瑧影玲心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ada52792/230527
列印日期:2020/11/28
【星月引情系列】簡單的幸福
2006/04/07 15:01:54

幸福……真的可以很簡單。

 

在兩人心意相通之後,他是如此所感。

 

~^^~~^^~~^^~~^^~~^^~~^^~~^^~~^^~~^^~~^^~

 

柔和的晨曦中,似雪的身影一如往昔的於竹林中舞動著手中之劍,突然加入的白色身影並沒有擾亂到他的晨練,反而像是一體般的和諧,同調的身形,在微暖的晨間舞動著。

 

瞬間停止的身影,有著綿長情意流動著,走至一旁拿著為皦所準備的外衣披上,風之痕眼中有著不易看漏的關懷,「風大,進屋吧。」

 

 「嗯。」眼中有著顯見的幸福,皦微笑的回應著。

 

 如此簡單的關懷,便是幸福。

 

 ~^^~~^^~~^^~~^^~~^^~~^^~~^^~~^^~~^^~~^^~

 

 今日是兩人預定要出門的日子,用過早膳,時刻約為辰時,收拾了簡單的行囊,兩人隨即已準備出門。

 

 此行的目的,是已探望皦久未見的親友為名,實際預定是遊歷為實,為兩人所久未有太大改變的生活增添點變化。

 

 由於當初在皦離開後,幾乎斷了與闇蹤的連繫(某狼亂入:基本上和正規劇情無關聮,此文裡的闇蹤當時是安全的在妖刀界裡),直到兩人一同生活後,才又有了連絡,四年來,先後探訪了三次,距今最近一次已是一年前,所以才又決定成行。

 

 離開生活許久的竹林小屋,風之痕和皦難得悠閒的於廣大的中原行走,遠離武林紛亂已久,對於無時不亂的武林世界,兩人抱持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態度而行走其中。

 

 一路欣賞著往昔不會注意到的中原風光,緩步行走著的兩人,雖僅有少數交談,但不用言喻的幸福情感充斥於兩人之間。

 

 午時,兩人於一處湖畔短暫休息,皦將布沾了些水,為風之痕輕拭去一路的些許塵埃,處理著兩人午膳的風之痕,嘴角有著淡淡笑意的讓皦服務著,也順手撥開皦險些被火所灼的細柔雪絲,換得皦的幸福微笑。

 

 簡單如此的為對方著想,即是幸福。

 

 ~^^~~^^~~^^~~^^~~^^~~^^~~^^~~^^~~^^~~^^~

 

 時近酉時,行經一熱鬧小鎮,兩人於是決定今晚就在此留宿,進了客棧,訂下了一房,隨即入房歇息。

 

 「風,這樣好嗎?」對於方才訂房之時,風之痕沒有絲毫遲疑的開口說出一房,皦當時即是有著些許的訝異,等進了房,才開口問著。

 

 「在意?」倒著茶水喝著,風之痕並不訝異皦如此一問。

 

 「別人的想法如何,對我而言並不重要,與你一起我無所懼。」他所擔心的,是風之痕之名聲受到世人所溽……

 

 「你懂我就如同我懂你。」簡單一句的回應,風之痕當然明瞭皦所顧慮,一句相知,表明他亦同的心思,除了皦,其他人的想法,他亦不放在心上。

 

 「風,愛上你,我很幸福。」風之痕的話語讓他明白,只要相信眼前他所深愛的男子便行。

 

 聽到皦的感性之語,風之痕微泛笑意的在皦的唇上印下一吻,說出已不再吝於出口的真心話語,「我亦同。」

 

 如此不變的深情,就是幸福的泉源。

 

 ~^^~~^^~~^^~~^^~~^^~~^^~~^^~~^^~~^^~~^^~

 

 另外,稍晚之時,小二送來晚餐之情況是如此……

 

 置好了晚餐,小二看向風之痕道著,「客棺,半個時辰後我們會來收拾,你與夫人請慢用。」沒多打擾的小二說完便退出房。

 

 小二離開後,只見皦似顯疑惑的看向風之痕,以著有點小聲的音量開口問著,「……夫人?」不可能指風,那麼是……指他嗎?

 

 帶著微微失笑的笑意,風之痕並沒有回答的帶開話題,「吃吧。」他的皦呵,還真是不清楚自己的容貌,有多容易被認為是女扮男裝,如果跟他說明,想必他會訝異到不知如何是好吧…… 

 

「嗯。」看的出風之痕是要他別再想了,皦向來對這種話題就是不甚在意,應了聲,便依言用起了晚餐。

 

 所以說,適度的體貼,也是幸福生活中的要素之一啊……

 

 ~^^~~^^~~^^~~^^~~^^~~^^~~^^~~^^~~^^~~^^~

 

 由於許久未見,在闇蹤的要求下兩人停留了近半個月,其間還常見到因知道皦的到來而常出現的洛子商來串門子,這半個月,倒也熱鬧愉快的很。

 

 這段期間,常可見皦任由著闇蹤故意將他拉離風之痕的視線外的與他聊天,而也常在不久後就又加入了一名聊天者,洛子商加入後,就可見著常是由輕笑著的皦制止著怒氣沖沖的闇蹤做勢要追殺洛子商之舉。

 

 時光飛逝,已到了兩人預定離開的日子,不同以往的,是兩人決定告知隱居之地,不再像之前尚不安定時的不欲被打擾。

 

 「皇弟,這張地圖你收著,想來找我們時就先捎個訊。」皦在交予了闇蹤地圖之後,如此交待著。

 

 還未待闇蹤回覆,洛子商就先行開了口,「好,我也會去的。」

 

 「臭痞子,誰讓你去啦!滾開。」一掌推開站在他面前的洛子商,闇蹤眼中有著難掩的興奮,「皇兄,我會去找你的!」至於老頭……有沒有見著都沒關係! 

 

「歡迎。」帶著溫柔的笑意,皦是如此回應著。 

 

「走了。」走近皦之身旁,風之痕輕聲的在他耳際交待著,隨即,看向眼前兩人,他難得的說出令人料想未及之語,「你們……別來的太勤。」

 

 「風!」聽到風之痕此語,皦的臉上迅速染上紅潮。

 

 風之痕沒有回應,看著因方才他之語而略顯呆滯的兩人,風之痕僅是伸手溫柔的擁過皦,以著風之速度離開了妖刀界。

 

 不同於去時之路行為五天,兩人回到隱居小屋只用去了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 

 

可見,情人間的微小醋意,也是幸福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項調劑啊……

 

 ~^^~~^^~~^^~~^^~~^^~~^^~~^^~~^^~~^^~~^^~

 

 他們,就是如此幸福……

 

 生活,簡單,而幸福……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