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雜論閣─存檔用(般若波羅蜜多)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chinghunglin/101472924
列印日期:2020/05/29
少年維持的煩惱
2017/04/26 17:50:57
少年維持的煩惱

作者:林青弘(自由作家)

有一位少年,個性被認定內向安靜,不喜又不善人際交往,似乎成為眾人欺凌他的合理正當原因。在某個時間點,學校教官與導師處置不成熟,遭受同學惡言相向,攻擊個人體味與衛生習慣後,不知緣由的自責作為,讓這位少年反覆清洗身體,主觀上察覺自己乾淨清新,卻不如腦海裡擺盪不去的他人指責與厭惡。那一年,他被校方通知家長到場,心不甘、情不願,甚至住進了精神科急性病房。

心靈與身體分離,正常與異常的分際,對於這位少年來說,已經不重要。他的心靈創傷,藥物治癒有限,單親家庭缺乏母愛,再多合理化他的病變原因,也不能救回17歲的青春。是誰讓少年有了一輩子維持的煩惱,甚至在精神科病房來來去去,如此年輕,就要面對報廢的人生宣告?校園言語霸凌,加上深具破壞尊嚴的公開指控,沒有殺死一條生命,但是已經謀殺人格自尊,讓身心分離的病態現象,不斷穿越這位少年。

少年的姓名不重要,但是他的處境與遭遇,卻值得社會關注,避免重蹈覆轍,再次傷害善良內向的無辜心靈。內向不喜與不善人際交往者,他們也有自己的生活尊嚴與存在價值。不向他人表達個人的喜怒愛惡,是一種自由,也是個人權利。因為個人意見表達的含蓄與弱勢聲量,眾人強勢與威迫的多數聲音,能不能被賦予傷害個人尊嚴的強制特權?當大家怒言指控,個性內向的當事人,如何自我辯護?當多數意見與個人尊嚴發生衝撞,如何同理心處置,不傷及脆弱的心靈與自尊?

公開指控與強制作為,讓這位少年自我解離,醫學上的專業診斷不論是帕金森氏症或是精神分裂,病症正名不如痊癒正常更重要。他的父親不願意放棄希望,面對社工提醒爾後的長期處置,「療養院」這名詞,對於已經21歲的他來說,實在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他的父親想到當年學校處置不當,以及當年自己的生活經驗不足以應對這場突來的變故與打擊,心中的喟嘆與遺憾,已經不是外人前的流淚傷心能夠完全表達。

這位少年保存新聞觀看後的自我幻想,最近常以「金正恩」自稱,在歷史與地理之間夾雜現實與幻想。時間上的過去和未來,對他毫無差別,能否治癒回復正常,真的需要上天的奇蹟與恩惠。

這位少年,如果他是內向的金正恩,誰敢欺負霸凌?少年維持的煩惱,尋找自己的存在價值已經太奢侈,因為別人的指指點點、人言可畏,他的生命還在人間,只是人格尊嚴已經不在,像個殭屍,死非死,活非活,過一天算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