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paradise - 尋找一個快樂天堂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bbblue/14713222
列印日期:2019/12/15
全民大劇團 – 瘋狂偶像劇
2014/07/02 15:35:58


在進劇場看瘋狂偶像劇之前,其實我完全沒注意到它是一部歌舞劇。之所以會買這場的票,實在是得歸功於全民大劇團超強的套票行銷方式,因為好不容意等到「當岳母刺字時…媳婦是不贊成的」重演,又看到套票折扣,就「順便」多抓了兩場戲來看。雖然我在意見表上填我是因為「演員陣容」來看戲的,但我還是要偷偷地說,我最開始並不是為了賴雅妍,我其實真心的是想看羅北安老師啊!賴雅妍算是加分吧!

整體來說,我還滿喜歡這個故事的。以歌舞劇來說,這部戲的故事架構簡直可以說是奢侈了!我覺得台灣的歌舞劇一直在故事內容上下比較足的功夫,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們還沒有發展出百老匯那樣規模的唱跳演員,也還沒培養出那樣的觀眾群,所以我們的歌舞劇反而相對來說在故事上下得功夫較深,至少,我到目前還沒有看到哪一部歌舞劇,是為了歌舞而犧牲掉劇情完整性的。真的!瘋狂偶像劇雖然瘋瘋癲癲,用了很多純搞笑的通俗哏,但它真的比羅密歐與茱麗葉有內容啊!光是這個,就夠讓人感動了!(不然像是一個西城故事我看了好幾次都沒辦法被劇情感動也是很無奈啊!這樣是不是有歧視莎士比亞的嫌疑?好吧!其實梁山伯與祝英台也沒有比較有深度啦!)

坐進國父紀念館後我才開始認真看那個DM上的解說,然後看到寫著「討厭偶像劇的會拍手叫好,喜歡偶像劇的會感動涕零」時,我突然覺得我是不是走錯地方了,因為,我既不討厭也不喜歡偶像劇,因為,我根本「不看」偶像劇啊!如果真的要說,我認真有看完的應該只有「光陰的故事」,還有就是那個看了大概半部的「螺絲小姐要出嫁」吧!(這部還真的是因為賴雅妍看的!)不過幸好,整部戲的笑點還不算難懂,只要不是活在外太空,再加上小小的慧根,都能夠跟著全場觀眾一起爆笑。(這應該是謝念祖的專長吧?!)

故事內容其實並不複雜,就是個偶像劇超級製作人劉志豪,莫名其妙進入了一個偶像劇的世界,遇到一位永遠的女二安琪,因為安琪與志豪前女友小柔長得非常相像,所以志豪就立志要讓安琪成為女一,而就在這個過程中,發生了許許多多的故事。而喜劇的元素就穿插在故事敘述的空檔之中,幾乎每段「正常」的對話都一定會穿插一些完全無厘頭,非常偶像劇的笑點,但整體來說,算是安排得宜,不會打亂劇情的走向,也不會破壞看戲的情緒,以「歌舞劇+通俗喜劇」的定位來說,我也不認為笑點一定要具有什麼樣特別的深度,開開心心看一場戲,很夠了!

甚至,我覺得瘋狂偶像劇在故事的完整度上比「當岳母刺字時…媳婦是不贊成的」來得要更好,「岳母刺字」毫無疑問是一部非常精采的舞台劇,但精彩在方芳與郎祖筠的十八般武藝當中,多過於在劇情內容。看「岳母刺字」,固然講得是婆媳問題,但既然選了岳飛這個千古名將,總要有點與眾不同的立論。選名將優點是討好,缺點是歷史沒辦法改造,既然岳飛非死不可,那因為岳飛而演出來的那堆故事,總也得給它個結局吧?!岳飛跟岳雲回家看妻小那段,感人是感人了,卻有點不知道它跟整齣戲的關聯性在哪裡?是婆媳大和解嗎?!還是亙古不變的婆媳戰爭?!其實結局是什麼不是重點,就算沒有結局也沒有關係,但就算是open ending,也得把問題丟出來吧?!但我只記得我走出城市舞台時,除了覺得方芳老師和郎姐簡直厲害到不行之外,滿腦子想得都是,所以,這戲是在講婆媳問題嗎?!還是什麼?!

相較之下,瘋狂偶像劇的結構就完整許多,在看似搞笑而有點零亂的安排中,我甚至覺得安琪與志豪的相遇,其實根本就是偶像劇裡頭男一與女一的相遇橋段啊!雖然沒有人點出來,但也默默地呼應著志豪在安琪筆記上,留下的那些「女一秘笈」。其實一開始,安琪跟志豪就已經注定是對方的男女主角了!

真的,就算這部戲就直接結束在安琪撕掉自己的說明書的當下,也已經完整了。演不演最後的重逢,差別只在於想要滿足哪一類的觀眾而已,所以說,重點真的不是「有沒有結局」啊!

不過,我真的覺得自己是破哏王!是為什麼我從一開始就覺得安琪會撕掉志豪的說明書啊?!而當演到安琪在醫院裡,聽到志豪的病情時,我就百分之百確定安琪會把自己的說明書也給撕了,天哪!我真的覺得我讓自己少了很多看戲樂趣!不過,幸好這不影響對安琪的小小感動啦!

整部戲我比較有意見的反而是歌曲。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歌詞字幕」變成舞台劇的標準配備了?!「岳母刺字」因為歌詞內容是古文,還可以理解,再說當那些字句變成書法以背景呈現在舞台上時,還頗有意境。但瘋狂偶像劇把歌詞放在兩旁的螢幕播出來,我是真的完全無法理解。看外國劇團,逼不得已必須使用字幕,那已經是沒有辦法之中的辦法,但為什麼,好好一部國語劇,沒事要自己弄一個字幕在旁邊?!

有字幕不是重點,我想我對字幕最大的反感在於,「有字幕」不應該是觀眾可以聽不清楚歌詞的理由!我對歌舞劇的理解,在於利用歌詞唱出劇情,唱出主人翁的心情,唱出這齣戲的故事,也因此,讓觀眾聽清楚歌詞在唱什麼,這應該是最基本的要求吧?!

雖然說是最基本要求,但其實也同時是歌舞劇最大的難處。第一,要找到能唱能跳能演的演員,本來就非常困難。第二,要讓觀眾聽清楚歌詞,意味著這齣劇的歌詞與歌曲必須經過特別設計,不能如同一般流行歌曲一樣,只求旋律好聽,只求歌詞意境優美,而必須顧慮到演員的音域,以及歌詞與旋律在音韻上的配合。否則,以中文音韻這麼容易造成誤解的文字系統來說,要讓觀眾在沒有字幕,又離舞台這麼遠不可能看清楚嘴型的情況之下,聽清楚歌詞在說些什麼,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

其實,以前的流行歌歌詞也沒這麼讓人聽不清楚,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原來讓人聽懂歌詞變成是一件不重要的事情了。不討論流行歌,至少那還是個可無數次反覆聆聽的東西,但舞台劇,尤其是歌舞劇,當歌詞肩負著說故事的重責大任時,讓觀眾聽清楚,就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而瘋狂舞台劇明明就是一部國語劇,歌詞唱得也都是國語,那為什麼要寫到觀眾非要靠字幕才能清楚了解呢?!歌舞劇不是文學巨作,歌詞讓人清楚明白,應該比辭藻優美華麗重要吧?!再說,清楚明白的歌詞,也不等於沒有意境啊!(我想,這就是為什麼我一直喜歡林夕多過方文山的原因吧?! )

我不知道為什麼台灣的舞台劇很喜歡把字幕放在兩旁,其實舞台兩側真的是非常不適合的地方啊!每次一看到兩側的字幕,就真的想不透,我到底是應該把眼光放在兩旁的字幕上,還是放在正中央的舞台上呢?!

(香港似乎比較習慣把字幕放在舞台的正上方,雖然字體可能會小一點,又或者每一次能顯示的字數會比較受到限制,但對觀眾的看戲經驗來說,是真的舒服合適許多啊!我想,這是香港長期以來引進大量外國劇團演出,近年又受限於粵語演出必須提供國語字幕所累積出來的經驗吧!)

旋律當然也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就如同偶像劇每個主角都有自己的主題曲一樣,歌舞劇的角色也應該有屬於自己風格的主題旋律,理想地發展應該是讓整齣戲的每一首歌曲,圍繞著角色的主題曲變化融合,雖然觀眾不見得能夠像寫曲式分析一樣的拆解箇中內由,但只要每一首歌曲和配樂當中,藏著彼此之間的關聯,觀眾就會覺得音樂有記憶性。(天哪!我好懷念張雨生和鮑比達老師那個年代果陀劇團的歌舞劇!我想那個年代的果陀歌舞劇,算是主題曲融合發展的最佳代表。)



至於演員部分,我印象中第一次看段旭明應該是在歌唱比賽,他的唱功沒有問題,在這齣戲裡頭,無庸置疑是唱得最好的一位,他的咬字當然也沒問題,可惜地是,偶爾會發生把歌舞劇當流行歌來唱的情形,在某些句首或句尾,可能為了營造氣氛,就把字給吃掉了。(我私心認為這是導演該注意到的問題,而不是演員,尤其是段本身是個歌手,而非專業舞台劇演員。)

賴雅妍唱功當然沒辦法跟段旭明比,但整體來說我覺得還不錯。在台灣看歌舞劇,我真的不會要求每個演員唱歌都要跟職業歌手一樣精準,(事實上是職業歌手要一邊唱一邊跳一邊演,也不一定能做到精準。)到底我們不是在百老匯啊!我比較不能理解的是,為什麼作曲家給賴雅妍的歌曲,音域要這麼寬?其實這對演員來說,是非常吃力的一件事啊!重點不在於賴雅妍表現地好不好,事實上她也算中規中矩地把歌曲如實唱出來了,但是,以賴雅妍身為一個專業演員來說,如果可以把她演唱歌曲的音域縮窄一點,她就可以少顧慮一點聲音跟體力上的負荷問題,也就能付予角色更多的情緒,這樣不是一舉數得嗎?!只要在旋律設計上多用點心機,一樣能夠好聽,觀眾也可以少一點擔心,演員可以更放心,這樣不是很好嗎?!

我始終認為,好的製作應該是配合演員的最佳能力範圍,(是最佳,而不是最大。)去完成最美好的作品,畢竟,這是現場演出,而且是一連多天的現場演出,不是那個可以不停靠電腦編修的錄音室啊!

但不管怎麼說,我覺得賴雅妍的表現真的不錯,比起之前看十七年之癢和花季未了,我覺得她的演出面向又更多元,現場的感染力也更強了。

要說唱腔,就不得不說說這次進場最想要看的羅北安老師,說真的,他應該是整場唯一一位,獨唱時我可以完全不靠字幕聽清楚每一個字的演員。(合唱時偶爾還是會模糊,不過合唱要清楚本來就真的比較難啦!)事實上,這也是當年綠光劇團歌舞劇裡頭,我覺得非常厲害的一部分。如果有經過當年綠光劇團歌舞劇的觀眾,(其實我也只經過了小小三部而已)應該還記得那些,每一個角色都擁有獨特風格,音樂風格多元,透過歌詞卻能表達強烈故事性的經典。(那段果陀與綠光互別苗頭的日子,絕對是台灣歌舞劇最美好的時光啊!) 好吧!所以北安老師的表現證明除了歌詞之外,演員也是決定觀眾能不能夠聽清楚歌詞的重要因素啦!

我知道可能有些音樂衛道人士對當年綠光歌舞劇裡頭演員的音準跟節拍不敢恭維,但對我來說,在現階段有限地資源下,(這個現階段轉眼十幾年都過了,結果一點進步都沒有。)發展本土歌舞劇,如何能夠透過音樂表達真實、多元而具生命力的情感,是比「完美」表達歌曲來得重要許多。畢竟,我們可以想見在未來一定會一直有更多能唱能跳能演的演員,但是,藝術、戲劇以及音樂的內涵,卻絕非一朝一夕就能鍛鍊出來的。

這也是為什麼我對於「美聲」歌舞劇一直不是很能接受的原因。畢竟,歌舞劇不是歌劇,它求得不是每一個「完美無瑕」的聲音,而是讓每個角色,能透過音色、曲風、以及唱腔表達其特殊的背景和故事。想想「結婚、結昏、辦桌」裡頭,要是那首「辦桌歌」被用美聲唱出來,還有那種味道嗎?!

不管怎麼說,我還是很開心看到全民大劇團這齣瘋狂偶像劇,還是很開心看到有人願意繼續為歌舞劇努力,而且我當時「順便」抓得另一齣戲是「情人哏裡出西施」,又是一部歌舞劇耶,開心期待中!

後話,全民大劇團是跟莊敬高職建教合作嗎?記得上次南海劇場的時候也是莊敬的學生在當工作人員。其實,找學生當工作人員的立意是好的,我也覺得莊敬的學生都好有熱忱好有禮貌,但當他們都穿著制服的時候,感覺起來「執行公權力」的合理性好像就被削弱了,又或者說,劇團根本沒有賦予他們這個權力?!

大原則我認同全民大劇團想用通俗劇種讓更多觀眾走進劇場的立意,但當你吸引到不是常態觀賞舞台劇的觀眾進場時,就應該明白觀眾是要被教育的。不知道為什麼,我真的覺得台灣近幾年的觀眾平均水準遠低於十幾年前我瘋狂看戲的那段日子啊!這次在國父紀念館,中場休息一位姐姐直接拿起麵包在場裡慢嗑,15分鐘的中場休息,她嗑了10分鐘還沒嗑完那個麵包,莊敬的小朋友們在旁邊來來去去,只負責推票跟賣節目單,沒有任何一個人開口請她不要在場內吃東西,更不要說場中一堆拿著水拼命喝的觀眾了!搞到我都快要以為是我自己太久沒去國父紀念館,是現在改規定可以吃東西喝水了嗎?!(比吃東西更惱人的是,開演後在劇場裡旁若無人走動的觀眾。)

上次全民瘋南海進場看「守歲」,則是有一堆觀眾把劇場當電影院,(其實我覺得就算在電影院也不應該這樣。)一路看戲一路幫演員說對白,一路跟隔壁討論,基本上是直接把劇場當自家客廳就是了。曾幾何時,台灣劇場觀眾的水準變成這樣了?!

但奇妙的是,當場地變成城市舞台,工作人員變成城市舞台的工作人員時,這些現象立刻收斂很多,當場地變成戲劇院的時候,觀眾水準更是直線提升。其實,看戲的還是那些人不是嗎?!所以說,觀眾要教育,如果工作人員,就這樣放任著觀眾做著一些不應該做的事,那麼觀眾就不知道他們不應該做這些事,然後有一天,這些觀眾會帶著這些不該有的習慣,走進城市舞台,走進戲劇院,到最後,真正想看戲的觀眾,遲早會被迫離開劇場。這,應該不是大家想要的結局吧?!

如果劇團希望他們講話有力一點,其實,一件劇團T-Shirt,加上一張工作證,就可以啦!我相信觀眾還是很樂意配合的,不是嗎?!

最後,我很欣賞謝念祖導演在演出結束後,一一介紹各位演員的舉動,但還是老話一句,如果你們願意在那堆宣傳單張已經意見表中,夾上一張簡單簡介以及台前幕後工作人員名單,我覺得這會是對所有在幕後默默付出的工作人員,最大的尊重與鼓勵。

(本文同步發表於新浪微博)

圖片來源:瘋狂偶像劇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