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音.符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allyu/127798126
列印日期:2021/03/02
小說.豬頭就是你 !27
2020/09/01 15:33:19

Chapter 27


看了馮芝芝簡訊趕來,朱利安仍有點恍惚。雨虹起來見不到他,會不會亂想?她最近有點不安,想來是他們未定的關係。


「你對那塊地的想法是什麼?」


突如其來,朱利安微微擰了一下眉,但在情緒更深之前舒展。馮芝芝遞了咖啡,並無催促。


「那是我們兄弟重生的地方。」朱利安緩緩啜了口咖啡,一會又說「一個可以讓我們再愛人的地方。以我們目前的積蓄,去美國重新開始不是問題。原本這計畫也包括我母親,可惜~變化總趕不上計劃。」


馮芝芝眉一歛,眼神突然有些迷濛,神情有點感傷。


不知她怎麼了,有點怪。朱利安看著她。


「美國的地~」他想了一會「那時您跟我說的那些話,我以為是障眼法,以為您想和我搶土地。事實上,我清楚地主不會轉賣其他人,他很清楚我們兄弟的事,無論如何~」


「我的意思是,有錢能使鬼推磨。」讀出他眼裡的疑問,她又說「你以為永遠不會變的事很可能一夕改變。」


「美國的地~有變化?」他不敢相信。


「若是有呢?」


「代價是什麼?」


「世界這麼大,為何非在那裡重生不可?」


朱利安轉身面對窗外,早上的陽光正好,他閉上眼,低低地說「那裡是我們幻想中的樂園。我母親以前常講故事給我們聽,那裡很像故事裡的場景~您從沒有過對某個地方很熟悉的感覺嗎?明明第一次去卻覺得曾看過甚至住過那裡?」


馮芝芝淡淡一笑,玩味他的話。


「究竟發生什麼事?地主並未和我聯繫~」


「你聽過聶勛嗎?程氏集團的總裁?」


「略有耳聞,但不是很清楚。是他想要英國那塊地?」


「我有消息他透過第三者在打聽,若程氏也加入競逐,你以為的穩定都可能不再穩定。」


「該怎麼做?」


仿佛就是在期待他這句話似的,馮芝芝眼睛一亮。


「你能完成我所有要求或是放棄最珍愛的?」


兩人眼神對上,認真看得彼此。


「我需要放棄什麼?」


「你在乎的是這個?」她有點訝異「我以為放棄是你的長項。」


放棄曾經是他最明確的立場,可那時他生無可戀,但現在~


「如果你要那塊地,就不能是現在這種身份。」


「我不懂。地主一直知道我的苦衷。」


「沒有人是聖人,承諾從來贏不了金錢。」她說:「程氏想要的東西肯定是集合全家族之力完成,可說從沒失敗過,現在你的希望只能寄託在我這邊。」


「我很樂意放棄我的母親,放棄我所有感情,成為完全空白的人。」認真思索一會,他苦笑。


「若要你~」馮芝芝定定盯著他,盯的他莫名其妙。


「我既割捨所有,就會全力以赴,不會找藉口。那塊地是我們兄弟的第二人生。」


「割捨真的可以如此簡單?」她微微呆住,想起秉允和何颺的對話。


「看您想要的是什麼。」


又一會,馮芝芝有所領會的一笑「你服務過男性嗎?」


「是有過幾次經驗。」他倒不怎麼驚訝「對象是誰?」


一時間,馮芝芝炫惑於朱利安的波瀾不驚,又很快轉為佩服。


「是我兒子。」她靜靜看著朱利安「最近我才發現他是同性戀,可是究竟是真是假,我看不出來,但現在我無法以他為優先,因為~情況很複雜,所以拜託你去他身邊,幫我觀察確認。」


「如果他真的是呢?」


「如此,我也會接受。」她說「你需要多久處理所有的『放棄』?」


「三天。」他回「我弟必須要跟著我,這是我唯一的條件。」


「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