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adi 的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chinaadi/108532951
列印日期:2020/11/28
連載小說~團聚(三)~家變
2017/09/09 09:34:23


(圖片若侵權,請留言告知)感謝!


那是個初秋的凌晨,怡君一覺醒來,發現媽媽在收東西。房間裡十分安靜,媽媽的手腳也悄然無聲。從有記憶以來,媽媽就跟她睡一個房間。怡君閉著眼,聽見自己的呼吸聲,偶爾張開一點點,試圖看清媽媽到底在作甚麼?不知是角度的關係,或是一絲天光所造成的光影效果,媽媽的影子竟是這般巨大!整整佔了半面牆,媽媽這會兒好像變得異常強壯!一種不祥的感覺隨著移動的黑影聚攏而來。終於,媽媽無聲地坐在怡君的床邊,微微溫濕的手從她的額頭到臉頰輕撫一遍,動作輕柔,每根指尖都蘊藏著愛意,怡君希望這一刻能就此凝結。她微微張開眼,正好跟媽媽四目相對,媽媽把食指比著自己的嘴,示意她別出聲。她們靜靜的互望一會兒。幽暗中媽媽的眼睛像一汪黑色的湖,湖水異常平靜,沒有一絲漣漪,然後媽媽提起行囊,挺直腰桿,毅然走出房門,怡君想起身追出去,卻有一股無形的強大力量阻止她。


天亮了,屋裡屋外一陣吵雜,大家都說媽媽是個陰陽人,跟著妖女小蘭走了。阿嬤哭坐在地上,像小孩耍賴般不住的蹬著雙腳腳跟,爸爸把頭縮得更緊,令怡君想起池畔的烏龜。她默默背起書包,走在荒靜的小路上,身後傳來阿嬤的哭罵聲:「冤孽啊!造孽啊!么壽喔!我歹命啦!」一聲比一聲大,一聲比一聲慘,像孝女白琴哭靈。那年怡君十歲,她想,媽媽是愛她的,否則不會在這個家一待十多年。


「怡君的媽媽跟一個電子琴花車女郎跑了」,這件事在保守的鄉下地方如鬼魅般被排斥、被詛咒。「陳怡君!褲子脫下來,讓我們確定你到底是男生還女生?」


「你們不要為難她啦!陰陽人就是性器官不明顯,所以才叫陰陽人。」


國中時,這樣的話語跟訕笑如影隨行,久了,也就習慣了,就像村子裡的流浪狗,見了人能躲就躲,躲不了就打罵由人。


她常在陰暗的房間對著鏡子看自己,傳說在黑暗裡照鏡子,鏡子裡會出現鬼影或自己日夜思念的人。其實她很希望鏡子裡能出現媽媽的影像。漸漸的,她發現自己的臉越來越像媽媽,寬大的臉型,配上濃眉大眼,老是抿著嘴,像在隱忍甚麼,卻又不輕易妥協。但她不喜歡自己彎腰駝背的樣子,像爸爸,她每從側面看自己縮著脖子的模樣,就會學媽媽挺直腰桿,抬頭挺胸、高舉雙手舉重物的姿態,只是一出了門,兩肩就不自覺的聳起來、頭垂的低低的,就像爸爸永遠抬不起頭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