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衫猶濕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ccpou/130248254
列印日期:2021/01/25
一幀尚待落款的風景
2019/10/23 09:28:30


[遠眺觀音山]



Juliet



昨夜冒著風雨送你,太匆匆了,匆匆得無法好好惜別。



不都說好了嗎?為什麼最後一刻的淚眼,依然纏綿,依然心碎,佇立微風細雨中竟無語凝噎。



無論如何,我會在你身邊,讓我拭去你的淚,輕靠我的肩。請相信,我心中有你依偎,讓我走入夢中,在夢中回味。



在夜快車上該折騰得夠苦吧?我一直惦記著你,不知一路可好?更不知回到臺南,你如何來面對諸多人、事的龐大的壓力?



怕你不夠堅強,怕你落單,怕你因著無法應付而屈服。



記得分別之際,你說,我們永遠站在同一線上。不錯,我們是一體的。



等我回臺北,你就知道我有多麼勇敢了。」這是你兩眼含著淚水,充滿信心的話語。我知道,這不僅僅表示你的勇敢,更顯示你對愛情抱持的決心。而不管他人如何反對與壓迫,我的立場絕不游移,絕對堅定。等你回臺北,你會知道我的立場有多堅定。



我們怎麼這樣苦呢?」你說。



我的心好疼,因為你比我更苦。不過,熬過去就苦盡甘來了。你的苦楚我體會得到,受苦時,請想我,我們同樣堅定,同樣有信心度過這場傳統的苦難的風暴。



別忘了,有一個人在臺北傾聽你北上的足音,等候你的笑容。他站在華岡的高處,迎風南望,等著你來完成這一幀尚待落款的風景。



喬  1977年4月2日黃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