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度仰角天空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beauty19660511/152293734
列印日期:2021/10/19
閱讀悅讀~《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2
2020/11/05 15:33:20


 



96.1.25


 


《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


米奇‧艾爾邦 著 栗筱雯 譯



艾迪83歲身材微胖,是一座遊樂園「露比碼頭」的維修工人,年輕時在戰爭中受過傷的左膝於現在患有關節炎因而跛腳須拄著手杖行走。艾迪的工作是維護遊樂設施的安全,因此每天的工作即是巡視、檢查、保養與維修器材。艾迪對其一生感到不甚滿意,不過待人和氣博得孩童們的信任與喜愛,體恤後輩令年輕同事尊敬……


沒有哪一個故事是單獨存在的。有時候,故事與故事會在轉角相遇;有時候,一個故事會疊上一另一個故事,像河床底下的石頭層層疊起。p.19


故事環環相扣,命運緊緊相連,艾迪救了小女孩的生命而死於這座遊樂園中,在他83歲的生日那天。



//死後的艾迪抵達了天堂,在天堂遇見了第一個人─藍膚人。



藍膚人對著艾迪說:你在天堂會遇見五個人,我們每一個人在你的生命裡都有一個存在的理由;你當下也許不知道那個理由是什麼,而這正是天堂的功用。天堂,是為了讓你認識你在人間的一生。


藍膚人敘述著自己與艾迪的因緣際會意外的因為艾迪而死的故事,如p.67中的一段話─同樣的一個故事,可以從兩種不同的角度來觀察。同一天,同一個時刻,從其中一個角度來看是愉快的收尾……;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則有一個令人遺憾的結局……。



第一個功課─藍膚人傳達了「生命與死亡」。



藍膚人對艾迪說:「所有的行為都不是隨機而無意義的。我們所有的人,彼此都有關聯。你沒辦法讓一個生命單獨存在……」p.72


「人類的心靈都明白,歸根結柢,所有的生命都是相互交錯的。死亡不僅是帶走了某一個人,死亡也與另一個人擦身而過。在帶走與錯過之間的小小距離裡,人的生命就此改觀。」


「在你走開一分鐘以後,閃電劈了下來。或者,飛機失事,你就坐在那班飛機上。你的同事生了病,但,你沒事兒。我們以為這種事情是隨機發生的。但是,所有的事情之中都有平衡存在。一消,一長。生與死,都是整體的一部份。」p.73


「我還是不明白。」艾迪低聲地說:「你的死帶來了什麼好處?」


「你活下來啦。」藍膚人回答。


「可是我們一點都不認識彼此啊。我根本是個陌生人吧。」


「陌生人,」藍膚人說:「是你遲早會認識的家人。」p.74


 


//在天堂遇見的第二個人─小隊長


結束了與藍膚人的相遇之後,艾迪隨後被帶進了殺戮戰場,場景進入到菲律賓某處的俘虜營中,正當有脫逃的機會,計畫著燒光敵方營區。油光炙熱燃燒,艾迪眼光瞥見火海裡有個人影,不由自主地想趨前營救,但一股椎心刺痛劃過艾迪的腿……。在醫療站醒來之後他知道了他的人生從此不可能與從前一樣了,他瘸了一條腿。而開槍毀了艾迪的腿的正是小隊長。


第二個功課─犧牲。



小隊長:「犧牲是人生的一個部分。犧牲是應該的。犧牲沒有什麼好悔恨的,卻是值得嚮往的事情。小小的犧牲。大大的犧牲。一個母親為了讓兒子上學念書而工作。一個女兒搬回家住,為了就近照顧她生病的父親。」……p.132


 


小隊長:「我也沒白白送命。那天夜裡,說不定我們會整車的人一起輾過那枚地雷。那麼,我們四個人就會全部上西天。」


艾迪:「可是你……失去的是生命啊。」


小隊長:「沒錯,我是對你開槍。」「你是失去了某些東西,但,你也獲得某些東西,只是還不曉得自己得到了什麼。而我也有收穫。」


「我守了信用啊。我沒有扔下你不管。」p.133



//在天堂遇見的第三個人─遊樂園創辦人的妻子露比


 


艾迪從小就在充滿暴力的家庭長大,與父親之間的親情甚比陌生人還糟糕。幼兒時期遭冷落與忽視,童年時期在掌摑、痛毆與鞭打中度過。青少年時期與父親拒絕親近。從戰地回來不久憂鬱的心情被父親視為軟弱。


忽視。暴力。緘默。而此刻,在死後所來到的某個地方……。他再一次感受到椎心刺痛,而他簡直無法解釋為什麼自己仍然可望得到他的愛……p.153


 


艾迪在生前不認識露比,會在天堂相遇是為了要向艾迪傳達第三個功課─寬恕。



艾迪的父親與艾迪一生的工作都是在露比碼頭中度過,遊樂園老闆可說是對員工們的人事感情糾葛最為清楚不過,在天堂裡對著艾迪說起前塵往事,艾迪的父親暴戾的脾氣下也有一顆忠誠與寬恕待人的心。


露比對著艾迪說:「心中留著憤怒,對人是有害處的。憤怒會腐蝕你的內心。我們以為怨恨是一項武器,可以用來攻擊那些傷害我們的人。可是,仇恨是一把彎曲的刀;我們造成了傷害,其實是傷害了自己。」p.192


「沒有人一出生就帶著憤怒。而我們死的時候,靈魂也會擺脫了憤怒。可是現在,就在這裡,你必須先會有那些憤怒,而你又為什麼不再需要有那些感受,這樣你才能繼續前進。」p.193



//在天堂遇見的第四個人─艾迪的妻子瑪格麗特


「要甘苦共嘗」展開了艾迪與瑪格麗特的愛情與婚姻。漫漫婚姻路甘苦共嘗的確是一門學習的功課。由於膝下無子想領養孩子,而艾迪想賭贏一把運氣,執迷於賭局上,恰巧就在這天瑪格麗特開車出門去賽馬場找回艾迪的時候發生了車禍,因受傷住院而喪失了領養孩子的機會。這也造成夫妻之間在往後的生活中隔著一道看不見的牆。然,隨著時間的稀釋,沖淡了彼此之間無子嗣的遺憾過著兩人之間的伴侶之情。直到瑪格麗特四十七歲那年死於腦瘤。自妻子死後,他的生活逐漸變成了一灘死水,了無生趣。


 


第四個功課~他的妻子傳達了愛。



妻子對艾迪說:「失去的愛仍然是愛,只不過形式不一樣了。你看不見他們的笑容,不能為他們端上三餐,不能撥弄他們的頭髮,不能擁著他們在舞池裡轉。可是隨著這些感受的褪去,會有另一種感覺逐漸轉濃。那是記憶,記憶變成你的伴侶。它灌溉你,你擁有它。你與記憶共舞。」


「人生總會結束。」「愛,沒有終點。」p.237



//在天堂遇見的第五個人~無意間被他殺死的菲律賓小女孩


午夜夢迴,艾迪生前常在睡夢中夢到那個村莊,那場大火以及那個尖叫聲……。一個年約五、六歲的女孩塔拉,在菲律賓的那間小屋裡被那熊熊火焰活活的給燒死,燒死她的竟是艾迪。


最後一個功課─活著的意義



艾迪聽著小女孩的敘述而崩潰著、嚎叫著、愧疚著,哭到眼淚流盡了。當艾迪平息了情緒之後,小女孩要艾迪幫她洗澡,用石頭將焦黑的皮膚傷疤慢慢地刮落,到最後小女孩的身體宛若新生,恢復到了生前的光彩明亮。



此刻的艾迪再次啜泣:「我難過,是因為我這輩子沒又盡心盡力。我一文不值。我一事無成。我徬徨迷失。我覺得自己根本不該活著。」p.259


小女孩說:「應該活著。」


艾迪:「在哪裡?在露比碼頭嗎?」


「修理遊樂器材?那就是我活著的意義?」「為什麼?」


小女孩說:「小孩子,你保護小孩子的安全。你在我身上就做到了。」


「那裏就是你應該存在的地方。」p.260



正因為艾迪的一生中所做的簡單而平凡的工作,因為他預防了意外的發生,因為他維護了遊樂器材的安全,因為他每一天都在不起眼的巡園工作裡發揮了作用。p.262


正因為有了艾迪,露比碼頭才能成為老老少少心中的遊樂天堂。


 



每一個人都會對另一個人造成影響,另一個人又對其他人造成影響,這整個世界充滿了故事,然而所有的故事共同串聯成一個完整的故事。p.267



 


***讀後感


曾經不知在哪兒聽聞一則故事,是說,有一輛巴士行經山路被崩塌下來的大石塊擊中,全車人士無一倖免。而有對夫妻於前一站下了車,逃過一劫。有人慶幸的說,好在,提早下了車。但夫妻中的其中一位說,要是我們沒下車就好了,沒有下車延宕了時間,或許人車都均安呢!


人生在世,即便踽踽獨行,可,一路上卻有熟悉的人或陌生人的人,或看起來與我們毫無關聯的人一同相伴而行,一個面向一個視野侷限你所看見的,提升了高度與拓寬了廣角,將會發現,人生的路上並不是只有一個人。一個人牽引著一個人,一個人又環扣另一個人,人際脈絡正影響著每一個人呢!正如藍膚人對艾迪說過的:沒有誰的生命是白白浪費掉的......如果花時間去想著自己有多麼孤單,那才是浪費時間。


也如同,這本書封面上的題字:人生,是一段用生命碰觸其他生命的時光。與你相遇,其他生命再也不一樣。遇見他們,你才真的活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