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的な好日園。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burabi/657425
列印日期:2021/01/28
熟男不結婚(10) 觀後感
2007/01/16 10:38:06

夏美已完全變成心理醫生了。

(要不要拍一齣日劇「心理醫生夏美」)

她不但是桑野的主治,也是澤崎的主治,

然後還變成兩人的牽線人(雖然暫時失敗)。

但她自己又是和桑野有某種微妙情愫在。

真是複雜的三角關係啊。

(再加小健的話是四角,下一集若小滿也加入就五角啦)

 

「雖然他叫我想去就去,但我還是想知道真心話。」

這樣的說法,
就隱含著很明顯的「在意桑野、為他著想」的心意在了。

也就是如果桑野的真心話是「少不了她、不要她走」,她就不會走。

不然一般辭工作跳槽到更好公司,

現在的老闆說「你想去就去吧」,

夥計還會去想「老闆的真心話是什麼」嗎?不會吧。

所以當桑野被她的「假決定」弄得慌張地去買飲料時,

她應該就已經知道,「真心話」是什麼了吧。

也是在那時候,她就已經傾向於「回絕對方」的了。

但是,往後真的就只有「公事上」的往來嗎?

現在夏美已經(犧牲自己地)明示桑野「澤崎對你有好感」了,

還剩兩集,會不會有什麼翻盤的機會呢?

 

不發脾氣。看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麼。

有什麼問題都幫他善後得好好的。

而且她又可以因為他的才華而「忍一下」。

對我行我素的桑野來說,

這種另一半其實還蠻不錯的呢。

 

不知是否我的錯覺,

在第九集的最後,澤崎從英治那兒知道桑野「假女友」之前,

她對於挖角還比較不置可否,

但是知道是「假女友」後,

在今天一開場時,

她對於對方來電的回應方式,

口氣上似乎就多了幾分「不走」的心態在了。

 

澤崎被挖角的「洩密管道」還真短,

本來以為會是:

「澤崎→紗織→英治→小滿→夏美→桑野」,

結果卻是十分鐘內就散布了:

「澤崎→紗織→英治→桑野回來拿隨身碟,爆」

澤崎也太粗心了,

上一集就已經見識過紗織把看到假女友的事爆出來了,

竟然把秘密交待一個和桑野的部屬英治交往的女生,

還要她說「不可以講出去,特別是桑野!」

 

但如果她是刻意用這招放話(雖然看起來並不是),

那就是她的策略奏效囉。

因為在工作上英治必然希望澤崎留下來,

應該會傾向於告訴桑野去要她不要走,

所以若澤崎是透過紗織間接洩密給桑野,是個好方法。

 

只是,桑野的「分工體制」理論挺好笑的。

原來幫你捅的漏子善後,

也算是一種分工呀?

澤崎的正常職務內容,

可沒有「幫你擦屁股」的項目在吧。

最後桑野說「這麼方便又好用的人,就只有妳。」

本來以為澤崎多少會生氣的,

(其實是我對這樣的說法很生氣)

但是,她反而當場承諾不走了。

真是一個高EQ的優秀人材呀。

一開始光聽桑野冒出「不要走!」,

還真的有像什麼情侶之間的對話哩。

當然後面愈聽就愈不是那回事了。

其實只要一句「我的工作上少不了妳」,

應該就能傳達心意、留住她了,

可惜對桑野來說,還是難了點。

 

在上香會場那兒,

夏美與澤崎之間的對話與表情,

實在是很妙。

當小滿說她拿澤崎轉移目標,

又提到原本的目標其實是夏美時,

夏美的表情很難形容。

倒是澤崎對此蠻大方的。

應該也是在此刻,夏美開始有點覺得,

澤崎對桑野的心意。

然後再加上澤崎後來說「即使不為工作,也可以陪著他」,

夏美應該就確知隱藏著這樣的情形存在了吧。

 

至於桑野的心態,

一開始他反應是「挖角?絕對不行!」

但夏美建議「為澤崎好」時,

他變成在電話中說「妳想去就去」,

後來又回到「工作上少不了她」。

感覺上有點反覆,

但是在最深層的心底,他是「不希望她走」,

但是在淺層的部份由於夏美的建議(真聽她的話),

由於有它的道理,也迫使他暫時做出「同意此事」的決定,

但一旦真的到來,又回復到本能性的想法(所以慌張)去了。

 

桑野他媽去小滿家躲雨時,

一聽到「夏美不太可能」之後,

那眼神馬上飄向小滿,打她的主意了。

雖然小滿只是搬出澤崎當替死鬼,

不過這個人還真的是搬對了。

明明有那麼好的挖角機會,

卻還在拖拖拉拉的,

明明就是現在的工作還有一些吸引她留住的地方在。

除了「想看到好房子」之外,

很可能就是還有連自己也沒有體悟到的情感因素在囉。

 

桑野也好久沒和工頭吵啦。

今天果然又是「手一滑」(以後要記得抓有毛的地方)。

但工頭沒事搞什麼幽默哩?

明知道這個桑野禁不起別人的幽默(他只有自己的幽默),

就不要和他鬧著玩了吧。

但工頭說「這樣不是很好看」卻被桑野兇回來時,

那個吞口水的表情挺好笑的。

 

接下來想研究一下「那我還是要一下湯匙好了。」的心態。

當女店員問「要不要湯匙?」時,

桑野會回答「不用」,甚至在她還沒問完時就打斷。

但當對方主動記得你,

說「你不要湯匙吧?你沒有集點卡吧?」之後,

他卻反而「要湯匙」了。

個人覺得,似乎是一種「被看出想法」(其實稍用心就記住了)之下的掩飾行為?

也就是「不想被說中不要湯匙」的防衛機制。

一旦女店員因此露出狐疑眼神,

他就達到自己要的攪亂效果了。

 

御手洗的來信就只有一行字,

好像不是廣告文(那是,病毒信?)。

而且中川與桑野都收到,

所以就是...假女友?也不對呀,

她還沒有40歲。

所以...御手洗是誰??

 

在牛排店的「難吃」神情,

恐怕是因為想到「澤崎要走了,怎麼辦」吧。

不然挑剔如桑野,

哪可能吃到難吃的牛排就吞下去,不吭一聲?

 

今天桑野本人在醫院裡的「嘴角微揚表示心裡有話沒講」,

怎麼反而不如澤崎的模仿呢。

我覺得澤崎的模仿,「比桑野還桑野」。

 

其實想想,桑野雖然在工作上依賴澤崎,

但在其他方面好像也愈來愈依賴夏美?

有問題都去找她商量,

不敢講的話也要夏美去幫他講...

如果可以娶兩個,那兩個都娶吧(笑)!

 

小健聽桑野的指示馬上向傷心離去的小滿追去,

這到底是表示,牠和桑野比較親(因為聽他的指示),

還表示牠和小滿比較親(因為追了上去)呢?

沒想到桑野有二選一的困擾,

小健也有二選一的困擾呀(笑)

 

本集其他佳言摘選(歡迎補充):

「兩個怪人。」by桑野to夏美+小滿

「那為什麼不等和好再來。」by桑野

「總比待在有妳沒妳都沒差的地方好。」by桑野to吵架夫妻太太

「你們果然背著我搞曖昧!」by小滿to桑野+小健

「好想用拖曳網一次網住一大堆男人,再慢慢挑選。」by小滿

「嗜好之類的?」「再見。」by桑野vs.(一邊鞠躬的)夏美

「那請她多保重。」「她已經死了。」by桑野vs.澤崎

「有夠無情。」by桑野to夏美

「早知道就用熨斗熨過。」by桑野to被吐出來的鈔票

「牠眼睛好像和誰很像。」by桑野媽

「幽默?只會偷工減料!」by桑野to工頭

「我只是一時鬼迷心竅。」by夏美

「桑野先生,你來幹嘛?」by夏美@啤酒屋 to 桑野

「要是他連才華也沒有,那真的是無藥可救。」by夏美

「只要有心的話,我也能解決問題。」by桑野 to夏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