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老師的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chhsia1113/101244023
列印日期:2021/04/21
九份的海角七號
2017/04/23 10:55:02

九份的海角七號 
      魏德聖執導的「海角七號」電影,在「台灣尾」的墾丁拍攝。閩南語以「尾」字稱呼其地者,都是屬於邊陲地區;九份也有一個邊陲地,叫做「大竿林尾」,畫家邱錫勳在此結廬作畫,自編門牌號碼為「恆春郡海角七號」(註一),想必得自該部電影的靈感。
      大竿林是九份的發祥地(註二),會變成邊陲,相信與交通路線有關。九份開採黃金之後,四方之人蜂擁而至,當時從瑞芳到九份的道路,被形容為「惟是盡鹿蹊陌,皆鳥道攀崖,尋跡越澗,嘆左右傾斜,行多弗便,時或纏綿雨積,泥滑淖深,跋涉彌艱,眾咸嗟嘆。」後來,由顏雲年及蘇源泉二人斥資興築步道,從此「……坎坷填平,崎嶇削減,踰崗度嶺,化險為夷,沿路之策蹇乘輿,擔簦躡履,呼於前、應於後,交臂絡繹而不絕者,靡弗稱二君此舉,大有裨乎行人……。」當年,大竿林就是步道的必經之路,因而形成一個聚落。台灣第一位水彩畫家倪蔣懷(1894~1943),就曾在此定居多年。
      老一輩九份人稱這條步道為「保甲路」,經過一百多年的物換星移,這條步道早已失去原貌,不是被後來興建的道路所破壞,就是埋沒在荒煙蔓草之中;印象中,只有位在「大竿林尾」的一條「路級仔」(石崁),保持原汁原味。這條「路級仔」就是從七番坑拾級而上,故又稱為「七號路級仔」。昭和12年(1937年)汽車路開通之後,這條「路級仔」就逐漸荒廢;在九份最蕭條的年代,連同這裡的聚落也是十室九空。近日,利用返鄉之便,再去步道尋幽探訪一番,或許鮮少有人行走,但見落葉滿地、雜草叢生,石板脫落也不見修繕。
      九份對於巷弄的稱呼,都十分寫實,老街之上稱「街頂巷」,市場之下稱「市下巷」(註三)。這裡因為有了這條「路級仔」,故稱之為「石崁巷」。只是,九份人鮮少知道這個地名,我們都稱做「大竿林尾」;如今,因畫家邱錫勳自編門牌,本人索性稱之為「九份的海角七號」。
      九份海角七號,風景優美、視野遼濶,又遠離塵囂,今昔都有畫家選擇此地定居,想必慧眼獨具,喜好大自然的遊客,不妨來此一遊;選擇一家民宿,住上一晚,聆聽天籟之音,當不虛此行。


註一:參閱【頌德碑一百年】乙文。
註二:參閱【九份地名的探索】乙文。
註三:參閱【九份的巷弄】乙文。



畫家邱錫勳在此結廬作畫,自編門牌號碼為「恆春郡海角七號」。



這裡正式名稱叫「石崁巷」,但九份人大都不知其名,我們都稱做「大竿林尾」。



這是從七番坑拾級而上,到達大竿林的石崁路,九份人稱為「七號路級仔」,路面經過後人貼上石板。



不知何時,又在「路級仔」旁設欄杆,方便行人拾級而上。



這條「路級仔」或許鮮少有人行走,但見落葉滿地、雜草叢生,兩旁雜草逐漸侵蝕路面。



「路級仔」的石板脫落了,也不見修繕,但反而可以看見115年前這條用石頭砌成的石階。



這是位於石崁巷內,重新整建的新式建築物,也許屋主要作為民宿用。



在九份最蕭條的年代,這裡的聚落往往十室九空,若再不整理,便埋沒在荒煙蔓草之中。



這裡風景優美、視野遼濶,本人索性稱之為「九份的海角七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