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泠水鄉‧無夢是夢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annie869/2214226
列印日期:2020/04/05
孩子,你讓我說什麼好?
2008/09/13 08:47:14
  小光是個即將滿十一歲的男孩,父母都是高知份子,有個在外地讀大學的哥哥。四年前,小光被媽媽領來上中文課,瘦瘦小小的個兒,鼻子上架副很文雅的眼鏡。

  因為是新生,而且年紀也小,我們允許媽媽陪在旁邊上課;幾次陪讀之後,小光媽媽看孩子表現不錯,和同學也能和氣相處,便決定不再陪讀。而也就在媽媽的車子剛剛開離停車場,小光立馬變成一個小討厭,一會兒把餅乾灑得到處是,一會兒大聲擾亂教室秩序,一會兒又拉女孩子的頭髮;老師和還在教室的家長,眼睜睜看到小光的精彩變身,有的家長已經開始搖頭。此後,只要媽媽不在,小光立刻投身製造麻煩;媽媽一出現,小光就乖的像隻貓。

  一年匆忙結束,期末的結業餐會上,老師隱約和小光媽媽提及孩子的兩面行為;怪的很,小光媽媽竟然表示很多人都這麼說,她也不知道怎麼辦,兒子在家總是很乖。老師不好多管什麼,只好說起小光升級的事情,新老師比較嚴格,要讓兒子有點心理準備。

  暑假過後,小光依然兩面做人。同時升班的舊同學本就對他敬而遠之,新同學成為小光招惹對象,惹事的技巧野生極了;或拿筆畫別人的書,或把餅乾屑灑到人家的頭髮和衣服上,林林總總的鬧了不到一個月,所有小朋友都學會與他保持距離。外人猛然一看,小光還真的很可憐;每逢下課時間,小朋友聚成一堆堆的玩,隨便小科往哪堆走去,潑辣的孩子會開口趕他,溫和的孩子就乾脆散了。

  老師們剛開始搞不明白,一般的小討厭,多半只是大人的小討厭,平輩之間則是大受歡迎。小光怎麼能惹得兩邊討厭?甚至小朋友更加討厭他。

  有次下課時分,小光不知又招了幾個女孩什麼,竟讓五個女孩同時吼他滾開(Get out!)。一個男老師看小光實在可憐,便主動陪他玩球,僅僅五分鐘,陪他玩的老師和旁邊看的老師家長們,都深刻體會到小朋友們的感受。「這小孩真是……真是……」一個家長小聲的真是真是大半天,估計想罵TMD吧!

  兩個人玩球,老師明明站在他左邊,小光偏偏把球往右邊丟;老師接不著球,他大笑就算了,還一邊拍手大叫,「你好笨啊!怎麼這麼笨啊……」其他人看不下去,跟小光說得往老師那邊丟,他竟然說,「我想怎麼丟就怎麼丟!」

  「為什麼呢?」說話的人已經笑不太出來了。

  「這是我的遊戲,我想怎麼玩就怎麼玩,你真是笨啊!」

  到底誰笨?!

  三年又過去了,時間繼續惡化小光的行為問題;他已經不僅僅是個小討厭,而是到了讓人避之惟恐不及的顧人怨。而小光媽媽對兒子的行為,完全知道卻一籌莫展。大家此時又發現另一個怪現象,就是小光老師如何對小光這麼有耐心?素來被學生稱為辣妹的老師,因為人長的漂亮又時髦,教學又嚴格的像辣椒,所以有此雅號。三年了,辣妹老師很少抱怨,在小光媽媽面前,還為小光隱惡揚善。

  怎麼回事呢?一場鼻涕事件,大家算是找到半個解答。

  鼻涕事件,可是難得一見的搗蛋招數。像往常上課一般,辣妹讓學生做課堂練習,除了小光還在夢遊之外,其他人都埋頭作練習。突然一個男孩站起來,臉上驚慌的像女孩看到一群蟑螂,指著不知何時坐到他旁邊的小光,「老師,他(小光)把黃色的鼻涕……那個放在我的書包……這邊……」

  辣妹走過去一看,差點暈倒!那活生生的鼻涕啊!回頭想制止小光,他已經又從鼻子裡掏出一團變形蟲,從從容容的抹在桌子上……課堂有些騷動,立刻被辣妹制止;接著她安靜的把桌子擦乾淨,該幹什麼還幹什麼。

  小光很鬼,一下課就把站在門口的媽媽拉往停車場,還撒嬌說肚子餓了。問題是要比辣還是辣妹比較辣,倚門一個迷人的微笑把小光媽媽留下,輕描淡寫的敘述了鼻涕事件,最後加了句話,「你好好跟小光說,不要用罵的。他想交朋友,卻完全不知道怎麼和人交往,用這樣方式惹人注意,其他小朋友怎麼看呢!」

  不過,話說了也白說,小光媽媽先要求小光道歉,又掏錢給男孩的母親,再三鞠躬表示歉意,然後豎著頭髮把小光拽上車。辣妹沉默的歎氣,轉過身去認真擦黑板。

  煙塵消失了,大家把眼光集中在辣妹身上,她還在擦黑板。「小光很可憐!我們這些孩子,每天的正經事情就是玩,讓他們安靜讀點書,三十分鐘算是極限了。可小光不是,每天只有二十分鐘的娛樂時間,其他時間要練鋼琴、拉小提琴、做數學、讀科學書籍,小說不算哦。他現在十歲,會做簡單的三角函數運算,知道哈雷彗星的運轉軌道,可是他不知道哈利波特是什麼,分不清蜘蛛人、超人、蝙蝠俠,連米老鼠有女朋友都不知道。你們說,我還忍心要他做什麼嗎?」

  原來小光媽媽和辣妹老師早就認識,兩家人私下有些來往,小光媽媽常找辣妹討論孩子教育問題。辣妹曾經勸小光媽媽,給孩子多一點娛樂時間,多看點卡通片也好,可人家沒聽進去。

  上個學期初,在小光父母的強力要求下,學校讓小光參加天才評測;兩個月後,評測成績寄到,邏輯思考和解決問題兩項成績掛零,其他成績也平平,毫無天才跡象。而此時此刻的小光,因為長期的行為乖張,學校發信要求父母帶小光看醫生;偏偏也是這個時候,小光的爸爸鬧外遇,婚姻危機之下,誰有空管小光呢!

  那難道任憑小光自生自滅嗎?但他畢竟還有爹娘,外人怎麼管呢?

  今秋中文學校開學第一天,小光背著書包出現了,他隨便找個位子坐。緊鄰的兩個小孩立刻站起來收拾東西,手腳利索的換了位子,還有幾個家長上來給自己孩子找新座位。小光好像也無所謂,夢遊到幾個在玩PSP的男孩堆裡,他湊上去看,不久聽得小光又在顧人怨,「這個遊戲真笨,笨蛋才玩這麼笨的遊戲。」

  唉!說什麼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