只能用波德萊爾的契合論來解釋此情了。後來的許多年裡,從我看不到故鄉的桃花那年開始,我們又逐漸陌生起來了。這種陌生讓我老愛回憶,總想讓自己回溯到第一次見到桃花的時間,可那不可能的,甚至我記起的桃花已不是某個時期的桃花了,它是我整個童年階段的所有時期的桃花的總和,它是一朵,也是雜亂無序的一萬朵,它是我惟一的桃花。也許只有等到下次再見桃花,它才會發生變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