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盈貴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akueisu/1479397
列印日期:2021/02/26
分 享
2007/12/24 08:45:55

特偵組在致高院書狀中,正式認定謝長廷、徐政朝與蕭玲慧為「共同賣官收賄的共犯」。

痛苦的年代,人們最需要的是分享──生命的喜悅與共同的希望。

2007.12.19.

南韓新任總統李明博,在當選後把他所有的財產約新台幣十二億多,全部捐出來,只留一棟居住的房子。

誠如費爾巴哈(Feuerbach)所說:

人們必須問執政者三個問題:

愛、智慧與公正。

人與人之間的愛,莫過於願意分享。

最大的智慧,莫大於讀書,而社會的進步則植基於公義。

把這三件事放在扁身上。

論扁,其實比品三國容易得多。

他之所以成為美商心中的病態領導,問題不在於他壞,而在於他的無知。

他的無知,不是因為愚蠢。

而是因為不學無術。

因此當世界都注意到為什麼台灣,這幾年下滑得這麼快,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時?

有識之士會理解:

最大的問題,是他!因為他根本不覺得台灣有什麼問題。

他可嘆的絕非是一句英語也不會講,而是可悲的人文素養以及被遺忘的美好人性。

美好的人性始終來自能夠與人分享的心念。

當政者如果能夠與人民分享,那個國家很難不好。

根本也不需要如同古人所講的「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那麼清高。

像杜拜,我二十餘年前經過時,還是一片荒漠,幾乎什麼都沒有,夏天熱騰騰的把人悶到不行。

才不過十幾年,只有三十多萬人口的王國,竟然成了舉世驚為天人的典範。

當權者如果以天下蒼生為芻狗,國政必然腐敗到無法收拾的地步,成為外商口中的病態領導。

十年前,亞洲金融風暴,南韓整個國家幾乎破產,那時,台灣遙遙領先;十年後,南韓把台灣遠遠拋在後頭。不是局勢不好,也不是人民不努力,而是誰執政。

當政者好與不好,正常與病態的關鍵何在?

不外心念──每個執政者都是影武士,他的用人代表的就是心念。

讀書可以助人內省,淨化心念,這是扁所沒有的,也是其與以前幾位領導人最大的不同。

好書可以讓人在石頭堆中撿到鑽石。

在汲汲營營中,保持一種恬淡。

在惴惴不安中存在另一種無畏。

在迷失裡,保有本性的率真。

即便深陷在泥沼中,也可藉此怡然仰望天空的星辰。

讀書有機會親炙前人。

分享智慧經驗,了解歷代的興亡之道。

最近逛書店,都有一種美好的感覺──

回想成長的年代,最常去的地方是圖書館,最常的休閒娛樂是逛書店,就那樣站著看,一本本新書,在時光流連中,一頁頁的消逝,站到腿酸腳麻,遭人白眼。

現在幸福多了,尤其在台北。

台北的書店是不夜城,書店是台北最值得驕傲的地方。

可以一個人呆坐在角落,舒舒服服的翻閱,也不會讓人不高興。

說到用人,可以謝長廷六年多在高雄,作為警惕的對象─他所任用的首長涉貪的總數超過同期,台灣其他二十四個縣市政府首長涉貪的全部總和──

人民呢?

根據2006.9月衛生署「自殺防治中心報導」──謝氏治理高雄最後三年,高雄市的自殺率都是全國第一名,死亡人數,足足是以前的三倍。

2007.08.28.特偵組向高分院要求羈押謝氏的白手套徐政朝、與謝氏的帳房蕭玲慧時,明確在書狀中指出,徐政朝、蕭玲慧與謝長廷為「共同賣官收賄的共犯」。

有人疑惑,特偵組既然都已在致高分院的公文書上正式挑明,那麼為什麼不甘脆自己起訴?

就像特偵組起訴副總統呂秀蓮,執政黨主席游錫堃那樣?

大老長嘆一口氣,說:

「特偵組裡頭的成員絕大多數是可敬的…」。

「問題是帶頭的,對玉皇宮案及政治獻金案,這兩份偵結起訴書堅持不蓋章,起訴書根本就出不去…」。

但總是要盡責任!

聖.奧古斯汀(St.Augustine)

即使是強盜在分配贓物,也要講究公平。

一個社會組織,如果沒有公平,不能叫政府,而是強盜窩。

貫穿舊約的主軸,奠定了西方文明的根基,也是後來所有法律制度的核心價值──公義。

人們是公義的奴僕,不是權力的寵妾──因為權力縱使翻雲覆雨,也如暗香飄影,過眼雲煙。

每個人應該思考如何以有生之年,為當代及下一代營造更美好的環境,讓人們可以安身立命。

誠如康德所言,那是理性追求的目標,也是人的道德義務。

對我而言,那是信仰──相信你所看不見的,但是結果總可以遇見。

知識分享,不全然是書。

孔子說:「獨學而無友,則孤陋而寡聞」。

良師益友,三五知己,也是人生樂事。

今年的勞工局特別忙,電話、公文、計劃執行都創新高。

市政研考依公文收文量,區分為甲、乙、丙、丁四類機關。

所謂甲類機關指的是每月平均3500件以上的一級機關:

勞工局今年每月則是這個標準的好幾倍,第一季甲類機關逾期公文績效評比,勞工局第十二名,之後連續第一名,同仁的辛苦與努力看得見。

最讓人欣慰的是,由於政策規劃執行及活動,分佈在各單位及各附屬機構,如非承辦人,很難從中得到增長的機會。

四科研考同仁,於是以讀書會的方式,讓承辦人主講過程的酸甜苦辣,在悲智交集中,分享心得。

2007.12.24.

在勞工局整整滿一年,我完全可以感受到:

這是一個好團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