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澄湖畔的歲月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christine1116/7332062
列印日期:2020/04/05
女兒的“大海”—談孩子的中文學習(六)
2013/02/23 16:48:23

Jodie德瑞國際學校GSIS)念書,平時需要雙修英文和德語,所以中文我只好每星期花3,4個小時在家中親自教她。上了七年級後,許多未來計劃要將孩子送往歐洲留學的家庭,紛紛將孩子從 Local Schools 轉進這所素質不錯的歐洲學校。


於是60多個孩子,用心的校方居然也照程度,將中文班分成了四班,最高級,高級,中級和初級,Jodie和其他14個小朋友進了最 Advanced的這班,大部分的同學都是香港的本地學生,


第一天拿課本回來,媽媽我看到課文的題目已經昏倒,第一課是:錢塘江觀潮,第二課是:雅魯藏布江峽谷,原來是采用中國內陸孩子們所用的課本。


再看那些成語,真不是開玩笑的“鬱欎蔥蔥” “皚皚白雪”“涓涓細流”“云遮霧涌” “萬馬奔騰”無助的母女只好上網找雅魯藏布江的圖片來自娛,啊,高峰與深谷咫尺為鄰,還真美,饒富趣味,稍感安慰。



(烏魯藏布江實景,照片取自網路)


Jodie的中文成績一直考不好,大約70多分,C+B-,生字測驗還好,閱讀理解題則常常看不懂,因為她小時候就是學繁體字和注音長大的,沒辦法,繁體字是中國文化的精髓,這點我很堅持,而考題是簡體版的,所以很多內容她都是用猜的,答非所問。


另一個頭疼的是作文,上次的題目是“請用120個字,用擬人法,對比,排比等文法,來描寫一個“大自然的景色”


Jodie於是寫著她心目中的“大海”


大海的浪潮有時很兇猛,有時卻很溫柔,就像每個人有不同的個性和心情,但是再大的浪也有平靜下來,溫柔的時候…..大海就像小孩子一樣,什麼垃圾都吃,第二天又全部吐出來,很調皮….海浪會不停地拍打海岸,一直想要回到沙灘上來,就像人想回到故鄉….”


從小在海邊玩耍長大的她,看見退潮時海灘上的垃圾,我完全知道她要表達什麼,但是總分10分,老師只給了她3分,我問她為什麼呢?


她說“老師說要用到最近學到的生字,文法或成語,但是寫錯的字要倒扣分,我沒有把握四個字都能寫對,所以決定全部寫白話文;而且我不知道排比是什麼意思”哦,這樣的啊。實情是:我簡直要抓狂。


她覺得很挫折“ I hate Chinese test  她覺得自己永遠也考不好。


我說“媽媽覺得妳寫得非常好,如果我是老師,會給妳 8分或 9分,因為妳表達出妳自己的感覺和想法,但是不要怕去Take risk,就算錯,也要試,不然不會進步


妹妹聳聳肩“可是老師不喜歡,表示我寫得不好”


這個老師很年輕,是北京來的,很有理想,大部分的家長也對她讚不絕口,覺得她“逼得很緊”。而在家長會時,我從來沒辦法提高聲量,插進家長間的談話,只能坐在一旁看自己的書等老師接見,但我直覺大部分的家長本身對於靜下來閱讀,並沒有特別的興趣,卻要求老師對孩子們的學習進度那樣著緊。


Jodie是一朵嬌嫩的玫瑰,自小由我親手栽植,記得在中國的四年,我在創業之初,與她相依為命,對於她的任何挫折,我都特別敏感和不捨。


我說“如果妳願意,妳可以降一級中文念,這樣也許妳覺得可以更 Comfortable 去表達的話,或者我可以去跟老師溝通一下”


“媽媽,妳不要動不動就說要跟老師溝通吧,這樣特殊,我覺得很不好意思;其實上中文課還蠻好玩的,因為老師和同學都很好笑,我只是不喜歡考試而已,好吧,如果我真的退步到必須降級,我才降級,好不好?”


說得好像是我逼她降級似的。


雖然沒有正式學過中文,並不清楚中文可以八股成什麼樣子,我還是和他商量這事,我說,“過度的教育是對孩子創意的抹殺”


偉說,“沒關系的,孩子在可以承受的范圍內,應該讓她去學會適應挫折,和接受不同的要求,妳不能總往感性方面去訴求,如果不是老師,妳這種教法,她並沒有”博聞強記“的機會”


理性的爸爸所言極是。


於是我和親愛的女兒,只好繼續為生存奮鬥下去,下一題是:


“請用8個四字成語,形容人臉上不同情緒的表達,注意不可重覆


“目瞪口呆,興高采烈,大驚失色,落落寡歡, 忐忑不安,……..”


我的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