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adi 的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chinaadi/124656278
列印日期:2020/04/05
香味飄飄處處聞
2019/02/10 19:20:27


2019-02-02 06:00聯合報 王如斯


我服務的單位有位住院的阿嬤,她的床頭小桌常擺著一瓶花露水,每次洗完頭一定滴幾滴在手心,搓一搓,然後輕輕地抹在髮上。她的動作有著老人家特有的緩慢與細緻。


花露水的香味與阿嬤的雙手把我帶回遙遠的過往,我想起我的外婆、媽媽,都曾做過和阿嬤一樣的動作。在物質不充裕的年代,花露水是婦女鏡前的基本配備,但也只限於出門時才在身上輕灑幾滴。所以家裡飄來花露水的味道時,必然出現正準備盛裝出門的媽媽,展現不同於平日的風采。


民生富庶後,花露水就更普遍了,甚至成為治療痱子的偏方,因此常可見到年輕媽媽為剛洗過澡的小嬰兒,抹上香噴噴的花露水。儘管醫生說這偏方不足取,但那母子相擁,笑逐顏開的畫面,我仍覺得是夏日黃昏裡最美的風景。


不記得我有沒有在夏季裡變成花露水寶寶,但我記得媽媽喜歡在除夕夜裡,吃過團圓飯後,遞給每人一條灑著花露水的小方巾擦臉,幼時的我喜歡把溫熱的小方巾敷在臉上,讓香氣滲透到每個毛細孔裡,希望除去剛剛吃進去的葷腥,然後跑進跑出地幫著貼春聯、放煙花,在喧騰喜氣裡,間或可以聞到自己臉上的花露水味,那是幸福芬芳的味道。


如今花露水已成為懷舊商品,它那濃郁卻不輕佻的庶民式香味大概也被許多人遺忘。那位阿嬤出院後,每當我經過她曾住過的病房,總會想起她那雙輕抹頭髮的手,以及花露水的香味,那味道細訴著無數女性生活裡曾有的溫柔與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