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沙漠不寂寞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bealin/32953273
列印日期:2018/12/17
秋天的滋味
2018/10/06 16:40:14
蔓越莓是美洲特有的莓果,生長條件挑剔,只分布在少數區域,它的季節限定性很強,只有秋天才有新鮮果子,錯過今秋,你只能耐心的等待來年。

初識蔓越莓時,我剛到美國學語言也學文化,英語會話課告訴我,早期歐洲移民渡海來到北美,缺糧食鬧飢荒,見鳥類啄食蔓越莓,很開心,食物找到了。慢慢的,蔓越莓成為秋末感恩節盛宴中不可缺少的一項。

第一次嚐到新鮮的蔓越莓醬酸甜適中,我久久難忘懷這美味。但是,超市中的罐頭蔓越莓醬,我瞄了一眼就失去食慾。想吃美味蔓越莓醬又無處可覓,我的口腹之慾越來越難耐。

找不到蔓越莓醬,我乾脆買回新鮮蔓越莓。正想大快朵頤,朋友卻説蔓越莓一定要加工過才能入口,無法生吃。我不信,哪有水果不能空口生吃?順手拿起一顆蔓越莓往嘴裡送,剛入口就急忙吐出。太酸了,怎麼會有這麼酸的果子?
 
後來,輾轉得到一位白人朋友家傳的蔓越莓果醬食譜,一份新鮮蔓越莓,二分之一量的糖,半杯柳橙汁,少量柳橙皮,中火熬煮,小心看顧即成。我有些失望,我思念許久的人間美味怎麼這麼輕易就能取得,這麼平凡無奇。它值得我多費點力氣找食材,多花點心思在烹調過程。

失望歸失望,它簡單的作法方便我年年自製蔓越莓醬。然後,在丈夫、孩子都出門之後,一人獨享這秋天的滋味。「邀他們一起來嚐蔓越莓醬的美味」,這想法從來不曾出現在我腦海裡。

蔓越莓醬酸酸甜甜的滋味總是領著我重回初到北美的那段時光,剛接觸異文化的新奇與無措,對未來的憧憬與茫然…。今昔時空交錯,常常令我喟嘆不已。

這是我不曾說出的蔓越莓醬的祕密。

此刻,我正在思量今秋要不要邀家人共享蔓越莓醬的美味。

本文曾刊於Oct-13-2015聯合報 繽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