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新聞天地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acewang3005/132302553
列印日期:2020/08/15
現代科學之父伽利略,為免遭基督教會荼毒被迫改文件
2020/03/31 20:55:33

現代科學之父伽利略,為免遭基督教會荼毒被迫改文件


愛因斯坦曾讚譽伽利略為「現代科學之父」,史蒂芬·霍金也認為,「自然科學的誕生要歸功於伽利略,伽利略對現代科學誕生的貢獻,比其他人都多」;伽利略更廣汎被譽為「現代觀測天文學之父」、「現代物理學之父」、「科學方法之父」





伽利略被迫放棄日心说誓言手迹


--------------------------------------------------------------


來源:Nature自然科研


  獨家新聞:最新發現的親筆信證實,天文學家伽利略曾在那封引發了科學史上最受詬病的鬥爭的信件上為了自身生命免遭受危險,只得撒了謊。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著名天文學家伽利略·伽利萊(Galileo Galilei)首次提出反對 “太陽繞著地球轉”的天主教教義的原始信件被發現藏於英國皇家學會圖書館一份標錯日期的目錄中。這封信的重見天日以及後續分析為公元1633年伽利略被判處異端罪的歷史事件披露了重要細節。信共有7頁,是伽利略在公元1613年12月21日寫給朋友的,信末署名“G。 G。”。迄今為止,這封信從最有力的角度證明了伽利略曾在與教會權威展開鬥爭之初,嘗試降低爭論會帶來的傷害,並設法用措辭較溫和的版本代替原版。




  這封信在當時有許多手抄副本,但有兩個不同版本同時存在,其中一版曾被送至羅馬的宗教裁判所,另一版則含有較少的煽動性語言。




  不過,由於原件曾被認為丟失了,專家們無法肯定被激怒的神職人員是否篡改過信件內容,以加強他們對伽利略異端罪行的指控(伽利略曾向友人抱怨過此事);又或者,伽利略曾親筆寫下了措辭強烈的版本,但最終決定緩和用詞。




  現在看來,伽利略的確重新修改過。最新發現的信件上有一些塗改和修正痕跡,而筆跡分析也顯示此信確為伽利略本人所寫。伽利略將這版措辭經過弱化的信件與友人分享,並稱其纔是原件,要求友人將信儘快送至梵蒂岡。




  據稱,這封信藏在英國皇家學會的時間至少有250年,但卻一再逃過了歷史學家的注意。今年8月2日,意大利貝加莫大學(University of Bergamo)的博士後科學史學家Salvatore Ricciardo造訪了英國皇家學會圖書館,他在瀏覽在線目錄時無意間發現了這封深藏已久的信。




  Ricciardo 說:“我當時想,‘我無法相信我竟然發現了所有伽利略學者都絕望地認為早已不存在的那封信’。更叫人不可思議的是,信不是在什麼不起眼的圖書館發現的,而是在皇家學會圖書館。”




  Ricciardo與他在貝加莫大學的導師Franco Giudice以及卡利亞里大學的科學史學家Michele Camerota共同在皇家學會期刊《備註和記錄》(Notes and Records)上發表了一篇文章,詳細描述信件內容及其意義。




  一些科學史學家拒絕在細讀這篇文章之前做出評論。不過,英國牛津大學的科學史學家、天文學史學會會長Allan Chapman表示,“它的價值非常大,為這段關鍵歷史提供了全新見解”。






  錯綜複雜的真相




  這封信是伽利略1613年寫給他在意大利比薩大學的數學家朋友 Benedetto Castelli的。伽利略在信中首次表明了他的觀點:科學研究應該掙脫神學教義的枷鎖(參見下方“伽利略大事記”)。




  伽利略當時住在佛羅倫薩,在他手寫的數千封信件中大多數是科學論文。幾封被認為最具有重要意義的信件經由不同讀者抄錄並廣為傳播。




  而他給Castelli的這封信卻掀起了一場風暴。




  這封信函的兩個現存版本中,一個保存在梵蒂岡祕密檔案館(Vatican Secret Archives),也就是1615年2月7日名叫Niccolò Lorini的多明我會修道士送至羅馬宗教裁判所的版本。Castelli隨後退還了伽利略1613年的這封信。




  1615年2月16日,伽利略又給位於羅馬的傳教士朋友Piero Dini寫了一封信,稱Lorini送給宗教裁判所的版本可能已遭人篡改。伽利略在給Dini的這封信中附上了一份措辭較為溫和的版本,稱其為原版,並囑託Dini把它轉交給梵蒂岡的神學家。




  伽利略在給Dini的信中指責他的敵人是“邪惡而無知的”,並說自己擔心宗教裁判所可能會被“這種以熱心和慈善作僞裝的騙子行徑”所欺騙。




伽利略對天體運行的觀點被視為異端邪說,導致其生命的最後九年都生活在軟禁中。伽利略對天體運行的觀點被視為異端邪說,導致其生命的最後九年都生活在軟禁中。


  伽利略給Dini的這封信目前共有十幾個手抄副本藏於各大博物館。而這兩個不同的版本常令學者感到困惑,他們不敢肯定哪一個纔是原版。




  Ricciardo所發現的帶簽名的版本中,塗改和修正的痕跡底下透露出的伽利略最初的用詞與Lorini遞交的版本一致。這些修改非常明顯。




  例如,伽利略提到《聖經》中的某些主張“按照字面含義理解是不成立的”。顯然,伽利略劃掉了“不成立”這個詞,並用“看起來與真理不一致”代替。另一段中,他將《聖經》“隱瞞”最基本教條的說法改為了不那麼激進的“遮掩”一詞。




  Giudice說,這些塗改說明伽利略曾試圖讓表達變得婉轉一些。為了確定這封信確實出自伽利略之手,三位研究者將其中的單詞與伽利略約在同一時間所寫的其他作品中的相似單詞進行了比較。




  時間軸:伽利略大事記




  公元1543年:波蘭天文學家哥白尼出版了著作《天體運行論》(On the Revolutions of the Heavenly Spheres),提出了行星圍繞太陽運轉的觀點。




  公元1600年:羅馬宗教裁判所判定多明我會修道士、數學家Giordano Bruno在多個方面犯下了傳播異端邪說罪(包括支持和傳播哥白尼的日心說模型)。布魯諾在火刑柱上被活活燒死。




  公元1610年:伽利略出版了著作《星際信使》(Sidereus nuncius),書中闡述了他用新發明的望遠鏡獲得的最新發現,這些發現為哥白尼的日心說模型提供了進一步證據。




  公元1613年:伽利略給友人Benedetto Castelli寫了一封信,信中駁斥了羅馬天主教會教義在天文學問題上的觀點。信件的手抄副本在當時廣為流傳。




  公元1615年:多明我會修道士Niccolò Lorini將信件副本遞交至羅馬的宗教裁判所。伽利略也請一位朋友將他稱之為原件的副本轉交至羅馬——這個版本的語氣比Lorini的婉轉一些。




  公元1616年:伽利略被警告稱必須放棄對哥白尼模型的支持。所有支持哥白尼模型的書籍全部遭禁。《天體運行論》被暫停發行以待整改,此舉旨在澄清書中所說不過是一種理論而已。




  公元1632年:伽利略出版了《關於兩大世界體系的對話》(Dialogue Concerning the Two Chief World Systems),書中羅列了支持和反對教會的托勒密地心說和哥白尼日心說的各種證據。宗教裁判所同年傳喚伽利略前往羅馬受審。




  公元1633年:伽利略被判為“狂熱的異教徒”,其著作也隨之被禁。伽利略先被判處徒刑,後改為軟禁,並在軟禁中度過了餘生的最後九年。




  偶然的發現




  今年夏天,Ricciardo在英國花了一個月的時間穿梭於各大圖書館,研究讀者在伽利略著作上留下的親筆評論。有一天,Ricciardo在皇家學會快要收工時,隨意瀏覽了在線目錄中與Castelli有關的內容,因為他剛完成了Castelli相關文稿的編輯工作。




  正在這時,一個條目映入他的眼簾。這是一封伽利略寫給Castelli的信。目錄顯示,這封信寫於1613年10月21日,可是當Castelli點開查閱時,他的心臟開始狂跳——這封信似乎有伽利略的親筆簽名:“G.G。”;信函的準確日期其實是1613年12月21日;且信中有多處塗改痕跡。Castelli立刻意識到這封信的重要性,隨即請求拍攝所有七頁內容。




  Giudice 說:“雖然聽起來不可思議,但幾個世紀以來,這封信一直無人問津,就好像透明的存在”。 他表示,日期錯誤可能是它一直被伽利略學者忽視的一個原因。這封信被列入1840年皇家學會目錄,但日期也被標錯成1618年12月21日。另一個原因可能是皇家學會並不是這類歷史文獻的默認去處——相比之下,類似文獻通常都藏於大英圖書館。




  現在,歷史學家想知道的是這封信是何時以及如何進入皇家學會圖書館的。歷史學家肯定信至少從十八世紀中期就藏於此處。一些久遠的目錄線索甚至顯示,信函早在一個世紀或更早以前就到了皇家學會圖書館。




  研究人員推測,信函之所以會出現在皇家學會圖書館,或源於當時皇家學會與佛羅倫薩實驗學院的緊密聯繫——佛羅倫薩實驗學院由伽利略的學生於1657年創立,但不到十年就運行不下去了。




  這幾位研究人員至今仍震驚於這一發現。Giudice說道, “伽利略寫給Castelli的這封信是最早一批掙脫教會束縛的科學自由宣言,也是我本人第一次見證意義如此重大的發現。”




伽利略被迫放棄日心说誓言手迹


伽利略在宗教裁判所宣布放弃日心说声明的手迹,寻找这篇声明的中文版未果,只能根据友人的德文译本翻译一下。看这声明以及这声明之前宗教裁判所的审讯记录和判决,只能感到当今吃教会饭的人依然为当年审判伽利略辩护是多么无耻。



【伽利略放弃日心说誓言手迹】


本人伽利略,佛罗伦萨已故温森齐奥•伽利莱(Vincenzio Galilei)之子,年七十岁,亲自出庭,跪于基督世界至尊至敬之主教与总裁决诸大人之前,手按大人们持在我眼前的圣福音发誓:神圣的普世 [注1] 及使徒教会所认为有效的和宣讲、教导的一切,我过去一直都信,现在在信,借着上帝的佑助,将来也信。但是,在我被圣裁判所依法要求抛弃太阳是世界的中心并静止不动而地球不是世界的中心并处于运动中的错误观点、被要求不得以任何方式在口头或书面坚持、维护和教授以上错误学说之后,在我被指明以上学说与圣经矛盾之后,我写作了并付诸出版了一本书 [注2],在其中正是讨论了这种被宣判了的学说,并且极有效地列举了有利于这个学说的理由,而没有提出任何解决的办法,因此圣裁判所认定我有异端的极大嫌疑,即,坚持并相信太阳是世界的中心并静止不动、而地球不是中心并处于运动中,


 


所以,为了从诸位大人及一切忠实的基督徒心目中消除这种不无道理地落到我头上的嫌疑,我诚心地、出于毫不虚假的信仰,抛弃、诅咒并憎恨以上谬误和邪说,并同样对待其他任何谬误、邪说和与圣教会对立的异端;我发誓,不论是口头还是书面,将来永远不再说或声称任何会引起对我相似的怀疑的东西;相反,如果遇到任何异端或有异端嫌疑的人,我将会向圣裁判所、裁判或我所在之地的主教告发他们。


 


本人同样发誓并宣誓,极尽严格地遵守并遵行圣裁判所已经或将加于我的悔过处罚,如果违反了这些誓言中的一条——愿上帝保佑我不犯——那么,我服从于圣教会规章及其他惩处如此恶徒的普遍的和特殊的规章所作出并宣布的所有惩罚。愿上帝佑助我,愿我亲手所按的、他的圣福音佑助我。


 


本人,即上述伽利略•伽利莱,已经誓言放弃(邪说),并发誓、宣誓,承诺如上。这篇宣布放弃的声明由我亲手签押并逐字宣读,特此证明为实。1633年6月22日即日于罗马弥涅耳瓦修院。


 


我,伽利略•伽利莱,已经如上宣布放弃,亲手(签押)。


 


---------------------------


注1:“普世教会”,即德文 Katholische Kirche 或英文 Catholic Church,通常译为“天主教会”,这里按希腊文καθολικός 的字面意思翻译:此词由 κατά ,“由……而来的”、“自上而下的”,和 ὅλος ,“全部的”,组成,意即“普遍的”、“自上而降于一切人或所有物的”、“普遍有效的”,简而言之,就是“普世的”。


 


注2:指《关于托勒密和哥白尼两大世界体系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