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的印記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charleslin9863/111738400
列印日期:2018/05/24
櫻花前線-日本東北賞櫻記行(中)
2018/05/09 00:05:00

作者按: 日本東北賞櫻記行,計有上中下三篇,每篇談櫻花相關的不同主題,可各自獨立,但前後亦可連貫;每篇所附照片也不同,但都包含從山形到秋田所見,跟主題相關的櫻花美景。


 


櫻花花期和氣溫息息相關,日本國土面積雖不是很大,但列島狹長,南北距離甚長,全長3800公里,緯度跨了足足22度,從N24゚到N46゚,溫度相差甚大;大抵三月中下旬從最南的琉球開始,一路往北,到關東、關西一帶,約是四月初,正是暮春時節,鶯飛草長,再往北到最北的北海道時,已是五月上旬,從南到北,櫻花花期總共約長50天。每年三月第一週的週三開始,2010年以前,日本的氣象廳,有一項「相關」業務,由等溫線預測各地櫻花花期,即所謂「櫻前線」,或稱「櫻花前線」,以後每週再根據最新氣象資料更新,連續八週,直到四月下旬。2010年以後,此項「相關」業務由民間單位的日本氣象協會接手,但近年又有「日本氣象株式會社」,「weathermap」及 weathernews」三家加入預測,競爭也很激烈。1980年第一次到東京,恰巧碰到櫻花祭,乍聽「櫻花前線」,還以為跟戰事相關,兩地在爭奪櫻花資源。


 


今年花期較去年提早,此次日本東北五天行程,4/13由山形入境,先往南到福島縣,再往北到宮城縣、岩手縣,最後到秋田縣,4/17由秋田市離境,最南到最北的直線距離約300多公里,可以看出很明顯的「櫻花前線」現象,最多國人賞櫻的東京大阪兩地,雖東西距離遠,但緯度相差不多,花期接近。根據2018/5/3發佈的櫻花前線預測圖,仙台一帶4/5開花,我們到山形縣、福島縣和宮城縣時,是開花後一星期,正是滿開;但更往北的岩手、秋田兩縣,則要到4/17才開,大部份只看到花苞,有些甚至未見任何動靜,已入寶山卻空手而回,差幾天就可看到,雖也知道,此行運氣已是中上,但心裡仍不無「殘念」(日文遺憾之意)


 


除了平地的「櫻花前線」,高度造成的溫差,也會形成垂直的「櫻花前線」。有次去東京附近的箱根,高度較高,溫度也較冷,一夜瑞雪,隔天到處還可見厚厚殘雪,櫻花還未見任何動靜,但當搭纜車下山,由早雲山至半山腰的強羅,櫻花樹枝椏間已可見花苞,再下到雕刻之森,已可見少數花朵,再下到山腳的湯本時,滿樹春意已鬧,櫻花盛開,鐵道旁,小溪邊,民宅旁,到處可見驕豔雪白花朵,將春天的大地點綴的春意盎然。


 


各地櫻花樹衆多,預測單位會在全日本各地找出所謂「標本木」,卽樣本樹之意,據以判定花開、滿開的日期,全日本目前有47(一說50)所謂「標本木」,大都位在靠近氣象單位的公園、神社,更多是位在各地氣象單位的庭院內,便於就近觀察記錄;如東京都的標本木,就位在經常引起亞洲各國抗議的靖國神社內,秋田、山形都位在當地氣象站庭院內。另外各風景區,神社等有些也會指定有自己的標本木,以為花期根據,像會津若松的鶴城,就位在管理所前的一棵老樹;一般預測都會有一些特別用語,「開花」或「初綻」是指有56朶開了,「滿開」是八成開,而「見頃」則是指適合觀賞時間,一般是指五至八成開。


 


但「標本木」通常指定白色花朵的染井吉野櫻,所預測的花期也是以染井吉野櫻為主,日本社會素以白色櫻花為上,日本全境櫻花有78成是白色的。但紅色的河津櫻、枝垂櫻等,其花期可能跟染井吉野櫻不完全一致,事實上我們看起來,紅色櫻花美麗程度,不只不下於白色的染井吉野櫻,可能還更討喜;我們在宮城縣的鹽竈神社時,枝垂櫻開得正燦爛,枝椏柔美,隨風搖曳,映照藍天,美得令人捨不得離開,在宮城縣北上川時,位置更北,整排超過千棵的染井吉野櫻,猶未開花,只見花苞,但有棵紅色宮粉梅卻正綻放,搶盡所有遊客目光。


 


賞櫻或賞楓,能看到滿開,要有幾分運氣;櫻花花期短,運氣成分更大,飄洋過海去賞櫻,要抓對花期,加上機票旅館的安排,困難度更高。賞櫻或賞楓行程,行前我常會先自我調適,能看得到是運氣,沒看到也沒關係,就有下次再去的理由。



五天的日本東北行,4/13由山形入境,沿地圖紫色線,一路到秋田,4/17由秋田離境;最南到最北,兩地緯度距離超過300公里,櫻花逐漸由南往北開的「櫻花前線」現象,非常明顯,這種現象也是在東京或大阪,單一地點賞櫻無法觀察到的。



▲▼上圖是weathermap 5/3發佈的櫻花前線預測,下圖則是weathernews預測各都市初綻及盛開日。我們在日本東北那幾天,正是櫻花前線由南往北,逐漸經過的日子,但我們北移速度,比櫻花前線移動快,4/17從秋田離境那天才初綻,秋田縣及宮城縣的櫻花,自是緣鏗一面。




▲▼我們4/13從山形入境那天是滿開日(八成開)的後兩天,事實上應該是九至十成開,花況最盛的幾天,山形縣天童市天童公園的染井吉野櫻,滿樹一簇簇潔白櫻花,高雅端莊,在陽光下閃閃發亮,令人屏息,也令人讚嘆。







▲▼櫻花前線預測主要是白色的染井吉野櫻,但天童市部份紅色枝垂櫻、山櫻也正盛開。




▲▼往南到米澤市,理論上氣溫應高些,櫻花更盛開,但因米澤東面南面群山環繞,溫度反而較低,米澤古城的上杉神社内,護城河邊櫻花,大概只五成高。





▲▼再往南到喜多方市,日中線舊鉄道約長三公里路段,種滿櫻花,仍未滿開。喜多方北面群山環繞,剛從米澤過來時,經過一段山路,路兩邊仍處處殘雪,雖位在較南邊,溫度仍較低。




▲▼更往南到會津若松城,會津若松城也稱鶴城,是此行看到數量最多、花況最盛的染井吉野櫻,城堡內到處花團錦簇,鶴城的天守閣像浮在白色櫻花海上的世外桃源。




▲▼會津若松城的「櫻開花之基準木」,是發佈花況的依據,但一般說「標本木」,如東京靖國神社就寫「標本木」,不知基準木、標本木兩者是否有差別?






從鶴城天守閣最高樓,遠眺會津若松古城,山勢迤邐,屋舍儼然。



此後我們行程靠海岸線北上,沿路櫻花前線現象明顯;首先來到福島縣的白石川,河堤上種植了超過千棵的染井吉野櫻,是所謂「一目千本櫻」,即一眼可以看到千棵櫻花,雖緯度較會津若松高,但靠海岸線,溫度較高,我們到時花已落光,不無遺憾,只能看看花落後的新葉。 



▲▼再往北到鹽竈神社,神社内種植各色不同櫻花,白色已稍過盛開,花瓣開始掉落,微風過處,可以看到浪漫的櫻吹雪;紅色枝垂櫻則正盛開,枝椏窈窕,是此行看到最美的枝垂櫻。








▲▼更往北進入岩手縣境的平泉,平泉的中尊寺金色堂,名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世界文化遺產,寺內櫻花盛開。






「平泉文化史館」位在中尊寺的山腳下,有碑文說明,平泉是日本著名的俳聖松尾芭蕉(1644~1694),其「奧之細道記行」中最北端折返點。碑上也刻有松尾芭蕉名句:月日は百代の過客にして、行かふ年も又旅人也。(日月乃亙古之過客,流轉歲月亦只是旅人);很有李白「春夜宴從弟桃李園序」中:「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的意境。



▲▼位置更北的北上川,整排高大蒼勁的染井吉野櫻老樹,含苞待放。





到盛岡後,轉向西往秋田,一路溫度更低,大都在攝氏10度左右,經過中間山區時更低,路邊還積雪盈尺,櫻花芳蹤杳然。



岩手縣的小岩井農場,背景就是岩手因以得名,形似五隻手指的岩手山,山上仍見皚皚白雪,櫻花未見動靜。



▲秋田縣角館武家屋敷的角館樺細工傳承館,所謂武家屋敷是江戶時代地位崇高武士的住宅,以保存許多古京都風格的建築著稱,大門低垂的櫻花細枝,連花苞都未見。



秋田市的千秋公園,也是賞櫻著名景點之一,但櫻花仍未見動靜;預測說隔天(4/17)初綻,三天以後盛開,差幾天就能看到,內心不無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