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毅的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chengo/4491959
列印日期:2021/04/18
我的記者生涯之四十八
2010/10/12 10:42:23

從沒想到有一天可以貼身採訪綽號白狼的張安樂,雖幾經波折始得一
睹白狼風采,等待過程辛苦,但只要能見到本尊,一切都變值得,採
訪前讓我十分興奮,卻也十分擔心,為什麼興奮,不言可喻,擔心,
則是怕自己學能不足,被他看輕了,可能連十分鐘都不到就被「請」
出去了。                                                    
                                                            
事前做了很多功課,幾乎把白狼摸得一清二楚,白狼讓我這麼尊重,
絕非是竹聯幫的總護法,或是什麼黨的總裁,這都不足以成為我的偶
像。而是他有守有為,尤其浪跡黑道多年,他從不做背信棄義的事,
更不碰毒品,不做這等夭壽且禍國殃民的事。最重要的是,他雖膽大
妄為,卻有智有謀,把黑道當企業來經營的傳奇人物。            
                                                            
進入新聞界二十幾年,採訪過很多黑道大哥,早年在黑道故鄉的彰化
縣二林區跑了五年多新聞,見到的黑道大哥多了去了,甚至採訪過震
驚一時的阿不倒狙擊案、芳苑農會選舉時活埋案。想當年前二水鄉長
鄭阿月見我帥氣,且是同姓,硬認我為弟,調到二林跑新聞時,令她
老公邱大旗 (早期縱貫線大佬)帶我到二林走訪舊識,並介紹我是鄭 
阿月的弟弟,一夕之間在二林黑道輩分驟漲,晉升為大哥級,一個連
踢狗一腳膽子都沒有的大哥。                                  
                                                            
跟竹聯幫也頗有淵源,早年在陳啟禮兄旗下的美華報導當過幾年記者
,也因而有機會參加「尾牙」,見識了竹聯幫盛況,當時曾有黑道兄
弟跟我過不去,我只示出美華報導記者名片,對方還連聲致歉,當下
曾動過加入竹聯幫念頭,只是自知不是幹兄弟的料,打打殺殺的活實
在不內行,就怕成為老是被人打打殺殺的貨,還是乖乖在新聞圈打混
罷了。                                                      
                                                            
最近被罵乖了,懂得「臨事以敬」,為了表示尊重,我身上衣著沒有
一點「白」色,約定時間是下午三點,我在下午一時即到深圳,在白
狼所在辦公大樓附近等待,白狼辦公大樓是深圳市中心地價最貴的地
方,也是最熱鬧地方,二時三十分即進電梯,表明身份後,由美絕的
白狼特助王小姐安排到會客室等候,會客室不大,主位小几旁擺著關
公神像,陳設簡單卻雅緻,讓我有點失望,這不像是一個統領十萬餘
名兄弟,第一大幫派總霸子的氣派。                            
                                                            
才上了茶,即見一身形高大清廋微禿男子走進,寒喧中很仔細的觀察
這位傳奇人物,穿著質料柔軟黑色唐裝上衣,搭配著白色長褲,繫著
細皮帶,戴著無框眼鏡,嗯,很斯文儒雅,沒有一點江湖味,更沒有
霸氣,還有幾分周潤發的味道,如果是讀書讓他改變了氣質,我發誓
我也要多看書了。                                            
                                                            
白狼不愧是讀歷史系的,有著過人的記憶力,說起國共歷史,口若懸
河,何人帶何部隊如數家珍,談話過程中,始終溫文風雅的有如是教
授對著一名只坐三分凳,腰桿打直的學生(is me)談古說今,且見解
精闢獨到,僅說到很多國民黨部分重量級人土不以大局為重,帶槍投
靠時,用手扶了一下眼鏡時,他眼中精光一閃,剎那間讓我看到了他
的「威」,在那當下,我覺得這個男人帥斃了,不枉我如此崇拜一場
。                                                          
                                                            
聊了一個多小時,白狼提到在大陸最愉快的事,就是大陸各種書很多
,可讓他看個夠,他十年來先後買了四萬多本書,大部分都放在家裡
,辦公室則是極小部分,邀我到他辦公室看看,一進辦公室,真讓人
眼睛一亮,寬敞明亮的辦公室至少有二十坪大,極大的辦公桌堆著書
,桌上擺著一尊玉雕關公,椅後擺著一尺高關公雕像,此外皆是連著
屋頂的書櫃,都是書,多到有些櫃子還疊排,大部分是史實、軍事、
文學、經營管理,還有一小書櫃專放來自台灣的書。              
                                                            
桌上比較特殊的是,擺著一只鏡子,想來不是用來攬鏡自憐,而是主
人很重視儀表,離桌前該會先照鏡梳理整齊、扶正鏡框。          
                                                            
白狼因通緝旅居大陸十餘年,一直無法再踏上台灣這塊土地,從他異
常珍惜台灣書籍,不難想像有家歸不得的苦,畢竟那是他生他長之地
,陳啟禮病逝他鄉讓很多人慟哉憾哉,臨走前,我把童綜合醫院副院
長童瑞龍送我的「國際醫療團轉送卡」贈了他,白狼仔細看了一下,
收了起來。因為我告訴白狼,他朋友多,如果有人遇緊急情況,在最
短時間童綜合醫院可派專機與醫護人員飛到,將重病患者第一時間載
回台灣或指定地點搶救,危急時出動醫療直昇機,可在三十分鐘內飛
抵珠江三角州。                                              
                                                            
我絕不希望他用得到,但,我想他知道我的意思。                
                                                            
採訪時,我大起膽子:「總裁,能否讓我問一個比較敏感的問題?」  
                                                            
「可以,什麼都可以問,沒關係的」一付事無不可對人說的豪氣,印
證了白狼說過「他從不做讓人心寒的事」。                      
                                                            
「聽說,陳雲林訪台遭辱,您隔海遙控,一通電話在一小時內發動二
千多人護送? 」                                              
                                                            
白狼笑了笑: 「這很困難嗎? 」,困難? 我五個親生兒子,一通電話
還叫不齊咧!你一通電話叫上二千人,你說咧!東莞台商子弟學校也
不過才一千九百多人。連校長工友加上都不到此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