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izuguo*😻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azhg/119356815
列印日期:2020/12/05
別了,金庸 • ♪《忍別離》
2018/11/11 03:16:14


     沒有魯迅,沒有雨果
對金庸,是幸運;
                     但對中國,卻是尷尬。


     
                              
【音樂欣賞】 《忍別離》
                         

                                      查选曲目,请点击左上角                       [安装 uBlock ,可免除广告的干扰]
                               忍別離》是電視劇《琅琊榜》的插曲,劉濤所原唱的《紅顏舊》的別名。

                                由趙佳霖作曲,袁亮所填詞;崔子格演唱的就稱為
《忍別離》
                                曲目裡還有二胡/古箏演奏,而鋼琴演奏有三個版本,分別是張穆庭、趙海洋、...演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時事評論
                           
別了,金庸
                                 取材自
金庸見證了一個時代的精神空虚 郭松民發表於2018.10.31



    這一篇是從整個民族的立場和高度來看金庸的過世;對一些人來說,這或許太沉重,或者太另類,但它卻具深度而多有啟示,值得思悟。


1)“武俠小說泰斗”金庸去世了,他獲得了鋪天蓋地的悼念。


  • 金庸的影響力是配得上如此規模的悼念的,“凡是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讀者”,他為整整一代人提供了精神食糧。
  • 1885年,法國浪漫主義、批判現實主義作家雨果逝世,法國人民給予他國葬榮典。雨果的《巴黎聖母院》、《九三年》、《悲慘世界》等偉大作品,至今仍然是法蘭西人文精神的象徵,是法蘭西的驕傲!
  • 1936年,魯迅去世,他的靈柩上覆蓋著一面旗幟,上面寫著“民族魂”三個大字。魯迅也是配得上這份榮耀的,正如毛澤東所指出的那樣:『魯迅的方向,就是中華民族新文化的方向。 而歷史已經證明,沒有新文化,就沒有中華民族的浴火重生

2)在沒有魯迅、沒有雨果的時代,金庸佔據了他們的位置。


  • 這對金庸來說,是一種幸運,但對中國來說,卻是一種尷尬。
  • 金庸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開始在香港的媒體上連載武俠小說,1972年就宣布封筆,退出俠壇。當時他的影響主要局限在港台、東南亞的華人聚集區等。
  • 八十年代之後,金庸的作品開始在內地流傳,九十年代趨於極盛,一度到了無人不談金庸、不談金庸即意味著文化上的落伍者的地步。

3)金庸的極盛,的確和時代大背景有關。


  • 從那個時候開始,二十世紀漫長的中國革命以及與中國革命相伴而行的革命文化,終於開始退潮了。理想主義的宏偉藍圖、革命浪漫主義、革命英雄主義的文學與文化,以"斷崖"的方式急劇退出【這個"斷崖",人為操作,斧鑿斑斑。很遺憾的,讓中華民族錯失了一個直達理想國境界的機會 --雷同於老祖宗所胸懷的大同世界理想。中國人的精神世界,出現了巨大空白。空白總是需要填補的,金庸的武俠小說,也就排闥直入。
  • 楊子榮、少劍波、洪常青們黯然離場,聚光燈也就轉向張三豐、郭靖、甚至葵花寶典。正是在這個意義上,金庸見證了一個時代的精神空虛

4)理想主義和英雄主義文學雖已退出,但已經塑造了幾代中國讀者的欣賞口味,金庸的武俠小說恰恰具備了這種口味。 打個比方,超市裡經常會售賣各種水果口味的口香糖。這些口香糖並不是水果,但卻具有水果的口味。 如果說革命英雄主義、浪漫主義的作品是水果的話,則武俠小說就是水果口味的口香糖


5)金庸的武俠小說大受歡迎,還和這樣兩個因素有關:


  • 精英主義的再度崛起 --武俠的妙處在於精英包打天下,無須發動群眾就可以除暴安良,匡扶正義。武俠只追求懲罰秩序中的壞人,從來不對秩序本身提出挑戰,所以武俠歷來都是"捕快"的補充,也是秩序的一部分。在西方文化中,劫富濟貧的羅賓漢、俠盜佐羅,也都是主流文化的一部分。 武俠滿足了精英的自我想像,也給了精英安全感,精英也樂得給武俠小說相應的地位。金庸的武俠小說,其實連劫富濟貧的羅賓漢色彩也很淡更多的不過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俠客之間的恩怨情仇罷了
  • 與金庸的武俠小說大規模進入內地同步,內地經歷了一個從"單位社會"(或者叫"共同體社會")向原子化社會轉型的過程,期間伴隨的孤獨感、被拋棄感、無依無靠感是一種刻骨銘心的"深刻焦慮" 武俠小說撫慰、緩解了這種"深刻焦慮",至少你還可以幻想。盡管你在現實中舉步維艱、處處碰壁,但可以在想象中縱橫四海、快意恩仇。不是嗎? "武俠小說是成年人的童話",而成年人居然還需要童話,可見現實是多麽嚴峻、甚或嚴酷了。

6)金庸已逝,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
金大俠一路走好! 你給失落仿徨中的一代人帶來了安慰,也給他們帶來了快樂!
這就夠了;別了,金庸!


中華民族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今後這個民族需要的是魯迅,也需要雨果!


【延伸閱讀】也说金庸     金庸的那点龌龊事儿---写给所有被查良镛欺骗的人    
           
金庸与陈毅曾经的争论:要裤子,还是要核子    金庸先生欠陈毅元帅一个道歉    
           
金庸走了,江湖还在    
怎样看金庸? --谈金庸小说对革命文化的消解作用   
           
以前读不懂鲁迅,现在却看得泪流      


Related image                                               中華民族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建议在旧版阅读本格文章                                                今後的是魯迅,是雨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