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純潔協會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cxiehui/163705875
列印日期:2021/10/27
【仁德】化叛逆為羽翼,向高處飛翔
2021/06/11 11:18:40

化叛逆為羽翼,向高處飛翔



(文/課輔老師 李韻琴)


他像刺蝟,渾身是刺,一座如假包換的堡壘;故意裝得很懶散,其實內心跟刺蝟一般細緻、性喜孤獨,優雅的無以復加。~《刺蝟的優雅》妙莉葉.芭貝里~


渾身是刺的戰袍


「要開始午休了!請不要再講話了!」其實只有家信在講話,口沫橫飛,老師希望他安靜下來。


「陳家信,你還要講多久?」


「又不是只有我講,他也有講啊!」家信指著隔壁同學,找個墊背的,大家面面相覷,不敢發聲。


「你確定嗎?分明沒有人說話!」老師分貝越來越高。


「明明就是他在動我的椅子,還發出聲音…。」家信不甘示弱,準備對決。


「大家可以作證,就是你在說話,你不承認嗎?」老師的情緒立馬上來。


「我哪有說話,根本沒有!」他反嗆。


旁觀的同學低頭不語,只見兩人唇槍舌戰,砲火猛烈,場面不可收拾…


其實,這樣的情境偶爾會在據點上演,尤其同儕間,都會因情緒失控而發生衝突。往往要靠師長介入,才能讓暴衝的場面冷靜下來,然而,背後的根本問題才是我們真正要關心的。


缺乏關愛的童年


家信出生不久,父母就離異了,由父親與祖母帶大。6歲時父親生病去世,他經歷了人生的第二次分離。祖母年邁無法照顧,只好把他送回媽媽身邊,與外公外婆的大家庭同住。


家信今年升國中,媽媽擔心自己無法和一個青春期的兒子相處,自己是長女又要身兼父職,還得分擔家中經濟,一份薪水根本無法支付生活開銷。只好兼職工作,每天五點下班,接著又趕著晚班工作,回家都已經快凌晨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根本無力關心孩子,雖然擔心卻也於事無補。母親認為孩子留身邊會變壞,想把他送去台中姑姑家,但社工問,難道送去台中孩子就不會變壞嗎?因而打消了念頭。事後再問家信意見,他斷然拒絕,心中充滿氣憤與無奈。


發揮親職功能的媽媽


家信從小二就來到據點課後班,算是老鳥了,對老師或志工也都很熟悉,但只有傾聽與瞭解他的人,才能讓他感到信任。雙子座的他,想法古靈精怪,以前被壓抑的想法就越想要衝撞,看看這些大人會有甚麼反應,如今則毫不顧忌,「你越愛罵愛我,我就越不在乎」。


媽媽常會將學校的狀況,原封不動地向課後班老師稟告,希望據點老師協助,但特效藥不是萬能,也不是最佳解決之道,因為媽媽才是關鍵。


「老師發現你開始變大人了,因為長高好多,聲音也變了!」


「有嗎?」家信眼中閃過一抹羞澀。


「是啊!然而你的年紀還是小孩,還是要學習控制自己一下。」


「昨天在學校的衝突,你是不是覺得老師是在針對你?」家信點點頭。


「你好像也是在針對老師耶!雖然老師確實有點走心了。」


「這次考試你考得很差,媽媽有對你說甚麼嗎?」


「她講了很多,可是這次講的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


「這次比較溫柔,以前都是大罵我一頓,或是氣到不跟我講話。」


「那你有聽進去嗎?」


「有!我會試著改進。」家信點頭說。


感受到媽媽願意跟孩子建立正向溝通,讓親子之間獲得更多的理解與交流。老師感覺到自己不再是孤軍奮鬥,媽媽發揮功能了,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即使媽媽依然會認為,孩子只是三分鐘熱度吧,但是孩子就是孩子,本來就在長大,情緒會劇烈起伏,我們都要有心理準備。


重要他人的協助



家信晚上是沒有人管的,課後班結束就自行回家,雖然偶有同學陪伴,但還是喜歡四處逗留,未準時回家。他也喜歡跟陌生人聊天,毫不忌諱,所幸是其他家長看見,告知課後班老師,得以及時處理與開導。


之前他有一台腳踏車代步,但現在太小了,無法繼續騎,透過善心人士捐贈,讓他擁有一台二手腳踏車。「二手的比較好,因為別人騎過了會更順」,家信說的頭頭是道。但是我給他一些功課,因為沒有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希望透過行為改變技術,讓他養成良好習慣,這樣的贈與將會更具意義。


我找他討論目標,經過4週挑戰,家信順利完成「不逞口舌之快」、「完成訂正功課」、「走路回家不拖延」等項目。期盼在他在上國中前養成好習慣,才能進入到第二階段,增加課業進步的挑戰,目的是希望他提升閱讀能力,並訓練自我要求,以面對往後的課業壓力。


過去是成長的養分


在課後班,每一個孩子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記憶,我們除了提供關懷陪伴之外,更重要的是,希望家長也能發揮功能,讓學校、據點、家長,成為愛的黃金三角。不管透過是多元才藝的學習,或是情緒與品格教育課程,開發孩子的喜好,發掘興趣與天份,找尋成長的契機。


對於叛逆期的孩子來說,並非他們不值得信任,而是因為還在長大的過程中,我們相信,小樹苗終究會茁壯,過去是成長的養分,而我們的關懷永不停歇,期待化叛逆為羽翼,向高處飛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