繽紛超連結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benfenplay/110095809
列印日期:2018/06/22
【網路徵文】內心小劇場
2018/02/01 14:09:56

他們都不知道,此刻你外表看起來安安靜靜,其實想像力已大爆走;給你一幕景色、一句對白,就能在腦內跑完整個情節。歡迎來稿分享你不為人知的內心小劇場。


請在「繽紛超連結」部落格「內心小劇場」徵稿文案下留言,每篇450字內,首段附上題名、作者名,文末附上e-mail信箱,每人不限投稿篇數。 


貼稿格式建議如下:




 〈標題〉


/作者名


內文……


e-mail信箱


 


駐站作家夏夏、施彥如將選出精采留言,刊登於繽紛版。


即日起開放貼文,4月8日截稿,5月公布優勝者名單。




投稿作品切勿抄襲,優勝名單揭曉前不得於其他媒體(含繽紛部落格以外之網路平台)發表。繽紛部落格保有刪除回應文章之權利。若貼稿時間逾規定截稿時間,由評審團認定是否保留其參賽資格。投稿者務必經常留意信箱,優勝通知將以e-mail發送。


 主辦單位保留取消、終止、修改或暫停本活動之權利。本辦法如有未竟事宜得隨時修訂公布。


繽紛超連結http://blog.udn.com/benfenplay


---


示範作:


●我聽見有人叫我長輩/黃宗慧


在課堂和學生探討女性主義的問題時,我喜歡以自己為例。


曾經我以為只要行為上故意不像個女孩,就是對父權的反抗,大學也刻意念資訊工程這種被定義為男生專擅的科系。違背興趣的結果,就是最終還是轉到了外文系。


多年後,我告訴眼前的學生們,當初以為的反抗,其實弔詭地服膺了女性不如男性的刻板價值觀。總是有學生被我的親身經歷所觸動,會透過課程討論版說起自己成長路上曾有的掙扎。某次課後,又讀到類似的感性回饋,正欣慰於「現身說法」的教學效果不錯時,卻看到最後一句是:「從來沒有一位長輩,願意和我們分享這些心情。」


長輩!長輩!這兩個字彷彿以超大號粗黑體字出現眼前,震碎了我的玻璃心。同樣的一門課,學生說:「真喜歡老師像學姊一樣親切地分享自己的故事。」明明還恍如昨日啊!原來再回頭,學姊已百年身!這時,腦中突然奏起一首好久不曾想起的情歌--〈我聽見有人叫妳寶貝〉,想必是歌詞裡「妳讓他叫妳寶貝」的震驚,呼應了此刻的心痛,所以我內心的急智歌王,竟擅自唱起了「我聽見有人叫我長輩」。


伴著老歌,長輩心底的小女孩,流下了老淚。


 


●老公臭臉的祕密/林蔚昀


老公早上起來,一臉彷彿踩到狗屎的表情,我心中的警報器也開始喔咿喔咿。


一邊洗碗,我一邊想:「他為什麼臉這麼臭呢?網路上有部影片說有人天生臭臉,但他們並沒有不爽。可是等等,我認識他也十二年了,我會不知道他臉臭是真是假嗎?」


烤土司、煎蛋的時候,思緒也繼續有如食物的香氣般繚繞:「先假設他心情不好,那原因會是什麼?咖啡喝完了?我早上叫他起床時太兇?他的朋友得罪了他?他在憂國憂民,擔心波蘭或世界?」


想著想著,不由得覺得自己很廢。「我是什麼時候變這麼孬啊!我不是覺得女人在男人面前應該抬頭挺胸嗎?為什麼我要擔心他心情好不好啊!」但是回到現實面,他心情不好會亂發脾氣,讓我掃到颱風尾,躺著也中槍,所以還是小心一點吧,預防勝於治療。


於是,我輕手輕腳地和孩子們吃完早餐,把老二放回床上,送老大上學。回到家,老公依然苦著臉。「也許他真的有難言之隱?夫妻不是要互相幫助?我還是關心他一下好了。」


「親愛的,你還好嗎?為什麼看起來那麼難過?」


他沉默了幾秒鐘,看完網路上的新聞,喝了一口茶,然後說:「我腰痛。」


 


●手機遊戲/阿潑


我是個對什麼事都過度認真的人,連玩手遊都有各種情緒。例如玩農場,被偷菜生氣,別人不種田也生氣:「你們的作物不採收,不種新的辣椒,我就偷不到,我偷不到,就換不到狗糧,換不到狗糧,我的狗就會餓死,你們不知道不種田會害到一條生命嗎?」


好,我知道自己不能玩農場遊戲,因為巡邏看到別人不餵牛不餵豬,就難受得心臟病快發作。我以為「旅行青蛙」這種佛系遊戲最適合我了,只要採草裝便當,沒事看蛙在幹嘛就行。


「喔,不在喔?」


「還在寫稿喔?好,我也是。」


我的蛙跟我一模一樣,不是在旅途中,就是在家寫稿。但蛙他有朋友,朋友很愛來蹭吃,勤儉養蛙的我雖然擔心被吃垮,對蛙的人緣倒是很欣慰,只是我的蛙總在屋裡「宅」,從不理人家,就算出門也是一個人……好,怎麼樣都好。


宅蛙其實是愛出門的,但出門只是去草堆跟咖啡店,所以不愛寄照片回家。我可以理解,真的可以。沒關係,蛙,就算你連旅行都很宅,我也愛你,看到你就看到我自己。直到有一天,一次收到三張照片後,不僅不開心,還扯掉佛性大罵:「因為你這孽子昨天一整天都沒消息!」


 


●單人小旅行/廖宏霖


因為工作的關係,必須時常往返花蓮、台北,為了省錢,我多半搭乘「聯運票」,它的乘坐方式就是一段客運加上一段火車。這種等車換車,換車等車,時而為了趕車而緊繃,時而看著窗外大好景色而頓時放鬆下來的感覺,像是日常生活中的某種「單人小旅行」。


在過程裡,我會開啟小劇場模式,猜這次會劃到第幾車箱的第幾號位置,靠走道或靠窗,看不看得見海景?要不就是觀察旁邊乘客的大小細節,從年紀、穿著到當天的神態、玩什麼樣的手遊、臉書塗鴉牆的圖片(是否看太細?)、Line的對話窗內容(是否太超過?)、偷聽到的對話內容(是否可以報警抓我了?)……都是我想像的起點,我想要知道此刻物理上離我最近的人,究竟是什麼樣的人?


有一陣子,我甚至瘋魔到客運一定要搶第一排,因為這樣除了可以近距離觀察司機,他的名字還大大地掛在我的前方!辜狗年代,凡上網必留下網頁,想像之外,我竟能進一步查證事實再延伸,一個小時的車程,常讓我欲罷不能,以至於下車跟司機說謝謝時,實在是非常由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