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極圈的我只能自己割肉來吃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digimon112233/165502150
列印日期:2021/10/25
【催麥 友情夢向】澀谷大逃亡~三位少女的初次見面~
2021/07/19 21:50:42
  109的門口聚集了不少人們,每個人高舉著雙手尖叫。
  這個場景在澀谷是司空見慣的事,但夏音還是不由自主往那個方向走去。
  果不其然,是澀谷有名的代表團體Fling Posse正在那邊現場演唱。
  他可沒忘了前幾天那三個人沒經過登記就擅自在路邊街頭表演被警察斥責,這次還是學不乖,甚至在人潮最多的109門口直接開演擾亂秩序?那可不是被抓起來責罵就能了事的啊!

  就在夏音試圖穿越人群去警告他們(順便叫帝統把昨天借的錢還他)之時,突然一陣微弱的呼喚把他叫住。
  「夏音?」
  夏音回過頭,叫喚他的正是他的高中同學--藤田凜。
  已經有一段時間沒見到他,再加上對方穿了一身莊嚴的OL服裝,差點讓夏音認不出來。
  夏音又驚又喜著跑向凜的前方,興奮握住他的雙手。「凜,我記得你畢業之後就到新宿工作了啊!怎麼會在澀谷?」
  「剛好出差到這裡……啊!這是我的同事,觀音坂獨步。」
  凜伸手介紹在自己後方站的筆直的上班族。
  不過不用凜介紹,身為新宿代表的其中一員,獨步也是小有名氣。萬萬沒想到凜和他會是同事。

  閒聊之餘,夏音不經意用目光看到一位戴著眼鏡的少女好似也在人群外面不知所措,這才讓夏音想到他還有要事要忙。
  夏音與凜說明原委後再度衝進人群之中。
  不過為時已晚,遠處已經響起警察的哨音,慌亂的人們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而本能性的到處亂竄,現場一面混亂。
  「欸?豆子,你怎麼也在這啊!」混亂之中,打算逃跑的帝統也注意到夏音的存在。
  「你們為什麼又擅自開啟現場演唱會了啦!這裡可沒惡勢力需要你們用歌聲把人趕跑喔!」
  「你在說什麼鬼話?還不是亂數遇到粉絲然後表演慾又上身……」
  話才說到一半,哨音再度響起。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了啦!」帝統收起聊天心態,一把手便抓住夏音的手臂往巷弄中奔跑。
  「欸!等……」
  夏音沒有任何準備,完全是被拉著跑的。
  奔跑之餘他瞄到獨步和凜不知為何也被捲入這場混亂中,凜拉著獨步離開現場。
  而剛剛看到的不知所措的少女也被幻太郎牽著手跑離。不過,他總覺得少女正用夏音無法理解的的眼光看著他。
  所以他是幻太郎的熟人嗎?為什麼要這樣看他咧?夏音困惑歪著頭。



  說起來,帝統的體力也太好了吧!他就這樣拉著夏音穿梭在大街小巷,一轉眼的時間就在亂數事務所的門口。
  確認警察沒有追上來後,他才氣喘吁吁沒形象的坐在地板上。
  「夏音啊!你也太重了吧!拉著你跑有夠累。」
  這句話才剛說出口,帝統的臉頰馬上與夏音猛烈的拳頭接觸,而後帝統便倒趴在地。
  「混帳!怎麼可以說女生重啊!你就是這樣才不會受女生歡迎。」
  「蛤?是你說可以把你當兄弟看待的啊!」
  「這跟那是兩回事!」
  「真不講理耶!」帝統從地上爬起,無辜的摸著痛到發紅的臉頰。

  「說到這個,幻太郎是不是拉著一個女生跑走了啊!」
  「為什麼剛剛的話題會扯到這裡呀?」帝統不明白的望著夏音。
  夏音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扯到這裡。「那個女生是誰?他好像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耶!」
  「蛤!他喔!他是幻太郎的朋友啊!好像是在書店工作的女生吧!」帝統莫名的搔頭。「會用奇怪眼光看著你是因為夏哥你幹了什麼見不得光的壞事被他看到?像是在暗地揍了誰。」
  「我很善良好不好!別把我說的好像看誰不爽就會揍他一樣。」還刻意改稱呼是把他當作什麼角頭老大不成?

  明明只是單純的閒聊,兩人卻向吵架一般一來一往,越說越大聲。
  「喔呀!遠遠就聽到你們這對歡喜冤家吵架呢!」
  幻太郎的聲音打住他們的對話,他和方才那位少女一同從另一個方向出現。
  「太好了,夏音你沒事吧!剛剛看到你也被捲入其中……」
  前方走來的是因為擔心夏音而跟在後面的凜。
  「哇哇!大家都都這裡了嗎?」最後出現的亂數像孩子一樣高舉雙手慶祝。「哇呀~連新宿的觀音坂也在這裡耶!」
  「我是被捲進來的。」獨步有氣無力的回答,他何其無辜被捲入這場風波。
  「好耶!既然大家都在這裡,我們來開個逃亡成功的派對吧!我來叫麥當勞外送!!」
  「「麥當勞!」」
  好幾天沒吃飯的帝統與超級吃貨夏音聽到亂數說的關鍵字後馬上雙眼發光。
  而莫名被捲進來的獨步等人也在亂數半強迫的情況下一同進入亂數的事務所作客。



  雖然亂數嘴上說是派對,不過也只是幾個人吃吃喝喝閒聊。
  在場的三位女性很自然而然的聚在一起。
  怕生的夏音沒有方才與帝統鬥嘴時的天真,反而不好意思開口與剛剛透過幻太郎介紹而認識的霜月櫻談話。
  最後還是凜率先開口。「剛剛真的是有驚無險。」
  「啊!是呀!」夏音忽然自然的接話。「不過帝統那傢伙腳程很快,他就這樣拉著我一路跑到這裡,我連逃跑的感覺都沒有咧!」
  聽著,櫻突然輕輕笑出聲。

  氣氛似乎緩和許多。
  此時,櫻好似鼓起勇氣開口。「不好意思,剛剛用奇怪的眼光看著你。」
  「啊!…不……我不介意……不對,說不介意是騙人的。」
  「真的很抱歉,因為我以為你是帝統的……女朋友,所以很替幻太郎擔心……」
  「喔!這你倒是不用擔心啦!帝統那傢伙對幻太郎可是超級死忠的。要是帝統變心會揍到連他媽都認不得。」說完這句話的夏音似乎想到了什麼,像說錯話的把嘴堵住,又莫名的看著四周確認沒事才鬆口氣。
  「那凜小姐……」
  「我和獨步只是同事,恰巧在今天一起到這裡出差。」凜輕描淡寫的敘述他們間的關係。
  「櫻和幻太郎也是在書店認識的朋友吧?」
  櫻點點頭,雖然他露出的微笑看起來有些不自在。

  不知怎麼的,互相瞭解身分的少女們不約而同的笑出聲。
  望著笑開的三位女孩,帝統露出困惑的神情。「他們在笑什麼?」
  「唉呀!帝統別這麼不解風情的去破壞少女們的互動了吧!」幻太郎硬扳著帝統的頭,讓他的視線從少女們身上移開。「女子會不是男人可以參與的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