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雜論閣─存檔用(般若波羅蜜多)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chinghunglin/8077961
列印日期:2020/08/13
侮辱洪仲丘 譴責銀正雄
2013/08/04 11:13:55

洪案發生以來,真可從聯網「政治異言堂」看見政治意識掛帥者對洪仲丘的攻擊與敵意。數個部落格格主要如何看待洪案之不幸與不信,誠屬個人對社會重大案件的主觀價值判斷,其表達自由固應尊重,但表達內容至少仍應依「良心」來負責。敲打鍵盤、賣弄文字,未必與正義公道站在一起,多數利害衝突的時候,文字不僅表達立場與意見,更加反映作者個人的良心感與道德觀。



銀正雄是否為文學家、評論家,對我個人並不重要。依我切身經驗,只知道這位仁兄經常以政治意識之相左,逕自「扣綠帽」、把異議者抹綠,指摘為民進黨支持者。銀先生曾經以「吃陳水扁的口水,是這個貪腐罪犯的徒子徒孫」、「文化癟三的惡行」、「最不上道,最不入流」、「綠營外圍寫手」、「專講白癡話」、「王八亞當斯」、「蠢蛋」、「下流」、「卑鄙」、「真不知其父母是怎教育出這種兒子的,可嘆的台灣人」等語辱罵我個人,只要政治立場不同於這位銀先生,被他文章盯上的後果,就是極其不堪的辱罵與文字攻詰。他以為自己的辱罵有理有據,因為他自以為的正當理由就是反擊抹黑、辱罵馬總統者,需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這種錯誤觀念,到現在他還深信不疑,不知道錯在何處。殊不知,他把政治立場相異者,上綱成如同馬總統一樣具有公權力和國家領袖的地位,胡亂類比之下,只是增加衝突與怨恨,無解於政治立場不同下的溝通與交流。「政治」是眾人之事由眾人管理,如果僅因為意見不同就要仇恨對立、謾罵以對,難道要回到比拳頭、比武力的粗暴野蠻時代?銀先生的振振有辭,何嘗不是激化仇恨,製造怨懟的來源?



以銀先生所著作《為洪案,致書馬總統》一文來論,他要批判媒體、責怪聯合報偽善,我無意見也不反對,可惜在此政治正確下,他又以文字撻伐洪仲丘,指摘其「是個頑劣不堪的義務役下士」,更厲言洪仲丘「死在自己的手裡,他是一個自速其死的愚妄年輕人」!20萬白衫軍在凱道要真相、要公道,卻被銀先生辱罵為「20萬蠢蛋,20萬個泡泡」銀先生的價值判斷,已經超越良心與道德,其所言、所指摘者,真是政治掛帥、正義最後。一如過往,可以因為政治意識不同相異,逕把綠帽直接上扣,還以粗鄙言語直接檢討被害者,在銀正雄的文章下,難道這是一種「鍵盤正義」?還是另一種「鍵盤霸凌」?被銀正雄扣上綠帽、以粗鄙言語侮辱者,其所跟從與推薦的網友,難道個個都百分百認同銀式邏輯、政治至上?



洪家需要宣洩情緒,在法律偵審上的誤解,縱有可議而待討論,也不至於要為此侮辱洪仲丘、敵對洪家人。洪家莫名其妙死了兒子,而且迎回一具凌虐不堪後的慘狀大體,只要良心與同理心俱在,悲憫與同情油然而生。國軍今日被洪案徹底打敗、潰散,始作俑者就是國軍自己而非洪仲丘生前的任何言行。如果不是人治囂張、威權霸凌,這條命不會枉死,更不會引起20萬白衫軍的共鳴與悲憤。



銀先生即將慶賀他的生日,在此時刻閱讀過他的文章,如果文字反射作家的性格與行為,我只能再次感嘆,他的公開道歉僅是一紙聲明,永遠學不會教訓。不知道自省檢討者,他的「鍵盤正義」是不是「鍵盤霸凌」?答案已在你我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