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izuguo*😻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azhg/15989433
列印日期:2021/04/18
碎碎唸國語·淺淺說中文·談談漢語拼音 ♪《與李白對飲》
2014/08/11 07:00:06

    最近好友南歌有一篇大作 台灣「搶救國文」的一點觀察面向,引發了我一些雜感。它們當然不能和南歌的宏論相提並論,但還是把想到的記了下來;請各位看官姑且讀之,當作閒談,說不定會小有收穫。


“國語”碎碎唸
國語、國文、國軍、國劇、國樂、國民、國小、國中、國術(擋不住國際趨勢,已改用大陸用語“武術”、國民、國民教育(即義務教育)、 ..... 等這些詞,都多少是出自長期執政(包括 1928-1949年在大陸)的國民黨。我臆測國民黨的文工部門要讓人們把這些都和國民黨聯想和牽上關係,都姓“國”嘛(至少是合理的懷疑,而極有可能是事實。)就“國語”而言,在傳統上,指的是中國最早的一部國別體著作國語而《隋書·經籍誌一》裡,國語指本族或本國共同使用的語言,是極少的例子,不被人們注意或援用。。不然,或許也受了日本影響(好像只有日本也用“國語”一詞,指的是日語。在台灣的日據時代後期,國語之家不就是日語之家嗎?)

而且,台灣人把世界上別的地方的小學和中學也一律叫做國小和國中,是好玩嗎?是搞笑嗎?是要全世界都以我為準呢?還是不在狀況裡、過分主觀? 我覺得既不好玩也不好笑。要世界以我為準,個子小、志氣大,可佩;但需量力,而且自己定的標準要夠準。


客觀的說,國民黨是個很本位主義的政黨,因而不善於自我反省、自我調整;另外,它的執行力和魄力都值得檢討。在它教育下成長、調教出來的,自然包括民進黨和獨派人士(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都很本位主義,這或可解釋上一段所述(我對國民黨沒有成見;父母家裡除了我媽和我以外,都是或曾是國民黨黨員。)


對了,相當於台灣的“國語/國文”課。大陸叫“語文”課,在美國大、中、小學上的語文課就叫“English”。恕我孤陋寡聞,從沒聽說任何國家(日本可能除外)裡,學校開的語文課叫做“國語/national language”或“國文/national literature”的。


大陸在1949年後沿用“普通話”一詞,而不用“國語”,主要原因是尊重少數民族。同時,大多時用“漢語”一詞,少用“中文”,也是在避免大漢沙文主義;視少數民族的語言(按定義和依法律,也是中文的一種)和漢語居於平等地位。因此,大陸國務院相關的部門叫“漢語辦公室”而不是國語辦公室,孔子學院裡教的是漢語,不稱中文。(中英文對譯的字典,包括台灣在內,從來就叫做英漢、漢英,而不是中英、英中;就別提未曾聽過的國英、“英國”了:)


大陸一些地名1949年以後,為了尊重少數民族,也改回當地少數民族的原名。例如,民國時期新疆的迪化改回成烏魯木齊,“烏魯木齊”為古準噶爾蒙古語,意為“優美的牧場”(台灣的閩南語裡,烏魯木齊指聽不懂的話,怎會這樣? 原來,康熙收復台灣後,把鄭氏小王朝的軍隊調到烏魯木齊,台灣兵聽不懂當地的話,以後就稱聽不懂的話為“烏魯木齊”。)。歸綏改稱呼和浩特,也是同樣理由;呼和浩特是蒙古語,意為“青色的城市”。 何況,迪化和歸綏這兩詞還有歧視少數民族的意涵。


淺論中文前景
南歌在他的大作裡,引用了英國語言學學者大衛.葛拉多(David Graddol, 1953-)的話。葛拉多曾預測英文的未來,他認為到 2050年時,全世界最普遍的前三大語言將是中文、印度話及阿拉伯話。”


英國學者葛拉多對自己用的英文倒是蠻謙虛的,竟然未把英文列入。我反而認為屆 2050年時,世界上,語言的普遍度將是漢語和英語的分庭抗禮。普遍度不是以使用人數為準,而是以國際間的流行度和使用國家數目為衡;若是以使用人數為準,漢語早已唯我獨尊。(他把印度話列入前三名,真不知該說什麼?據我的暸解,種族複雜的印度,雖然有全印度 30%人口使用的印度話被強制定為第一官方語言,但是目前仍是以強勢的英語為全國通用語言和第二官方語言。)(這又印證了:西方國家經常長印度志氣,滅中國威風。只可惜 ...)


諷刺的是,在拼音法則方面,作為拼音文字的英語面對漢語拼音反到相形見絀(就我對西歐語言有限暸解,英語的拼音法則 [姑且算它有法則] 是最紊亂不堪的)(想一想看,用字母作拼音文字的英文需要另外用音標,還不止一套,來告訴你如何發音,你說奇怪不奇怪;“菜英文”當之無愧!)而英語受到漢語的正面影響已見濫觴;譬如,每年『牛津字典』都列出當年新加入的漢語拼音之中文語詞。2050年或其後,英語明顯中文化實非異想。此處說的“中文化”,我的定義是,包括愈來愈多漢語拼音中文詞的加入成為英語字彙以及英語拼音的漢語拼音化。


兼談『漢語拼音』
上一節裡,多次提到漢語拼音。索性用一點篇幅,略談一下這個幾近完美的拼音兼注音系統(簡單的說,就是以英文或羅馬字母有系統而合乎拼音原則的代替民國以來之注音符號)


漢語拼音系統後發先至,是先有文字和字音,即漢字和漢語,再由大陸的語言和語音專家,參照世界各主要拼音語言(請別拿蹩腳的英語拼音來論斷漢語拼音;這是許多台灣人的習慣,以美國觀點看世事,替美國人著想、擔心。聯網上就有人說:美國人看到 x、q等,怎辦? ~~美國人現在不是用得好好的嗎?看到 Deng Xiaoping鄧小平、Xi Jinping習近平...等,絕對不會傻眼。不僅如此,美國也已開始尊重比他們合理的中華文化裡,姓在前、名在後的習慣 [參閱 大陸明確規定拼音中文名須姓在前名在後]。連地方電台提到李娜,都稱 Li Na 而非 Na Li;這點比英國人可愛。,發展出來的,所以有很大的空間和自由度去發展出一套合乎邏輯、章法周全、幾近完美的注音拼音系統,特別是相對於其它的拼音文字。


1958年,大陸的政府接受了專業人士提出的漢語拼音方案,並付諸實施。1970年代中期,聯合國地理名詞委員會確認了漢語拼音是一套在語言學上健全的中文羅馬字母音譯系統,因而決定以漢語拼音作為拼寫中文的標準。其後於1982年,漢語拼音成為國際標準ISO 7098(中文羅馬字母拼寫法)(即使相對保守的美國國會圖書館,其背後是對華有成見、偏見、甚至敵意的國會,也從1998年年初起,花了三年時間和大筆經費改用漢語拼音,涉及幾百萬冊中文圖書。)當今在世界各國,包括美國在內,漢語拼音早已成為學習和使用漢語(中文)及輸入漢字的利器。


多半因著缺乏宏觀視野、政治因素、意識形態和前述國民黨所教養出的本位主義習性,台灣現在仍堅持注音符號為學習漢字的工具而不與國際接軌,更何論漢語拼音的優越性。還有甚者,為了台獨的意識形態,民進黨和獨派還在那兒,自己搞自己的一種用不通的“通用拼音”,不讓漢語拼音入腦、入戶。我只有四個字送給他們,『莫名其妙』!(我只敲了“m m q m”四個字母,漢語拼音輸入系統就把『莫名其妙』四個漢字呈現出來;請告訴我一個更便捷的漢字輸入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五四運動以來中國的文化界,追求的四大改革:


  1. 改文言文為白話文
  2. 改繁體字為簡體字
  3. 改注音為漢字拼音
  4. 改民國紀元為西元

1949年之後的十年內,大陸的政府先後達成了這四項改革(這其中,白話文運動一直是一個進行式。並且,它何止僅是始於五四;作為白話文運動的首倡者,胡適說過:“由初唐到晚唐,乃是一段逐漸白話化的歷史”。這裡稱“達成”,只是為行文方便。)。(改繁為簡這一項還差點成為蔣公的歷史功績;這可以另外寫一篇記述。事實上,就後三項,國民黨政府都多少曾嘗試,可惜就如上述,執行力和魄力不夠的國民黨,瞻前顧後、父子騎驢;等中共做了,卻都成了反共的材料。)(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在回應欄 32樓的回覆裡,解釋了如何利用“漢語拼音輸入法”搭配白話文中多量的複音詞,使中文輸入的速度超過英文輸入,並且是以倍數計。我不相信其它漢字輸入法,包括注音符號輸入法,能做得到,not even close。)


四項改革在過去半個多世紀,已成為了建立中華民族的完整輕重工業體系和全面科技發展之明顯的助力。使大陸擁有完整的軍工業及輕重工業四大全球衛星導航定位系統之一,繼而成為太空大國全球第一製造業大國。換言之,四項改革為中華民族的復興立下功勞、作出了歷史性的貢獻,而且正在不可被阻擋的持續邁進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曲目編選 ~ reaizuguo*
【音樂簡介】
梁弘志創作的《與李白對飲(李白與迴響)》,由劉文正原唱。英年早逝的梁弘志(1957-2004,下圖)是大家熟悉的,也是我喜愛、景仰和懷念的大師級音樂人。 膾炙人口的《恰似你的溫柔》(梁弘志的處女作)、《讀你》、
《但願人長久(作曲)》、《驛動的心》、《請跟我來》、《錯誤的別離》、《跟我說愛我》、《抉擇》、...等傑作都是梁弘志“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