鮪魚生魚片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bono5510/9903236
列印日期:2018/11/14
《超馬第11回》2013 東吳24hr超級馬拉松賽
2013/12/13 16:55:43


◎好喜歡這張照片,幾乎所有的台灣選手都入鏡了!



【開始】


自從2010年8月參加陽明山馬拉松,開啟之後的跑步生活以來,由於自覺跑速與練習的程度不如人,因此漸漸將參賽的目標轉往較注重耐力與心理意志的超馬,而非需要拼速度的標準42.195公里的馬拉松,接著在參加了幾場超馬賽後,更確定自己的這個想法,因為要比耐力、比心理的固執程度,在下的摩羯座肯定是12星座中排行前三名。


東吳24hr國際超級馬拉松賽」也因此成為我超馬版圖中,一定要讓大會邀請一次,無論如何都要參加的賽事之ㄧ。


10月份開始報名之初,憑藉著去年「2012東吳12hr超級馬拉松賽」120.310公里的成績,其實我心中已經有八成左右的把握,可以吊車尾進入今年24hr賽的邀請名單中,但一切還是要等大會公佈實際入選名單才能確定自己真的入圍。


從10月報名後到12月7日的比賽日,中間的兩個月時間,我將每天可以練習的時間稍稍延長,在小朋友睡覺後,約晚上11點出門跑步,跑1.5小時回家,每天多練了3-5公里,但總月跑量仍不達四百公里。期間共參加了三場比賽,「2013 基隆外木山情人湖馬拉松」、「2013 新竹遠東新世紀馬拉松」、及原本報名100公里,後來因為確定入選東吳賽而改50公里組的「2013冬山河超級馬拉松」。在平常量低但有效率的訓練下,這三場比賽以賽代訓,我各自設定了目標,也都順利達成,甚至三場都有幸得到名次,因此東吳賽其實沒有太大壓力,除了一方面告訴自己,這場的對手只有自己沒有其他人,只要戰勝自己順利完賽,就是勝利;另一方面也因為這是我第三場24hr賽,心中多了些篤定,自覺能應付各種心理層面的撞擊。


終於在11月中旬公佈入選名單,如之前預期,我以吊車尾的成績擠進今年的42位選手(台灣選手24位,外國選手18位)的名單之中,同時也預告著我的第30場馬拉松賽即將產生在東吳的彩虹跑道上。



 


【報到】


比賽前一天12/6下午一點半於東吳大學報到,除了報到外,更像是與其他入選跑友的同學會,因為大家原本就都熟膩,碰在一起相互鼓勵加油,噓寒問暖,交換戰術與補給心得,另外也像是一場追星大會,各自追著自己心目中的偶像拍照簽名,
完全沒有一點開賽前劍拔弩張的煙硝味。





















 

 


【比賽開始】



◎選手與補給員這24小時裡暫時的家


上午八點抵達東吳大學的比賽會場,大部分的跑友都已經到達,大家看到我還說怎這麼晚才到。


將補給品放到24hr的補給帳篷,並與負責我的第一班補給員們交代我的補給事宜,這次真的非常感謝由操山馬的好朋友們組成的補給大軍,負責五位選手在這24小時內的生活起居,讓我們擁有強而有力的後盾,只管專心跑下去即可。我的補給策略是每半小時補給運動飲料,每整點補給固態食物,三餐吃飯時間則搭配熱湯,吃飯麵等正餐,12小時後則以能量包為主,因為依之前的比賽經驗,後半段完全吞不下食物,但身體又需要動力,因此只能勉強自己硬吞這種容易消化吸收,又不花時間的濃縮補給品。不過因為我從沒擬過補給表,我也知道真的比賽開始,補給也完全不會照著走,所以我也跟補給員說,這補給表的可信度只有七成,後來發現連這七成的可信度都高估了,不過這是後話。


開跑前,大會舉行了一個簡單的開幕儀式,介紹這次所有參賽選手給現場加油的朋友們認識,之後所有選手即往起跑點集結,12/7早上09:00正式鳴槍起跑,展開這段24小時的奇幻旅程。



◎剛開跑,都還能跟在領先群中













由於賽前幾週有做過降速的訓練,讓開始的速度沒有如以往般慣性地爆衝,穩穩地以五分速左右的速度前進,今年東吳賽的天氣與往年完全不同,可以預期是一個適合出遊,但不適合跑步的太陽天。越跑太陽越冒出頭,依照出門前看的天氣預報,目前溫度約18度,越接近中午溫度越高,最熱會來到23度左右的氣溫,那是最煎熬的時刻。整個跑道只有1/3的面積位在大樓的陰暗面,所以涼爽一點,我也乖乖地按照之前計畫,每半小時補給一次運動飲料,第一個標馬42公里就在03:50左右的時間完成,一切都在掌握中,不過我知道真正的磨難還沒開始。


50公里在04:40完成,我習慣將里程切成標馬、50K、100K、120K、150K這樣的級距來看,然後一級一級將它拿下來。


到這第二級時,整個人漸漸就覺得不太對勁,雖然是下午一點接近兩點的日正當中,但全身卻沒有冒一滴汗,皮膚雖然一直接受太陽曝曬,摸起來卻冰冰涼涼的,甚至有點畏寒的感覺,我還特別觀察其他跑者是否也像我一樣衣服上完全沒有濕汗,就在這種狀況下,持續繞了好多圈,但人越覺得說不出所以然的怪怪的,就好像有人捂住我的耳朵不讓我聽,眼睛看出去矇成一片,又好像有人用一個很大的罩子將我與外界溫暖的天氣隔離掉一樣,這種狀況從來沒有發生過,我還特別請補給員幫我多弄一些加運動飲料的水,看可否將汗逼出來,但完全沒用,許喵喵同學從我後面超過時提醒我,說我褲子後面整條腿都是汗水結晶的鹽粒,他覺得我出汗太異常了,要注意點,進補給站補給時,依蓮塞給我一顆「運動達人」的電解質補充膠囊,說是Bee兄看到我臉色越來越白,研判應該是電解質失調,趕緊去跟臨桌的補給夥伴賒了一顆電解質補充膠囊,以免到時鬧出人命,我從不吃這東西的,但沒想到這一顆一吃下去,狀況就漸漸好轉,汗水開始有冒出來的跡象,皮膚也可以感受到溫度了,繞了幾圈後,又去跟Bee兄要了一顆,並配著一顆止痛藥一起下肚後,終於重新又回復原來的狀況。




















◎工藤真實一直跟在我後面~~~(其實我差她20圈...)

比賽進行6.5小時,時間下午三點半,第一次的每四小時轉向也已經進行一半了,跑著跑著突然就聽到大女兒大叫「把拔~~~~」的聲音,尋聲音望去,我家大人帶著兩隻小妖怪,還有我岳父、妻舅夫婦都來幫我加油,女兒還湊到補給桌前遞給我ㄧ條媽媽幫她準備的羊羹。看到他們來,我真的好開心好開心,每一圈都與他們打招呼,讓他們看到我正開心地跑著,因為我能夠有機會站上東吳這個超馬舞台,家人絕對的支持與對平常練習的容忍體貼是非常重要,沒有什麼可以與家人相比較的了。我們家人間比較不擅表達自己內心的感受,所以雖然我家大人偶而會告訴我什麼東西很適合當補給品,以讓我知道她支持我跑步,但其實我懂她擔心這種高強度的比賽對我的傷害,卻也相信我會將自己照顧得好好的,這是很兩難的心情。至於女兒,我希望她能看到她爸爸雖然跑得不太好,但至少每次都是勇於面對挑戰,並堅持到最後,希望她也能體會到我身體力行後的心境。我就帶著這樣愉快的心情,在家人回家後繼續跑著。














◎全家人都來加油

10個小時,晚上七點鐘,里程數來到94公里,這10小時間共上了兩次大號,上廁所與出汗都正常,就是食欲提不太起來,
偶而吃準備的糖果,或到公共補給區拿水果吃,到了表訂的吃飯時間,我跟補給組拿了兩杯鹹粥邊走邊吃,也吃了一包能量包,但胃口還是不好。


12個小時,晚上九點鐘,終於跑到一半的時間,以爬山來說,接下來的時間就是要下山了,里程推進到110公里,與自己原本設定的12小時跑120公里有一段差距,看來後半段要達到原訂24小時200公里的目標,得要再加把勁才行!


與摩根相約在這12小時到達時,進補給站小歇一下,專心好好吃兩杯咖哩飯,並配熱熱的薑汁地瓜湯,還有補給朋友幫忙按摩,太舒服了,差點不想出來。後來終於在補給員的催促下,重新整裝出發。吃完後,精神轉好,心情也變好了,就當作平常晚上出門練跑,繼續步上跑道完成下半場。



◎12小時進站休息吃飯


剛開始的四個小時,還能以每小時7公里左右的速度跑跑走走,這段接近午夜的時間,就在漸漸轉涼的溫度與漸漸離開的加油人群中,只剩跑者與補給員在生死與共的依存關係下靜靜度過,但接著才是真正最難熬的午夜時間。


果然後12小時非得需要相當強悍的意志不可,否則馬上會被心中的惡魔擊倒。這是我第三次24小時賽,一直都很明白12或24小時賽所需要的不是過人的體力或鋼鐵打造的身體,而是「心」,必須要有不輕易被心魔說服或擊潰的意志,且能夠忍受這種打擊就像重複播放的CD般,一直充斥在腦海中、耳朵邊、四肢上、肌肉裡,那種痛苦的心理擊潰感是有實際經歷過才知道,練心的功課,不是自己嘴巴說行就行的,除非沒有打算更推進自己的成績,否則絕對要先將「心」整備好,才能有好表現,24小時賽絕不是只有12小時乘以2這麼簡單的算數。
















17.5個小時,一直覺得有股反胃的嘔吐感,繞幾圈後仍不斷作噁,於是進了醫護站想說有沒有止吐藥可以吃,高醫師問了我的狀況後,建議我可以打點滴與打止吐針,我還特別問打針的醫生,一包點滴大約要滴多久,他回我約15分鐘,好吧,那就打吧,我也順便休息一下,我預計我可以自己醒過來,還特別交代請醫生通知我的記圈員,免得她以為我回家了,但就是忘了請醫生通知我的補給員,如果我沒起床記得叫我,於是我在睡袋與暖氣的溫暖包裹下竟就昏睡過去,中間完全不知道周圍發生什麼事。













◎打點滴昏睡的兩小時 ◎終於醒了

兩小時後被下雨聲驚醒,看看四周,我的補給員還有幾位朋友都在四周,擔心又靜靜地看著我,但就沒人敢叫我起床,隔壁床看到日本的大瀧與雅芬也都進來了。這時搖搖頭昏腦脹的腦袋,才猛想到我還在跑步呀!既覺得懊惱又覺得可笑,詢問醫生是否可以繼續上場後,繼續踏上跑道。誤睡了兩小時,起來後離200K的目標又更遙不可及了,這時前12小時出狀況的明珠依然強悍地撐著,而且漸入佳境,斯巴達女王果然不是蓋的;第一次跑24H的許喵喵同學看的出來已經很疲累了,但仍以穩定的慢速度前進,中間我們還一起走了幾圈,謝謝喵同學的鼓勵;曾在超馬嘉年華12H賽中,立志要一起進東吳24hr賽的瑞隆,也從前12小時因抽筋進了醫護站七次的狀況下活過來,低著頭不管周圍地進入自己的跑步世界;摩根仍然光著腳用他獨特的跑姿穩步前進;看到這些朋友仍然在場上持續奮戰,心中相當感動也慚愧,我竟睡了兩小時~~~~,我可愛的青春呀!


負面的內心不斷跳出來告訴我,「不要跑了啦」「像剛剛這樣睡覺多好」「停下來就解脫了」,我沒有愛的小手一掌打醒我,只能不斷從背後推自己一把,辛苦這麼久,不就是為了站上這條彩虹跑道嗎?再撐一下再撐一下,於是在同樣撞牆的跑友的鼓勵下,速度雖慢,但總算持續在前進。














◎天亮了

天色漸漸亮起來,但沒有太陽的照射,溫度還是偏涼,大部分跑者都已經脫下外套或換上更輕便的衣服,以迎接這最後的幾小時,但我覺得涼,怕會一下子失溫,所以仍穿著外套緩步前進,不過渡過了撞牆期後,精神狀況已經好很多,就這樣一路跑到結束也是很不錯。


最後兩小時,跑道旁已擠滿了熱情加油的朋友與同學,原本下場休息的跑者陸續回到場上來,準備迎接這最後的光榮時刻,我就以每小時約8公里的速度一邊與加油的朋友打招呼,一邊與跑友們相互交換心得,一個眼神,那種喜悅大家都盡在不言中,終於快結束了。


最後10分鐘,大會讓每位跑者身邊跟一位陪跑員,以攙扶比賽結束後的跑者,與幫助跑者做後續的里程丈量工作,我就在這位同學的陪伴下,開心地與沿途朋友擊掌,並感謝辛苦那麼久的補給人員,最後一圈全力衝刺,將所有氣力放光光,通過感應區後就停下來轉頭看時間,剩3秒,「3、2、1」槍聲響起,辛苦的24小時賽終於在12/8早上09:00結束!
















◎快結束了  

 


【終了】


最後我以169.613公里的成績完成這次比賽,總排名33/42,男子組排名26/32,不怎麼漂亮的成績,與原本的目標相差30公里,也沒有超過自己24hr賽的PB (173.8K),跑完後身體沒有任何不妥,甚至不像上次跑超馬嘉年華一樣血便與腸胃不適,果然是沒有認真跑。


心中其實是失落的,好不容易站上這個舞台,結果就因為中間一點一點的小環節出狀況,最後終於累積成這個無法改變的成績,賽後都會想,如果那時怎樣怎樣就好了,不過這都是無法預期的,時間無法倒轉,只能下次再繼續努力了。


每次跑完24小時賽,心中都會感到極度後悔與沮喪,因為過程中那種絕對自己面對自己內心的孤獨感、與心魔拉扯的可怕過程,以及身體所面對的強大負荷,那都是要真的跑過才能夠體會的,我目前是完全不會想再參加24小時賽,參加三次夠了,如同許喵喵同學說的,將參加東吳24h賽當做一個階段的畢業,這樣也不錯。


不過話說回來,誰知道~~。




















































































時間 (小時)


里程 (公里)


時間


里程


1


12


13


114


2


23


14


121


3


34


15


128


4


43


16


134


5


52


17


139


6


62


18


143


7


70


19


143


8


78


20


146


9


86


21


151


10


94


22


154


11


102


23


161


12


110


24


169.6













◎完跑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