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純潔協會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cxiehui/128898384
列印日期:2019/09/17
【萬華】用陶笛,譜出繼親家庭的協奏曲
2019/08/27 16:06:50

用陶笛,譜出繼親家庭的協奏曲


                                         (/許瑢蓁 主任)


那一夜,姊姊離家而去,在這繼親家庭裡面,只剩下我變成了那個「多餘的人」。每日回家,孤單伴著我,想起以前姊姊陪我吵架,忍讓我,凡事都有姊姊扛。現在,跟繼妹吵架,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


這個家沒有愛,到底我是誰?我就好像是個多餘的人,深夜裡反覆思索,怎麼讓自己不被這樣的想法扭曲。缺愛的我,一直在學校出現記過,我到底是誰?我需要一直討愛下去嗎?


每日放學到社區據點,開始接觸藝術輔療,成為開啟我心靈頓挫的快樂鑰匙。剛開始,社工鼓勵我協助老師完成壁畫,我才深刻了解一份工作的辛苦。在壁畫素描的過程,讓我想起小時候與姊姊玩盪鞦韆的場景,我跟社工分享:「我能體諒爸爸照顧這個家努力工作賺錢的辛苦了。」



兩年間,據點為了籌募陶笛課程經費公演,每當我吹奏陶笛聲,笛聲撫平我心靈深處不為人知的情緒,每每到社區表演時,街頭居民給我熱情的掌聲,這些都讓我感受到世界的寬廣與公益的美好。陶笛老師耐心指導我如何與大家培養默契,當看到彼此的優缺點,再經過一次次的團練與個別練習,我體會到什麼叫作「包容異同、收斂自我」,與共享美好的事。



這天,氣溫13度,放學後我一如往常回到據點,因為我已經長高,運動褲縮短到腳踝以上,我刻意也把袖子捲成了無袖,心想這一致長短的設計還真有創意呢!社工卻在此時關懷:「怎麼不跟爸爸說要再買一件,估計這件穿到國三,應該會縮短到小腿以上!」我當下實在有口難言…。


社工的淚水在眼眶打轉,她很心疼地對我說:「生命的價值與出身無關,只需努力地活出自我,我在你身上看到,你在家庭和諧裡,表現出非常多的同理與包容力。」這話聽在我心裡,陶笛聲與《台北的天空》歌詞,餘音繞樑在我耳邊響起…


風好像倦了 雲好像累了 這世界再沒有屬於自己的夢想


我走過青春 我失落年少 如今我又再回到思念的地方


台北的天空 有我年輕的笑容 還有我們休息和共享的角落


台北的天空 常在你我的心中 多少風雨的歲月我只願和你渡過


風也曾溫暖 雨也曾輕柔 這世界又好像充滿熟悉的陽光


我走過異鄉 我走過滄桑 如今我又再回到自己的地方


也許我無法像一般家庭長大的孩子般快樂,但我卻擁有更多人對我的關愛,或許是社區據點教會我,用繪畫、用陶笛開啟我困頓迷惘的心靈,讓我羽化蛻變前,暫時有安全溫馨的堡壘,能靜心譜出繼親家庭的協奏曲,就像《台北的天空》一樣,陪伴我走過年少青春無助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