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顏知己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cherishh/10686953
列印日期:2017/10/22
有此一顆,足矣!
2014/01/21 12:19:06


我看到了你的倩影


 


在星光未褪燈光未滅的清晨


 


看到你 我滿心喜悅


 


——而此刻你卻照耀著別人


 


整天我都心神不寧


 


nuskin仿佛看不到你 我世界就沒了黎明


 


可你當然不會在意我的存在


 


我只是這樣卑微的吟遊者


 


怎可能得到你的垂青


 


我又看到了你的倩影


 


在星光未現燭光未亮的黃昏


 


我對月寫下讚頌你的韻文


 


希望你可以為我轉身


 


——《啟明星》


 


我記得小時候去學堂,總愛看頭頂上那顆最亮的星星。在深藍的天幕上閃爍著,那麼大、那麼亮,整個廣漠的天幕上只有它一個在那裡放射著令人矚目的光輝,像一盞懸掛在高空的明燈,使得其它疏星閉上疲倦欲睡的眼睛,牛欄牌回收退隱消失了……


 


啟明星的確是一個美麗的故事,許多人都去努力的讚美它:新的希望,噩夢的終結、美夢的開端等等。我一直對這個被賦予了太多美麗夢想的星星沒有什麼感情,小時候只知道那是通往學校的方向,隨著年齡的增加,我越來越習慣晚睡,等第二天睜開眼的時候它已經回家了,一直就再沒有交集。


 


今天淩晨無故從睡夢中醒來,卻輾轉反側,再難入眠,於是隻身出門,就碰見了它——很多年沒遇到過的啟明星,一時間,感慨萬千。我忽然想到了許許多多,甚至我的過去、我的現狀、我的未來、我的夢……


 


平常我們從自己家裡走到朋友家裡,或者是我們做事的地方,那無非是在同一個大牢裡從一間獄室移到另一間獄室,拘束永遠跟著我們,自由永遠找不到我們,我就喜歡去親近大自然,在春夏間美秀的山中或鄉間獨身閒逛,在那裡才能真切體會到自由與自在的存在。我們多長一歲,往往只是在加重我們頭上的枷鎖,加緊我們腳上的鐵鍊,我們見小孩子在草裡在淺水裡打滾作樂,或者是看見小狗追著自己的尾巴,何嘗沒有羡慕的時候,但我們的枷鎖,我們的鐵鍊永遠是控制我們行動的上司。


 


很多人喜歡朝著自己的夢想去努力,去奮鬥,去拼搏。可是可憐的人們啊,夢,對我們何嘗不是一個包袱,只不過不是別人逼著背的,而是自己給自己背的。


 


很久以來,我都把自己當成一個放蕩的浪子,自由自在、無拘無束、不爭名奪利,喜歡追求一些新奇的東西,而又把一切走過的腳印拋在腦後。不知道夢是什麼,也不願意知道,不想去抗那些虛無縹緲的東西,努力不使自己的人生太過沉重。


 


可是連我佛如來都做不到無欲無求,我一凡夫俗子又如何做到?


 


有些人的包袱明顯,有些人的不明顯;有些人從容的面對著許許多多沉重的包袱,如果感覺太重,他就會全部拋棄,也有些人卻不願意面對,因為他們知道,一旦避無可避,nuskin 如新必須面對的時候,背上包袱就意味著再也放不下來了……


 


有時候,在不經意間,包袱就已經背到身上了……


 


如果真的有前緣後世,上天又會怎樣去安排?雖然我嘴上說不相信命運,但我知道,這句話是命運安排我說的。信不信不重要,那只是一個藉口。如果真的讓我來定義,我希望你是我天空中的啟明星,最早閃爍在天空,明亮而耀眼。有此一顆,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