詮釋的心靈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abc840328/7849351
列印日期:2022/05/17
[1]公園十五分鐘
2013/06/30 14:11:30


  這是星期天,我獨自坐在附近不遠的公園長木椅上,木椅是十分老舊,坐起來晃盪不已,朽木不知是被蛀了多長一段光陰,嘎嘎聲此起彼落。


  


  我就這麼坐著,凝視來往行人。


 


  一位母親,牽著孩童小手,那孩子童言童語的向母親問東問西,「媽咪!那是什麼?」「那是大哥哥,你長大就能像他一樣喔!」我微微笑向孩童與他母親,他母親也不好意思的向我回意。


 


  一幅溫心畫面,我其實有些感動,看那孩子的純真,我卻有點害怕,好像害怕純真會消逝。


 


  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直到脫離我能看到的視線,悲傷死灰復燃,那該死的悲傷!


 


  童年,我其實沒有一個完美溫馨的童年,不是家庭因素。創傷是從國小被霸凌而來,我一直瞞著父母,直到國中才被他們發現。


 


  坐在長木椅上,往事不斷侵襲,多愁善感的醞釀著……


 


  「旺旺!」一隻嬌小的棕色毛狗,對我搖尾巴,它那圓圓的、剔透的雙眸,好像正安慰我似的,它長的真是無比可愛。突然對我吐了吐舌,那是在裝可愛逗我笑?還是嘲笑我的感性與脆弱呢?我不解的看著。


 


  「小毛!過來過來,不要打擾別人!」它主人從馬路的另一端招叫著。小毛狗迅速奔向主人的腳邊,隨主人遠去。


 


  公園瞬間又恢復了以往的寧靜。


 


  我又抬頭望著天空,是蔚藍色天空,偶然幾隻燕鳥衝入視線中,它們是剪不破這塊白藍混色薄紗的,我一直深信著,所以也沒放在心上。


 


  可突然冒出一隻喜鵲,這讓我注意了,牠盤旋於我頭頂上幾圈,接著俯衝降落在距我不到五公尺左右的石板路上。


 


  牠降落時還優雅的收起翅膀,黑色深邃的羽毛和托著滾白邊的尾,真是一位Gentle!一身西裝筆挺,走起路來有模有樣,我看了會心一笑。牠好像不怕我似的,近距離的在我眼前走秀,我盯著,好像是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說卻不知從何說起,在我腳前來回踱步。


 


  人鳥能溝通?我看別人還以為我神經病呢!


 


  牠先是回首望著我,與我雙眼對上了竟幾十秒,然後拍拍翅膀飛離我視線。


 


  什麼意思?


  反正應該也沒什麼意思吧!


 


  我拍拍褲上的灰塵,站起來伸伸懶腰,走離公園。


  這天我其實只待了十五分鐘,可是卻是像過了一小時,時間在這公園會凝結成膠狀,我將也如膠水般黏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