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的天空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a50138/6535075
列印日期:2021/03/07
風之幻歌I-第十一章-在維多利亞的行前會談
2012/06/11 00:20:41

各位~我回來啦掰掰(881、咕掰)


如修羅般的基本學力測驗終於結束了~~


然後請不要詢問任何有關成績的事,因為它很悲劇(淡定喝茶


順帶一提我們可愛的【風之幻歌】沒有意外的話,按照大綱,會從三部曲進化成七部曲(繼續喝茶


賞文愉快喔(笑




 


第十一章  在維多利亞的行前會談


如果說,嵐斯洛學院的建築風格像是中古歐洲的繁華市鎮,那麼維多利亞就是可愛的鄉村小鎮。


這就是我對維多利亞的第一眼印象。


 


我們現在正站在類似中庭的地方,和嵐斯洛的中央廣場很相似,只不過中央廣場是方形的,這裡則是由校舍包圍出一個圓形。圓形的周圍種著許多花草,地面是由白色石磚組成,圓形的中心點則是和學院裡那一個相去甚遠的普通噴水池,唯一的特點是水池的灑水孔擺在一尊動物的雕像下。


 


總而言之,這所學校看起來比嵐斯洛普通多了。


 


如果四周沒有那些「不是人」在到處走動的話。


 


「那麼請大家跟著我到食堂享用早餐,比賽事項會在那裡宣佈…怎麼了嗎?」林芸喊到一半,一個維多利亞的學生突然拍了拍她的肩,低聲和她講了幾句話。


「接下來的行程將由我負責,請大家跟我來。」那名學生和她說完話後,這麼大喊。


 


「慢著別走啊,小咲!」我和泠安正打算跟著隊伍走時,林芸叫住我們「校長要我帶你們去找她,順便跟你們的朋友會合。」


「校長找我們?」泠安和我面面相覷了一眼,隨後很快就想到,我們是紋章之力和開竅者組成的隊伍,維多利亞的校長要見面好像也不是太令人驚訝。


 


林芸帶著我們踏上長長的走廊,途中和我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主要還是在問我,怎麼這麼好運能跟紋章者搭上線。


接著穿越過幾棟校舍後,她在一扇巨大又雕刻細緻的木門前停下腳步。


 


「萊茵校長,我是林芸,我帶他們過來了。」她敲了敲門,在裡面傳出一聲「請進」之後,她向我們點點頭後,便離開了。


 


泠安推開了沉重的大門。


在門完全開啟之後,映入眼簾的,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窗。


以落地窗為中心,向房間兩邊展開的,是滿滿的書櫃和一些迷樣的器具、裝飾品,但整體來說是個非常美麗的書房。


而坐在落地窗前,隔著書桌對他們微笑的,正是維多利亞學院的校長萊茵。


 


「你們好啊。」萊茵校長有著一頭棕色中摻著金色的長髮,以及說不上是漂亮但卻非常有靈性的雙眼,暗色的瞳孔深處,隱約還看的見幾絲火燄般的光芒竄動著。她穿的是一套有點像祭司之類的服裝,有些複雜的裙襬和綴飾著晶石,這身美麗的衣服配上她的表情,讓人莫名地對她感到敬畏三分。


 


「萊茵校長,久仰了。」泠安相當有禮貌的欠了欠身,我也趕緊照做。


「別這麼客氣嘛。」萊茵點頭回應,視線在我身上停留了一會。


「請問您找我們有什麼事呢?」泠安用著敬語詢問。


「還是等人到齊了再談吧…他們差不多也該到了。」幾乎是在她語畢的同時,敲門聲響起「請快點進來吧。」


 


「打擾了,校長。」熟悉的嗓音傳來,我不由得稍稍睜圓了眼「我們帶訪客來了…呃,姐?」


耀風站在門口,有些驚訝的望著我,嗯,我承認我也很訝異會看到他。


 


他穿著維多利亞的制服,之前離開家時沒怎麼仔細看,我發覺他們的制服設計跟我們有點像,只不過是斜扣式的,他左胸上佩帶的則是學生證化為的銅色釦子。不過除了制服之外,他總喜歡加其他的配件,例如他頭上反戴的棒球帽,以及和這個世界超級不搭調的耳機。


 


除了耀風之外,走進門的,一共有三人。


 


一位是黑髮黑眼,在制服底下還穿著黑的顏色會穿透過襯衫的黑色上衣,表情看起來很緊張的少年。


 


另一位則是藍髮紫眼,還在頭髮側邊綁了一個很可愛的髮型,感覺上相當甜美的少女。


 


最後一位,就是消失多日的伊潔。


 


「別愣在門口啊,耀風,快把門關上吧。」萊茵校長催促道,耀風這才回神,轉身關上沉重的巨門。


 


「萊茵校長,您好。」伊潔也和泠安一樣有禮地行禮,似乎不怎麼意外能在校長室看見我們。


「你們嵐斯洛的學生可真有禮貌。你還是快過來,跟你的同伴們站在一塊吧,我好介紹介紹。」萊茵校長招了招手,伊潔聽話地跑到我們旁邊來站好「既然嵐斯洛這邊是客人,我們就先做個自我介紹…」她指向那個黑髮的男孩「這位是黑夜一族的默˙拉斐托利安,我們今年新收到的紋章之力。默所繼承的,是闇之紋章。」


 


在被自己的校長點名後,那位據說能力像開掛一般的繼承人之一的默,表情更加緊張了,還悄悄地縮到了耀風後面。


 


「至於其他兩位,則是默的隊友,雨族的希兒˙琳洛菲以及開竅者狄耀風。」希兒向我們露出很可愛的微笑,耀風只是點頭代過。


 


「咦咦!?他是小咲的弟弟嗎?」伊潔小聲的靠在我耳邊問。


「…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現在和耀風面對面的狀態有點尷尬。


 


「至於嵐斯洛學院這邊…你們要自己介紹嗎?」萊茵校長望向我們,她似乎是覺得,擅自幫我們介紹不太好意思,而非不知道我們是誰。


 


「我是泠安˙波希德,水之紋章的傳人。」泠安沒有回答對方,直接開口。


「我是伊潔˙艾拉多,光之紋章的傳人,請多指教喔~」伊潔熱情地朝他們揮手。


「嗯、狄咲風,開竅者。」我快速的結束我短到不行的自我介紹。


 


「好了,這樣大家都認識囉…啊!都忘了還有一位…」萊茵校長拍了下手,然後微微側過身,看了看自己的書桌底下,喚道「札魯、札魯?別睡了,你想見的人來囉!」


嗯?該不會是有人睡在那張桌子下吧?


但事實結果證明是我想太多…也許是想太少了?


 


我們睜大眼,看著從書桌底下緩緩爬出的…一頭巨狼。


 


沒錯,就是一頭真正的、會叫會呼吸、足足有半個成年人那麼高的巨狼!


牠全身的毛都是深紅色的,眼珠裡的不是瞳孔,卻是兩點熊熊燃燒著的烈火,雖然樣貌有點恐怖,卻能讓人感到一絲親切。


而牠龐大的身軀上,隱約可以看見兩道深深的舊傷。


 


牠用火瞳來回看著兩支隊伍,突然發出一聲狼嗥。


這時,校長桌上一顆類似水晶球的圓形水晶,傳出了有如音樂般悅耳的鳥叫聲。


 


「嘖…真討厭。」萊茵校長看了水晶球一眼後自言自語似的說「算了,該發生的事情終究還是要發生…」


這句話顯然並不是對著我們說的。


「好了,既然你們兩隊都互相認識完畢了,那就來吃點東西吧!你們都還沒吃到早餐呢。」她從自己的沉思中抽神,彈彈手指,一盤又一盤的佳餚便出現在同樣突然現行的桌子上。


餐點的內容幾乎都是我前所未見的,似乎是幻界當地的食物?


 


「開動呀,別這麼客氣嘛~」於是在萊茵校長半邀請半催促的激勵下,我們才拿起桌上的東西開始食用。


 


原本我還挺專注在品嘗食物味道的,畢竟是第一次見到,很新奇。但是在一段時間之後,我就完全食不知味了。


因為萊茵校長養的那頭巨狼,正用牠恐怖的眼睛瞪著我。


噢,更正,不是用瞪的,瞪人是用斜眼,牠這樣根本就是狠狠的凝視。


……終於轉開視線了,很好……咦?不過怎麼換成瞪耀風了?


難道又是人類這個身份惹的禍嗎?不然幹麻只瞪我們?


 


「札魯,別這樣。」牠的動作似乎被飼主給注意到了「你現在這樣看他們也沒用,那個人不在這裡,她也不會回來。」


雖然不知道萊茵校長的意思,總之札魯終於不繼續瞪了,讓我莫名地鬆了口氣。


 


「好了,我看大家也吃的差不多了吧?你們也該前往賽場了。」她拍拍手,整桌的食物和空盤再度消失不見「耀風、希兒、默,請你們帶嵐斯洛的朋友們去集合吧。」


 


於是我們就這樣離開了校長室。


臨走前,我回望了一眼,發現萊茵校長正帶著無比複雜的神情,摸過札魯的頭,輕聲說道:「事情,發生的太早了……」


她說這句話的聲音明明就不大,卻很奇妙地,清晰的傳到我耳中。


 


 


「為什麼小咲不和弟弟念同一所學校呢?」走在維多利亞的走廊上,伊潔好奇地問。


「我也不知道,入學通知就這樣寄過來,我們也只好照讀了。」我聳聳肩,老爸他只是普通人,就算要把我們轉到同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是國中部,姐是高中部,其實就算讀了同一所學校也沒什麼差別。」前方,耀風微微回過頭來說。


「至少能比較常見到面吧?」名為希兒的女孩說「學校是住校制,這樣你們除了放假之外都不能見到彼此耶?」


「頂多半年,還好。」耀風毫不在意的回道。


 


我跟他也是一樣的想法,半年見不到手足…其實真的還好。跟耀風比起來,我還比較擔心老爸,從我們收到入學通知到開學那天,他的樣子都很奇怪。不是心神不寧,再不然就是一個人皺著眉頭不曉得在想些什麼。想來我們從小到大都被老爸護的緊緊的,從來也沒離開過他身邊半步,這一住校可能真的會讓他過度替我們操心了。


 


 


「對了,我剛到的時候就很好奇了,這座雕像是什麼的雕像呢?是札魯嗎?」在穿越最初的那座廣場時,伊潔突然看著噴水池中的雕像問道。


 


那是一隻狼的雕像,樣子兇猛,紅寶石般的銳利雙眼彷彿能放出火焰。(也許那眼睛真的是紅寶石也不一定)


 


「不是,牠不是札魯喔。」希兒開口解說,我們也跟著停下了腳步「其實『牠』並不是真的狼,而是一位維多利亞的學長,傳說中的火焰開竅者炎之狂狼。」稍為清了下喉嚨,她開始說起了故事:「約莫二十多年前,札魯因為不明原因而發瘋、抓狂,大肆破壞學院、攻擊學生,唯一能制住牠的校長又剛好離校洽公,只能撤離學生,設下結界。這時那位學長不顧師長們的阻止衝進結界,以難以置信的力量壓制住札魯,甚至還吸收了牠一部份的力量來強化自己,最終將札魯制服。」


 


「之後那位學長成了傳奇,得到『炎之狂狼』這個稱號,學校因此立了這個雕像來紀念他偉大的功績。」耀風抬頭仰望著雕像補充「剛剛前輩們有看到札魯身上的兩道傷痕吧?那就是那時弄的。札魯是一頭炎狼,是傳說聖獸的一種,基本上能傷到他們甚至留下疤痕,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知道的真多。」我有點驚訝的看著耀風,他那個樣子和我完全不一樣,好像已經在這所學校念了很久,而不是才剛從另一個世界過來。


「沒什麼,只是常常聽到而已。『炎之狂狼』的傳奇幾乎是我們學校的招牌。」他用淡然的口氣說,接著移開看著雕像的視線,轉身。


 


「好了,再不走我們真的要遲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