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客的網誌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chalirose/144337
列印日期:2021/01/25
「西索米樂團」趣談
2006/01/06 23:35:00

三角帽的「喇叭博士」裡面談到,現在的高中生參加「西索米樂團」一次可以領到一千多元,可把我羨煞了。

我當兵是在國防部示範樂隊,這個樂隊是國內最頂尖的管樂隊,類似英國、法國的國家軍樂隊,我們隊裡好手如雲,當時的新世紀、世交開演奏會常來借將,台北市的高中如建中、北一女、附中、成功的樂隊都是隊裡的老兵調教出來的。一般老百姓要看到我們,國慶閱兵是一個機會,除了在主席台吹迎接總統出場的從戎樂及國歌之外,最有看頭的是閱兵前我們排了一個九九八十一人的大方陣(這是國內管樂團的最大編制),從國家賓館走出來,吹的是「勝利之光進行曲」,這首進行曲技巧超難,到現在還沒別的樂隊敢嚐試。我們的任務還包括外國元首接機,總統府、中央部會開會吹典禮樂,偶而還會到各大專院校演奏像李斯特的序曲、賽米拉米德、輕騎兵序曲之類的改編曲;示範樂隊吹的國歌有兩套譜:一套是平常吹的,另一套是演奏會用的譜,由美國人安德生編曲,和聲細緻繁複,曾有大學生告訴我,聽示範樂隊吹國歌,眼淚都會掉下來。我們的任務還有一項,就是吹「西索米」。

要示範樂隊正式出差吹「西索米」,那不得了,除非是三顆星以上的將軍過世。我們的陣容是「小而精」,有時候連低音大號(Tuba)也出動了,吹的也是照著樂譜來的送葬曲,因為都是高手,和聲優美,像在演奏室內樂。這是「正統的」,還有一種是「賺外快的」,就是在放假日的時候,外面的「西索米樂隊」也會來問那個人要「兼差」一下,總會問到幾個沒事又缺錢的人說OK,我就常常是其中一個。

當時的行情是:像我這種會吹又自帶樂器的人是每趟100元,那些湊數的阿巴桑則只有50元,你仔細看她們拿的喇叭,有的按鍵都掉光了,有的喇叭嘴還是木頭刻的哩!有些阿巴桑表演逼真,假裝吹得腮幫子鼓鼓的,其實木製的喇叭嘴是實心的。「西索米樂隊」的「總部」大都在破破舊舊的矮房子裡面,穿著他們發下來的髒髒的制服,就在等候的那一段時間,往往會有「美景」出現,總會有一個穿著短褲或短裙的年輕女孩在那兒穿梭來、穿梭去,吸引我們這些臭男人的眼光,這就是「西索米樂隊」怕我們無聊而使出的「花招」。

出完差回來,因為那些制服、帽子讓我們全身發癢,總要狠狠的洗個澡。雖然賺來的100元帶女朋友看場電影都不夠,但助人為快樂之本,我們吹好聽一點,也算對死者表達一點哀思和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