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毅的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chengo/4119866
列印日期:2020/11/29
我的記者生涯一
2010/06/11 20:54:38

從小學作文題目:我的志願。就從沒寫過、想過會當個記者,曾想過要當個電影明星、科學家、將軍,就是壓根兒沒想過幹記者,但事與願違,莫名其妙糊裡糊塗的走上這條路。

其實我很早就與新聞工作有接觸,那是從國中二年級開始,身上就有一張「疑是」記者證,那是當送報生混來的,當年報童可以免費看電影,家父早年是縣府新聞股長,相當於現在的新聞發言人,主要的工作是發新聞稿,最高記錄墊了四張複寫紙,幹麻要墊四張複寫紙?原因很簡單,縣長中午請吃飯,飯後一人發二千元現金,讓他們打牌,輸贏自負,(家父月薪三百多一點啦,家裡還有五張嘴要吃飯),為了讓他們安心快樂的打牌,所有新聞稿由新聞股長代寫,代寄,很後悔那時我還沒當記者。

也就在那時,家父認為辦報是份很有潛質的工作,幫家母搞了一個「民族晚報台中辦事處」,僅相當初中學歷的家母擔任辦事處主任兼記者,稿子由家父代寫,應該是家父動用一點小主管的關係,很快就有一百多名訂戶,肥水不落外人田,我負責下課後送報,剛開始還老實一點,騎單車挨家挨戶的送,大概得花上兩小時才能送完,後來偏遠地區自動改成二天送一次,或自動跳過,可能當時看報風氣不佳,加上沒有「客服」這種打壓自己同事的單位,報紙除用來包便當,就是擦玻璃,鮮有訂戶抱怨,至少我沒接到任何投訴。

可是在我競競業業的處理「發行」業務下,家母這個辦事處在半年後無疾而終,終於脫離送報生涯,但為了看免費電影,報僮證我還是細心的保留下來。

在為賦新詩強說愁的青澀年代,總不能免俗以文藝青年自居,經常投稿,散槍打鳥下,從十中一,到五中一、三搶一,高中時幾乎有投就中,後來才知道,這些投稿都是拜託家父去寄,他在寄之前早已大刀闊斧的幫我改頭換面,只有後來幾篇,在那容易害羞的年代,為了追馬子,是很用心寫了幾篇,卻因太沒種,不敢用真名,只用筆名發表,心儀的女同學根本不知道是為她寫的寄情之作。 

高中畢業稀里糊塗的考上世界新聞專科學校,拜託,在我那個年代能考上,算是優等生了,好嗎。

家父很高興我能考上世新,認為來日名正言順是該當上記者,但他似乎沒搞清楚,我是讀「電影科」,所以在大三那年暑假,他幫我弄了一張「自強日報」(自強日報後來改名為自由日報,即為現今的自由時報)記者證,在報禁還沒開放年代,這張記者證真是個寶,看電影、各遊樂場都憑證免費,買車票直接持證找站長免排隊,尤其騎機車闖紅燈被警察伯伯攔下來,更是好用,在金門當兵,莒光日出去遛躂,碰到憲兵,也是它救了我。

就是這些好處,讓我對記者這份工作,開始有了濃濃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