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極圈的我只能自己割肉來吃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digimon112233/167193656
列印日期:2021/12/02
【催麥 全員】四周年紀念活動 一起穿越到異世界冒險吧!
2021/09/02 22:33:52
>>Buster Bros!!! @灌籃高手

  籃球敲擊在地面的聲音非常大聲,尤其是在這深夜無人的公園中,搭配僅四支照射球場幾乎快熄滅那昏暗的路燈,使的聲音有顯得格外響亮的錯覺。
  二郎瞇著雙眼抬起手中的球,即使微弱但在漆黑環境下街燈的亮光還是顯得刺眼。不過這並不影響烙印在他身體上的習慣。
  他已經知道籃框的位置,接著是靠以往的經驗與手感將球推出。
  完全沒有碰到籃板,只聽到球與籃網碰撞的聲音,彷彿像有某種吸引力,球的軌道完美通過籃框,最後掉落在地面彈跳。

  忽然響亮的掌聲從球場的另個角落傳出,受到驚嚇的二郎下意識往那個方向看。
  原來是他的大哥--一郎看到那完美的投籃不禁擊掌讚嘆。
  「原來是大哥啊!」
  「抱歉嚇到你了。看你這麼專注不好意思打擾你,結果嚇到你了。」
  「沒關係啦!大哥來這裡有什麼事嗎?」
  「飯已經煮好了。」一郎緩緩走向二郎,並把他身邊的那顆球撿起。
  不像二郎需要時間的準備,一郎一抬手便輕鬆將球投入籃框。
  「真不愧是大哥。」
  「嘛!還好啦!比我厲害的高手可多了呢!」一郎笑著,突然憶起當年在高中時和校隊一起闖入全國大賽的回憶。
  「大哥很厲害了啊!當時還能闖入全國大賽不是嗎?」
  「不過也只得到亞軍而已。」一郎苦笑著。「再說,最大的功臣還是我們的教練吧!」
  「教練嗎?~他真的很厲害呢!」
  二郎腦中浮現出從一郎哥那一代就已經在那個位置的教練。
  雖然他因為身材的關係看起來圓圓的很和善,不過他的指導真的是一等一,而且他還能感化不良少年呢!

  二郎還記得自己高一剛加入社團剛好遇到一群不良少年進體育館找碴,其中一位還是因為受挫而放棄打球的原球員。
  但是教練的一番話讓那位不良少年找回對籃球的熱情並重新回到球場,現在是他最尊敬的學長之一呢!
  直到現在快過了一年了,那物學長說的那句『教練,我想打籃球』的話語彷彿還在二郎的耳邊迴響。

  「教練真的很厲害呢!」
  「就是呀!」

  此時,奔跑的腳步聲接近,他們一聽就知道是他們最小的那位弟弟來了。
  「你們要不要回去吃飯了啊!」
  「啊!抱歉呀!三郎。不知不覺談得太晚了。」
  「沒關係,不是一哥的錯,一定是二郎一直練球不肯走吧!」
  「你說什麼!」
  看著三郎刻意露出一臉無奈的模樣,二郎捲起袖子準備和他大吵一架。
  當然,一郎馬上從中阻止。「好啦!明天還有比賽不是嗎?別把自己弄得傷痕累累啊!」
  「說、說的也是。」
  聽了一郎的話,二郎才就此收手。
  不過三郎又刻意挑釁。「沒關係的一哥,就算那場比賽沒有二郎,靠我的戰術分析也一定會贏的。」
  「什麼?沒有我的話你的戰術再厲害還是敵不過對方吧!他們可是全國大賽的冠軍隊伍耶!」
  「好了、好了!不管是球季還是戰術都很重要。」一郎拉住兩人準備出手的拳頭。「你們兩個要好好合作,完成我當時沒能完成的夢想啊!」
  「啊!是啊!這次我們一定要帶著湘北得到全國大賽的冠軍!」
  「交給我們吧!一哥!」
  「嗯,我期待你們的表現喔!」


>>MAD TRIGGER CREW @新石紀

  自從被石化之後不知過了多久,停止思考的的左馬刻聽到耳邊傳來涓涓水聲。
  瞬間,他忽然感覺自己的手腳可以動,並使用已經許久沒有活動的身體將附著在身上的石頭全部震開。
  終於重獲自由,他不自覺向天大吼。
  「真吵,你是野獸嗎?」
  諷刺的聲音在自己左手邊響起。
  雖然很久沒聽到到對左馬刻來說就像昨天才聽過而已,再熟悉不過的聲音。
  「你丫的銃兔,老子現在為復活而歡呼不行?」
  「所以我才說你是野獸啊!先把衣服穿上吧!」
  說著,銃兔將看來是皮革製成的衣服丟到左馬刻臉上。
  左馬刻臭著一張臉把衣服穿上……這衣服還真沒品味,但總比沒穿好。

  「所以?」
  「所以什麼?」
  「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為何會突然石化?老子又怎麼突然可以打破石頭的?到底過多久了?」
  嘛!雖然問題很多,但銃兔不意外。通常剛甦醒的人都會是這些反應。
  他慣性做出推眼鏡的動作,但他臉上現在並沒有這項物品,他的眼鏡現在還在生成中呢!
  察覺自己的失態,銃兔僅是輕聲嘆氣。「突然石化的原因還沒查出來,根據一位科學名人計算現在距離我們所生存的時代已經過了3700年了。至於石化解封的方式……我覺得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
  「蛤?3700年?我們活這麼久?」
  「正確來說是被石化3700年後重新復活。」
  左馬刻陷入思考,不過也沒思考太久。反正他也不想去想這些複雜的事。
  「既然你在這了,那理鶯呢?」
  「他去狩獵了。」
  一想到剛復活的理鶯很快就適應這個沒有科學的環境,甚至能比自己和其他比他早解封的人習慣這樣的生活,銃兔訝異之餘也覺得理所當然啦!

  「那我們現在要幹嘛?就這樣繼續生活?」
  「當然是重建文明啊!」最先讓銃兔解封的那個天才是這麼說的。「不過現在有另一組人馬試圖想阻止我們重建,需要我們的力量對抗,所以才讓我們先復活當幫手。」
  「竟然想指使本大爺幫忙啊!」不過既然都讓自己解封了,這恩情不還也不行。「不過現在可沒麥克風可用了吧?」
  「確實,當然那位天才應該也能打造出催眠麥克風。在這之前就得依靠你的蠻力和理鶯的技術了。」
  「啊?什麼叫做本大爺的蠻力!?」

  抱怨同時,一道人影緩緩走向他們。
  那道人影並不是理鶯,讓左馬刻馬上警戒。不過銃兔卻拍肩要他放下戒心。「是那位天才少年。」
  少年帶著險些精炸的笑容望著剛復活的左馬刻。「唷!橫濱狂犬也復活啦!現在多了一個助力真是太好啦!首先先幫我們採礦吧!」
  「蛤!?」


>>Fling Posse @庫洛魔法使

  「隱藏著黑暗力量的鑰匙啊,在我面前顯示你真正的力量!現在以你的主人,亂數之名命令你--封印解除!」
  隨著高喊的咒語在亂數前方漂浮的鑰匙緩緩伸長變成一把手杖,亂數笑著將手杖抓緊,並馬上從口袋拋出一張卡片。
  「翔。」
  緊接著,手杖末端突然長出白色雙翅,亂數如同騎著掃帚的女巫,坐上手杖翱翔在夜空中。

  耳邊的無線電突然傳來聲響。「亂數,你飛太高了,小生拍不到你了。」
  「欸~我又不是要給幻太郎拍影片才施展魔法的。」
  「難得嘛!就讓小生拍一下當作紀念。」
  「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
  亂數緩緩降下進入幻太郎的攝影鏡頭之中。

  與此同時,旁邊的樹叢突然有動靜,亂數二話不說,拋下幻太郎馬上向樹叢那邊飛去。
  發現自己藏身的地方被察覺,樹叢中的物體馬上以非常快的速度逃離,並藏身在下個樹叢。
  不過亂數的動態視力可好了,他馬上看出物體移動的軌跡,馬上逼近。
  在叢林中飛翔反而不好移動,亂數解除雙翅。「驅。」
  發動第二張卡片,亂數奔跑的速度也開始加快,不過一時間還追不上對方。
  「可惡!他還挺會跑的。」
  「亂數,這次會是什麼卡片?」無線電再次傳來幻太郎的聲音。
  他的聲音聽起來挺喘的,應該是跟在後面追著吧!
  「嗯~我想想喔!驅已經在這裡,但對方還這麼會跑這麼會躲,有可能是很會捉迷藏的卡片喔!」
  「有這種卡片嗎?」
  「誰知道呢~~封印他就知道了。」

  終於開始拉近距離,眼看對方已經在自己的攻擊範圍內,亂數馬上高舉著手杖並高喊著咒語。「庫洛牌,我現在命令你,快點變回你原來的樣子。」
  手杖敲下去的瞬間,他的雙腳下方展開巨大的魔法陣。
  緊接著是精靈幻化成卡片……本來應該要是這樣的。但這次卻沒有卡片的形狀出現。
  「怎麼回事?」好不容易趕上的幻太郎氣喘吁吁的問著亂數。
  「欸~~~我好像搞錯了耶!」亂數拉高音調,露出無辜的神情。
  「搞錯了?」
  「欸!你們搞什麼飛機啦!」同一時間,手杖底下傳出抱怨的聲音。「別拿那種東西敲我啊!」
  定睛一看,原來剛剛一直在躲藏的人是帝統。
  「欸~為什麼帝統要一直躲著我咧?害我以為是卡片喔!」亂數噘起嘴巴也跟著抱怨。
  「因為你們一直追我……我以為你們要跟我討錢啊!」
  「喔喔!對喔!帝統還欠我們前耶!什麼時候要還呀?」說著,亂數又拿手杖敲了帝統的頭數次。
  「就說別一直敲我了!!」
  「不知道有沒有能讓帝統快點還錢的卡片呢?」
  「欸!不要無視我啦!」


>>麻天狼 @哈利波特

  獨步戰戰兢兢坐上掃帚,但雙腳一直沒有離地,只有無助的望著在旁邊的一二三。
  「漂浮,你要想著漂浮啦!」
  「什麼漂浮我聽不懂啦!」
  「唉~~獨步親你明明考試都很厲害,為什麼遇到實際操作的課程都這麼差呢?」
  一二三無奈蹲低身子看著一直無法離開地面的雙腳。
  不僅是飛天掃帚,魔藥學配置魔藥時也是、黑魔法防禦的實戰課也是,沒有一次可以做到及格。
  「你是不是太緊張了啊?」
  「……我不知道。」
  回答同時,獨步的聲音還在發抖。這很明顯就是在緊張沒錯啊!

  「獨步,你不敢在高空中嗎?」
  「我不知道。」
  又是一樣的回答,讓一二三再次嘆氣。
  他將獨步的掃帚搶過來,乘上的瞬間馬上飛上空中並彷彿無阻力般的在空中迅速盤旋翻轉,不到幾秒他便完成好幾項雜耍動作最後安全落地。

  不愧是葛來分多的搜捕手,對一二三來說這高難度的危險動作都只是雕蟲小技。
  看他輕鬆翱翔在藍天中的模樣,掃帚彷彿就和一二三合為一體,完全像是靠著他自己的意志在飛行。
  看著,獨步心生羨慕,好享能馬上向一二三一樣這麼輕鬆的飛翔。

  就在獨步這麼思考時,落地的一二三突然伸手把獨步拉上掃帚,不等她做好心理準備便載著獨步直衝天際。
  伴隨著獨步的尖叫聲和一二三的笑聲,剛才的雜耍動作又做了一輪。
  最後一二三停滯在半空,斜視著在身後緊抱住自己身體的獨步。「會怕嗎?這高度?」
  「怕……」
  雖然是怕,但現在僅是浮在空中,比起剛剛那些雜技(尤其是倒掛)時還要好多了。
  「其實獨步你的飛天掃帚這門學科拿到E也沒關係啊!反正現在代步的工具這麼多,你也沒打算當魁地奇選手不是嗎?」
  「是沒錯啦!但成績太難看還是說不過去。」
  「你太要求自己了啦!人總是會有擅長和不擅長的啊!你看我學科的分數都是C以下還是活得好好的呢!」
  「這沒什麼自豪的。」
  「總之~你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就好了,不用太勉強。」
  「我盡量……」

  此時,底下傳來叫喚他們兩人的聲音。
  低頭看著,原來是雷文克勞的級長寂雷。
  「兩位,在校園內不能雙載喔!」
  「啊!喔!好,馬上下去。」一二三向寂雷招招手。
  「嗯……等等?馬上?」
  獨步還沒意識過來,一二三這次是直接俯衝而下,獨步的慘叫再度響起。


>>どついたれ本舗 @咒術迴戰

  「明明是早上卻這麼熱鬧啊!」零抬頭望著正午時分的大太陽。「而且太陽還這麼大。」
  閉上雙眼以免被太陽刺傷,即使有墨鏡還是盡量避免直視。
  他扭頭望著一直跟在自己身後伺機的咒靈們。
  真是……到底要解釋幾次他們才會相信自己不是那位傳說中的五条悟。

  「喲!零。」
  對面那位一直掛著傻笑的人來了,零抬起手來向他揮揮手。
  他探頭望著零背後一團黑壓壓的東西。「你怎麼又被咒靈纏著了?」
  「老問題了,他們一直覺得戴墨鏡的人就是五条悟。」
  聞言,簓忍不住大笑。雖然已經聽過好幾次了,他還是覺得這個笑話特別好笑。
  「喂,別笑啊!大叔我很困擾耶!」
  「哈,抱歉抱歉啦!那怎麼不把他們打走?」
  「我只是看的見,沒實力打跑他們啊!」零無力的垮下肩膀。

  零是個科學家,雖然他看的到那些咒靈,但他的咒力太少沒辦法成為咒術師,因此才決定為學科學家製造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自保。
  只是,最近製作的催眠麥克風好像對他們無效。

  遠處突然傳出狗吠,天空飛過一隻大鳥,他們全數往零身後的咒靈攻擊。
  「哇喔!」
  零彷彿看好戲的驚呼,下一秒馬上被拳頭敲腦勺。
  「哇啊!好痛!」
  「不要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了。」盧笙大大嘆了一口氣。「這些都是你造成的吧!」
  「我?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啊!」零露出無辜大眼。「我已經誠心誠意的跟他們解釋我不是五条悟。」
  「那也不要這種態度啊!也不想想是誰幫你的。」
  零斜眼望著開心咬著咒靈的玉犬們苦笑著,他們明明吃得很開心啊。「一直以來謝謝你啦!盧笙。」

  「還有我!還有我喔!」簓高舉著雙手向零邀功。
  「你又做了什麼?」
  「我~幫你召喚盧笙喔!」
  「喔!那還真是謝謝你了。」

  同時,半空又傳出擾人的聲音。
  「是五条悟!」
  「戴著墨鏡遮蓋六眼,果然是五条悟!」
  三人不約而同看著在商店招牌覷視的咒靈。
  「又來了……」


>>BadAssTemple @路人超能100

  「哇啊啊啊!!」
  一如既往的慘叫再度從寺廟傳出,十四的淚水幾乎是用噴的,原本乾淨明亮的地板現在已被沾濕。
  空却皺起眉頭與他關在籠中的惡靈對視,最後再看向十四。
  「這東西有這麼可怕?」
  「嗚嗚,他看起來好壞。」
  「好,好壞,但他現在是關在籠子裡。」
  「可是你等一下就會把他放出來跟我打架了吧!我不想打了,我覺得我會被他打死。」
  聞言,空却緊皺的眉頭鎖得更緊。
  他丟下籠子立刻走到十四面前,二話不說給十四的腹部一拳。「開什麼玩笑啊!你這小子不是不被惡靈欺負才找我鍛鍊的嗎?現在又說這種喪氣話幹什麼!」
  「可、可是,他真的好可怕唷!……」
  十四完全沒有停止哭泣的意思,反而哭得更兇。
  根據空却肉眼判斷,他的精神壓力目前應該已經達到90%了。

  其實鍛鍊十四並對他大吼大罵並不是空却真正的用意。
  從獄那邊聽說,當十四的精神壓力達到某種程度後他的靈力會失控,十四會彷彿開了外掛一樣無意識的能把身邊所有沒有身體的靈體全部打散。
  若打到惡靈就算了,但連一些無辜的靈體受到波及空却就不得無視了。
  為此,他必須先逼出十四那驚人的力量做研究,最好的方式就是累積他的壓力。

  這時,被空却丟在一旁的籠子在落地的瞬間解開籠鎖,裡頭的惡靈馬上掙脫籠子竄出來。
  也許力量強大,即使是在寺廟之中他也能迅速亂竄,讓周遭的氣氛轉為陰暗,邪氣瀰漫。

  見狀,對現在這情況束手無策的十四不禁又開始嚎啕大哭。
  「嘖!居然偷偷跑出來搗蛋!」
  空却抓起擺在一旁的法杖。這本來就是為了以防十四打不過惡靈才刻意準備的除靈法器,現在居然馬上就要使用了。
  把它抓起來後再關回去,之後找時機再放出來跟十四打。

  本來在心中這麼盤算著,誰知背後突然發出異樣閃光,一道彷彿從天而落的光束打在十四身上。
  「欸欸!這是怎麼回事?」
  空却的問話無法從十四口中得到答案,因為現在的十四是處於無意識的狀態。這難道就是獄說的外掛狀態嗎?在旁邊切確感受到無比力量的空却覺得事態非常不妙。
  總之,現在的他也無心去管惡靈,自己先逃跑再說。
  雖說有肉體的他無須擔心,但這力量還是讓他有危機意識。

  光芒維持了好一陣子才結束,十四彷彿把體內所有的力氣都是放出來,現在整個人無力癱倒在地。
  空却一點一點靠近,並觀察四周滿目瘡痍的狀態。那隻惡靈大概難逃一死了。
  「唉呀!沒聽說會這麼強大啊!……這下難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