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澄湖畔的歲月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christine1116/111736907
列印日期:2020/02/18
替母親執筆:「寫給五哥的信」
2018/05/03 16:29:10



五哥,我們家兄弟姐妹十一個,我排行老么,您整整大我10歲。一直是最了解和關心我的人,在我一生的許多重要決策上,我都最依賴您的意見,您是我一生的精神導師。

記得我國小時,您已在台大唸機械系。八年抗戰前後,台灣經濟一片困頓,各家各戶必須克勤克儉,靠不停農作勉強維生。您為了鼓勵我們這些年幼的弟妹與兄長合作,為家庭付出,您常拿出台大的獎學金作為獎勵,要我們比賽採花生,曬煙草,做麻繩等,看誰做的又多又好; 我當時年紀最小,總是拿最後一名,有時一塊錢,有時五毛,心中已經感到很快樂。

年幼時,您是第一個發現我有斜視的人,原來我的左眼嚴重弱視,您跟父親表示,要拿微薄的獎學金為我及早治療,你說我天資聰穎,不捨得我有天生的缺陷,而當時家中孩兒眾多,大人們終究沒有答應為我(女孩子)的眼睛花錢。但您對我的關懷和恩情、我永遠銘記在心。

初中畢業後,我同時考上一女中,台中師範和商專,你為我思考:每天坐慢車去上台中一女中不現實,還是應該選擇念公費的師範,吃住都有著落,將來一畢業也馬上有工作和收入,能自立照顧自己,我聽從您的決定而去念了師範。

畢業後,要去國小擔任教師的第一天,19歲的我,本來打算要穿中師的校服去報到的,您要五嫂特地陪我去布料行選布料,縫製了一套高雅的白衣藍裙,讓我有一個風光亮麗的開始,在家排行最小又常被忽略的我,除了您,還有誰會待我如此細心慈愛呢?

我結婚之日,您為我煩憂,雖然你說:「對象是台北工專畢業的,又在台電工作,一定不會沒有飯吃」,但你擔心我在家中是老么,頓時嫁入李家當長媳,人際關係複雜,先生家庭經濟狀況也不好,您擔心我無法勝任這樣吃重的角色。

想不到先生做了六年的公務員就決定自行創業。婚姻之路我走的艱辛,個性全力以赴,事事要求完美的我,長媳的重擔,經濟的壓力,「商人婦」的角色,養兒育女的責任,壓得我喘不過氣來。

每當我心情非常不好,或遇上疑惑難解的時候,我就跟您寫信。你總是溫和客觀地引導我。事實上,此生我收到最多的信件,就是來自於您!即使自己的家庭和工作再忙,您仍然耐心傾聽我,和提點我。


您愛護每一位弟妹,早年最重視我們的學業和文憑,進入工作和婚姻後,就順應我們每個人的當時狀況,給予指導,萬事從不強求。您的人生態度是全部包容,對一切誤解,也完全不辯白。您常常說:「平安即是幸福」。


但對我這個心志高昂的小妹,你最常對我說的一句話是,要「發揮自己的智慧,好-自-為-之」,說完您瀟灑地淺笑著,讓我自己去琢磨。



65歲初老的我,決定將我半生的經歷,不管是辛苦或甜蜜,成功或失落,忠實的記錄下來,總共12萬字。我遲疑不決是否付印時,您仔細地讀了兩遍,寫信鼓勵我:「寫得很好,感性與理性兼備....」,我有您的支持,就勇敢地將自己的回憶錄出版了。

六十歲時我開始學畫,七十歲時頗有心得;您八十歲生日時,我說要包一個大紅包給你,您說:寧願要我的一幅畫,願意慢慢等我畫好。後來我以最愛的黃山為主題,畫了一幅畫送給您,上頭題字「兄之睿智慈心、如黃山之松峰皓雲」,表達我心中對您的感佩和仰慕,您將此畫掛在自家客廳牆壁的中央。

如今您90歲高壽離開塵世, 我自己也在生病治療中,無法親自去台北送您最後一程,相信一生都體諒愛護我的您,一定會原諒的。


我寫了這篇祭文,紀錄我們兄妹這一生難得的情份。 
相信 佛祖已經引領您走向極樂世界,願您得到身心的自在,我會十分想念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