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ndy001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brandy001/31344426
列印日期:2020/10/25
幽默是一種超能力
2015/09/25 16:13:25

星期五的月光曲



 



台積電文學沙龍4現場報導



 


幽默是一種超能力



 


◎侯延卿採訪報導



 



幽默的人懂得自我解嘲,八月的文學沙龍,廖玉蕙與衷曉瑋兩位幽默高手不斷帶給大家歡笑,再加上主持人許悔之與台積電文教基金會執行長許峻郎調皮逗趣的主持棒爭奪戰,讓閱讀成了一項超級令人興奮的活動!




 


許悔之形容廖玉蕙看似一隻會螫人的小蜜蜂,不過她的刺是一把金針,用以渡人。當她褒貶月旦人物、義憤填膺地罵人時,其實古道熱腸,內心寬容;言所當言,但也有所節制。廖玉蕙熱情、爽朗,常保一顆赤子之心,因此許悔之說她是「五十歲的少女」,像莫札特的音符,節奏輕快,充滿喜悅,行文有如「美麗的躁症」。




 


廖玉蕙回應,「美麗的躁症」其實是焦慮。她回憶在世新教書的時候,有一次邀請施叔青擔任駐校作家,兩人坐在研究室裡,沒有學生上門。廖玉蕙不想冷落客人,於是不斷開發話題,講個不停。不料道別的時刻,施叔青廖玉蕙去看醫生,因為擔心她可能有躁鬱症。這真是人情照應的難處過與不及都可能造成人際災難。




這次廖玉蕙朗誦〈都是商鞅害的〉一文表面上是描述瑣碎的日常生活,卻在人生無可奈何的背後,充滿溫暖的關懷,同時示範了世故通達分寸拿捏之不易。(當廖玉蕙朗誦完畢,僅管這篇文章中出場發言的皆是女性角色,許悔之仍懇求以後若有人物對話,務必讓他分飾一角。)




 


接下來是對文史博物常有獨特觀點的金融才子、財經專家──衷曉瑋,他帶來〈談談我的金融職業與愛情〉〈談談我的運動嗜好與愛情〉〈我對我青春期的女兒講的故事〉等三篇文章。頭兩篇試圖從金融與運動的角度,找出一些對人生與愛情的體悟;衷曉瑋希望日後被人記得的身分是「鐵人」,而不是盡忠職守死在電腦前的銀行員。第三篇則是去百貨公司幫女兒買胸罩時的感想,第一次幫女兒買胸罩,該從何著手呢?衷曉瑋說:買最便宜的就對了,跟當年買求婚鑽戒的道理一樣(那顆鑽戒小到「不努力就看不見」)。



 


關於運動,衷曉瑋有很多感觸。他說,男人到了四十歲左右,中年危機來襲,很多奇怪的想法會冒出來,人生就這樣了嗎?能不能有什麼變化?周遭的朋友中,壯心未與年俱老的,迷創業;粉身碎骨渾不懼的,找小三。衷曉瑋自嘲有色無膽,只好跑跑步、寫文章,寫出來的文章往往是心靈扭曲下的產物。但是當他運動到極度疲乏、喘得好似缺氧的時候,常有「超然於物外」的感覺,思緒特別清明,很多意料之外的靈感就出現了。



 


廖玉蕙指出,衷曉瑋和她有兩大對比:她的文章從來不引經據典,衷曉瑋的文章則充滿典故。衷曉瑋熱愛運動,她則是能躺就不坐,能坐就不站,在學校從一棟大樓到另一棟大樓還開車,如果她健康長壽,就證明不運動有效。



 


至於養兒育女,衷曉瑋總是鼓勵孩子張開眼睛看世界;僅管他希望女兒以後能嫁一個好老公,一輩子平順幸福,但他也希望女兒了解,就像我們不能依賴理財專員一樣,還是要保有自己獨立的謀生能力與經濟基礎。



 


廖玉蕙認為,教養不難,難的是處理自己的情緒。有一位憂心的水擔心自己的孩子是孔雀,被他養成雞,問廖玉蕙如何是好。廖玉蕙安慰他,該是孔雀的就是孔雀,不會變成雞;但孔雀的命運未必就一定比雞來得好。如果她的孩子是雞,她也會驕傲地說,他們是快樂的雞!只要孩子沒有給國家、社會找麻煩,她都滿懷感激。



 


許悔之為今日歡樂的月光沙龍做了一個註解,無論是關注孩子,或任何一個人、一件事,文學的旅程,就是從這些關注開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