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aranda 雜記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achou/5066827
列印日期:2020/10/27
兩個爛蘋果的問題 ● 選舉架構
2011/04/13 00:37:52

幾個令人深省的現象。


(照片取自網路)

『兩個爛蘋果』其實是引用臺灣媒體上的説詞。事實上,臺灣的立委選舉,參選者也不下十幾個黨,也並非一般所謂的『兩個爛蘋果』;但是,大家心知肚明,除了藍綠兩大黨之外,其他小黨及獨立參選人的力量實在有限,對整體政策發生不了作用。歐巴桑二十幾年沒有湊臺灣各大小選舉的熱鬧了,實在沒有資格説這兩個蘋果爛。不過,隨著臺灣媒體、網路,包括UDN的部落格,逐漸為2012的總統大選加溫,不時會看到有許多對選舉厭煩或者對政黨失去信心的中間選民在鬱悶的心情下,或用深惡痛覺,或用冷眼嘲諷,或用恨鐵不成鋼的口吻分析、批評藏在『兩個爛蘋果』核心的蟲兒們(即各選區的候選人也,包括全國選區的正、副總統候選人)。老實說,不僅了無新意,甚至可以說是隔靴搔癢!

這樣的戲碼自從解嚴之後,有越演越爛的趨勢;民主的機制已逐漸失去其代表性與公平性,選民的熱情逐年削減。大家有沒有想過:自從臺灣跨入總統直接民選的民主里程碑之後,這棵『民主之樹』在兩千三百萬人民的呵護之下,理當結出甜美的蘋果的,怎麼卻結出不少人口中的『兩個爛蘋果』呢?

也許,了解臺灣選舉歷史的前輩會説這與早期一黨獨大,拉攏地方勢力的選舉文化不無關係。歐巴桑也相信每個國家的選舉文化必然脫離不了整體國家人文發展與歷史的演進。但是,如果澳洲能夠從1901年立憲兩年之後,女性才有投票權,到聯邦大選的選票上有24個黨團、近1200名候選人,角逐約120個席位,到選民無論在世界哪一個角落,包括澳洲科學家常駐的南極大陸,都可以參與投票,歐巴桑相信臺灣的選舉制度絕對可以精心改良,而讓『民主之樹』結出累累香脆多汁的蘋果。


(照片取自網路)

有關『兩個爛蘋果』的論述,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是兩個?又為什麼爛?前面兩篇文章中(見引用文章)已經説明,歐巴桑在澳洲的投票次數比在臺灣多,正好又因為工作的關係對澳洲的聯邦、州和地方政府的選舉制度稍有了解,並且實際參與州政府與地方政府的選舉系統規劃與執行多年;再加上最近在工作上剛剛完成本州政府專案,深深覺得臺灣『兩個爛蘋果』的形成,雖然與選舉歷史有一點關係,與政治世家的世襲有一點關係,與選民接受政治世家的世襲有一點關係,與政黨的格調有一點關係,也與候選人的個性、血型、星座、生肖、、、有一點關係,但是仔細追究,實在是選舉制度的基礎架構問題。雖然臺灣的媒體、名嘴、選民對政黨、候選人苦口婆心、批評不休,但是只要選舉制度的基本架構不修正,恐怕永遠會只有兩個蘋果,而且是爛的!

○○○●●●○○○

雪梨漸入深秋,歐巴桑家後院沒有蘋果樹,倒是有兩棵柿子樹。今年夏天雨水豐沛,開柿子花時又風和日麗,所以今秋的柿子結得特別多、特別大、多汁又甜(分享如下),是搬來此宅八年以來果實最豐收的一年!


(柿子取自後院)

以歐巴桑家後院果樹的種植經驗,一棵果樹只結了兩個果子,多半是因為果樹開花的季節不是刮大風,就是下大雨,把剛剛長出的花苞都打落一地;歐巴桑曾經在刮完大風後,掃起成千上萬朵的柿子花苞,非常心疼,如果落下的花苞有一半能長成果子,該有多幸福啊?!至於果子『爛』,其實有很多原因,也許是有果蠅蟲害、也許是被夜間出沒的果子貍偷偷咬去了成熟的那一半,只剩另一半掛在樹上、也許是那年的雨水不夠、也許是土壤欠添有機肥料、、、,致使果子不能食用或者太澀、太酸,不合口味!

『兩個爛蘋果』的問題,不妨拉高角度,從整體架構上來探討。曾經,在臺灣的政論談話節目看到擁有政治學博士學位的政客們輕輕觸及臺灣選舉架構導致『兩個爛蘋果』的問題,但是他們都巧妙的避開深入討論。很顯然的,選舉架構的問題,在臺灣的政壇似乎是太大而必須避諱的議題。選民們如果不了解問題在哪裡,就很難形成要求改革體制的動力,『兩個爛蘋果』的現狀就難以突破,更不是靠幾位社會知名人士挺身而出發動『第三勢力』就能解決的。選舉的架構是否紮實、健康,足以支持民主制度所必要的代表性與公平性,其實是可以從幾個簡單的數學概念清楚的衡量,細節有空再聊!

每次,有華裔小朋友得了世界奧林匹克數學冠軍,不論這華裔是設籍哪一國,臺灣的媒體總不免要報導一下這令人驕傲的事,讓大家再次滿足『華人的數學就是好』的小小虛榮感。如果這數學小神童是臺灣的小朋友,那更是與有榮焉!但是,大家有沒有想過:臺灣有如此優秀的數學人才,長大之後,有沒有讓他們將數學才能發揮在影響眾人的社會制度的空間?

以前,考大學填志願時,甲組一定以公立大學電機系為第一志願。能考上的同學,真的是臺灣的菁英,相信現在也一樣。臺灣七〇、八〇年代的電子產業,到現在的三C產品晶片、DRAM、、、等等高科技產業,全靠這些電子新貴將臺灣打造成『王國』的美譽。但是,大家有沒有想過:這些臺灣最棒的頭腦,最終的戰場竟然是在為十元左右的成本價差而絞盡腦汁?

臺灣擁有全亞洲最自由的言論環境,政論節目從早餐播到宵夜;對於公共議題做民意調查,問100個選民,能有101個意見是常態。臺灣的人口數有兩千三百萬,與澳洲的兩千一百萬差不多;但是,大家有沒有想過:澳洲全國大選時,選票上有多達二十四個黨團,為什麼人口總數與澳洲相仿的臺灣,全國大選的選票上卻只剩下『兩個爛蘋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