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TTORO當家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TOTTORO/5929052
列印日期:2019/04/20
【外電】美國在台協會(AIT)對蔡英文只有讚譽有加
2011/12/14 05:38:10
AIT has nothing but praise for Tsai

【外電】美國在台協會(AIT)對蔡英文只有讚譽有加

Taipei Times
2011年12月12日
譚慎格(John Tkacik)

民主進步黨(民進黨)的總統候選人蔡英文是一個非常有才華的人。但是,你不用只聽我的話。這是在台北的美國外交官們私底下共同的意見,他們的工作是蒐集有關台灣政治的情報。

作為一個退休已久,曾經寫(讀)來自台北的美國外交電報的外交官,在閱讀來源卑鄙的維基解密所泄漏有關美國在台灣協會(AIT)的機密評估時,我承認自己是有罪惡感的樂趣。我們老派的外交人員對自己的寫作技巧感到非常自豪,而令我感到欣慰的是這個傳統在AIT仍然健在。

因此,儘管維基解密發布美國國務院(和AIT)之間的秘密報告的確是觸目驚心、非法的、和未經授權的,但它提供有影響力的有趣閱讀。此外,當維基解密的AIT電報讓許多在台灣的政治人物難為情的時候,蔡英文並不在其中。

評估蔡的政治生涯最早的維基解密電報,是從2006年1月開始,當她被任命為副行政院長。這些電報都非常的正面。

儘管受的是律師的教育,在台協會說蔡英文作為經貿政策的官員,「隨後在經濟上獲得了令人印象深刻的經驗」。

「蔡被認為是能力極強,而且非常有說服力」,所有跟她交手過的美國官員都可以證明這一點,「她是一個堅韌固執的談判人才。」,當時她已經在內閣擔任中國政策的部長(譯註︰陸委會)五年了,在台協會說,她將「比任何以往的副行政院長對兩岸問題有更多的影響力」。

為了向華府的官員們描述副行政院長,一份在台協會的電報說:「在制定和執行政策方面,蔡是一個精明的局內人」,以及「我們預料她將對議題有廣博的見識,也對政策有很清楚的立場」。

AIT的另一份分析是這樣概述她對中國的立場:「以其國際貿易法方面的背景,她一直強力支持台灣的堅持,也就是兩岸在有任何重要關係之前,中國必須顯示對台灣的尊重,無論是政治或經濟上。儘管如此,她也支持一些有限制的開放,包括小三通,允許台灣近海的島嶼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的直航。」

當蔡在2007年離開其副行政院長的職位時,在台協會也感嘆她的繼任者缺乏蔡的「廣泛的經濟背景」。然後,當她被選上為民進黨主席時,在台協會副處長王曉岷(Robert Wang)預言,「一個廉潔和有效率的專業人物,蔡英文肯定會擦亮民進黨的形象,而且極有可能提高其效能。」

在她結束民進黨主席職位的第一年,當時的在台協會主任楊甦棣(Steven Young),對她以「適當和謹慎的做法」很容易就克服那些讓民進黨偏激化的挑戰,以及她迅速改革黨的分裂派系和集中候選人的提名感到驚嘆。 Young說,她「傾向低調和務實」,但「她對自己的決定很堅定,並對她的手下要求嚴格。」 Young說,更值得注意而令人驚奇的是,她其實「對政治並不是太熱衷。」

在另一個訊息中,Young描述她是「深思熟慮以及強有力的管理」,並稱讚她「穩健和說話溫和的個性,以及她的學歷和專業資格。」Young補充說:「她低調的個性也可能解除競爭對手對她的戒備,這些人最好是不要低估她。」

在民進黨2009年12月的選舉勝出後,AIT檢視蔡英文在償還黨債務,以及對陳水扁前總統腐敗醜聞的「餘波管理」的成功。在台協會猜測蔡英文可能會是民進黨下屆的總統候選人,並告訴華府可以放心,因為她是一個「溫和的領導人,以彈性的觀點來處理中國議題。」

這是AIT怎麼聯結訊息而得到其分析的經過:「她的專業性和國際經驗 - 她能說一口流利的英語 - 仍然是民進黨黨主席明顯的選擇。她和外國政要會面時輕鬆自如,她認為台灣和日本以及跟美國的關係是至關重要。 [註:蔡今年到美國一次,日本則有兩次的拜訪。] 作為陸委會的主席,蔡協助推動務實的兩岸政策,並參與和中國的談判以改善經濟關係。在她最近的政策簡報會,蔡英文說,她打算建立一個民進黨的強大支持基礎,以更靈活的方式來面對中國。」

到去年2月之前,AIT的電報說蔡已經「進一步鞏固了她在黨內決策者的地位」和「蔡對競選的不懈贏得了大家的喝彩。」對於一個AIT在兩年前說是「對政治不是很熱衷」的女士,在台協會對她是刮目相看:「有關台灣最大城市地區的直轄市長選舉,蔡英文在推動通過她的提名的能力,反映了她現在對黨的領導不再受到質疑。」她了解她的黨系統性的弱點,而「她的成功已經平息了那些唱反調的人,並獲得了黨內長者的尊重。」

閱完所有這些電報後,我對AIT完全沒有不利於蔡英文的描述感到印象深刻。很顯然的她和其他人有很好的互動。有幾個 AIT的電報指出:「她有詼諧的幽默感。」在與 AIT官員面談的時候,她說她擔任民進黨黨主席的第一年跟「強制性的兵役一樣。」

相比之下,AIT電報在描述目現在競選連任的馬英九總統,卻有更多的矛盾。馬被描繪成「來自中國國民黨外省精英家庭」擁有「溫文爾雅」,「腐敗的鬥士」和一個有「適合上電視的、務實、乾淨政治家聲譽」的男性。然而,AIT的分析裡面也充滿一些「不論是國民黨內還是外界,都質疑他的決心和遠見,以及他的領導能力。」

2008年的總統選舉,AIT對他有嚴苛的觀察:「尤其是因為他缺乏基層的政治經驗,他對地方性政治磋商人士的冷淡態度,以及他軟弱的領導風格,他能夠以極大的差距贏得選舉是特別引人注目。」AIT也跟前國民黨主席連戰有相同的觀點,「因為馬英九是在一個完全國民黨的環境下成長並受教育,所以他是一個只認同中華民國,而不是台灣的「民族主義者」。」AIT有一份分析是這樣結論的:他是一個「工作狂」,「他不太有感情和枯燥乏味的個性是眾所周知的。」

2009年,在台協會說,馬「成了「宅男」總統,幾個他任命的關鍵官員被立法院否決,顯得他格外的無效率,儘管事實上他自己的政黨控制了四分之三的多數」,還有「即使他是總統,馬對國民黨機器缺乏穩固的控制。」

在另一起諷刺挖苦的恭維中,在台協會說,「經由少見不典型的勇氣,馬總統大力推進兩岸的協議,指望北京的合作,而且沒有遭遇政治上的困難。」即使AIT在描繪馬英九「馬對美國的支持表示感謝」,在台協會仍表示:「然而,當涉及到處理超出他的專長的問題時,馬似乎仍然猶豫不決和逃避風險。」

在2009年8月莫拉克颱風的悲劇之後,在台協會尖酸的指出,「現在,很多人會傾向於把他之前[和未來]的失誤,歸咎於他的無能而非經驗不足。」AIT又說「政治分析家認為,沒有人比中國領導人還更希望看到馬從颱風的醜聞中恢復,因為他們在這位總統身上找到一個渴望改善兩岸關係的合作夥伴。」去年的二月,AIT又表示馬需要「提高他的團隊的形象,因為他們嚴重缺乏溝通的技巧。」

當然,現任的總統會比一位挑戰者吸引更多的批評,即使在國外的外交報告中。但是,台北的美國官員和馬英九與蔡英文兩位都打交道幾十年了,而在這些官方報告中,他們之間的對比仍然是驚人的。

不同階層的美國官員已經觀察蔡英文20年了,首先她是貿易談判的代表,然後作為前總統李登輝的智囊。接著在陳水扁政府第一任期主管陸委會。蔡英文(和馬英九一樣有法學博士的學位)訪問華府頻繁,與美國的資深官員包括頂層的國務院和白宮官員直接會談。美國前副國務卿阿米塔奇(Richard Armitage),據報載就是一位特別頻繁的對話者。

當然我沒有資格替任何人發言,但在過去的這些年裡,我從他們那裡只聽過對蔡英文最熱情洋溢的讚美,包括她的溝通技巧、她的人際關係的溫暖特質、她的非凡才智,她「頑強」的談判風格、和她真誠不造作的可愛。經由維基解密的報告可以很明顯的看出,AIT對她的領導能力和她的政治遠見有高度的評價。

我在過去的十年間也密切追蹤蔡英文的生涯發展。剛好整整10年前,2001年12月13日,我在華盛頓DC為她舉行了Asian-hands午餐,並在之後有無數次的機會和她在公務和私人場合見面。我甚至在她九月訪問華府期間有機會與她簡短聊天,而且我可以證明,她在國會山莊和國務院會見的每個人心目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每一個人,除了那個匿名的白宮官員是可能的例外。他立即打電話給《金融時報》說,「她留給我們明顯的疑慮,對於她是否願意以及是否能夠繼續近年來該地區在兩岸關係上所享有的安定。」

顯然的,這位官員沒有閱讀過去10年來的AIT電報。而且,從他趕著向新聞界洩露他「明顯的疑慮」是如何的迅速來判斷,他在和蔡英文會面之前就已經計劃好他要洩漏的消息。這使人懷疑他的「疑慮」其實和蔡英文沒什麼關係,而是和北京有關。

總而言之,在過去的十年,我的看法仍然沒有改變:蔡英文是一個非常有才華的人,而且我也強烈的懷疑AIT的觀點有任何的變化。

譚慎格是一名退休的美國外交官員,他目前主持位於維吉尼亞州的《國際評估和戰略中心的未來亞洲計劃》(Future Asia Project at the International Assessment and Strategy 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