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璘璆 的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StoryTellerPJ/132368270
列印日期:2021/04/20
《金瓶麗人》 【第十二章】 扮瞽師安姬刺探西門府
2020/04/05 07:58:21


仇英漢宮春曉圖局部




【陰陽三煞半系列小說】《金瓶麗人》 


《前文提要》 


北京西山八付庵的住持八怪神尼,擅長陰陽術數,料事推算神奇準確。較早時,派了大弟子麻葉子前往西門府後花園藏春塢,去取回一本書。這一日則派了二弟子,安姬又往西門府,參加一個佛婆宣講寶卷的聚會。安姬不是去作客,而是化裝成瞽師,去唱曲助興。同時八怪要她執行的任務,卻是要她盯住在場一個腳最小,一個髮髻最高的人。


 


【第十二章】   扮瞽師安姬刺探西門府 


話休饒舌。不覺到二十五日。原來這一日竟是吳大妗子的生日,那西門府正房吳月娘一時興起要為她做生日,因此邀了不少親朋好友一齊來吃個素齋。月娘近一個月來因與那性喜拈花惹草的西門慶嘔氣,一心向佛,一有機會便請佛婆來講經唱佛曲兒,這一日自不例外,找了薛婆子來宣寶卷。


那潘姥姥、楊姑娘是必然在座的,還有喬親家娘子、花大舅等,而小相爺府中的金鳳,就是月娘的乾女兒,也是經常在被邀之列。


 


麻葉子的師妹安姬,這天一早便自西山八付庵趕下山來,進城往西門府參加盛宴,卻並不是應邀作客,而是扮成一名瞽師,化名──申三姐,也就是申二姐的妹妹,到西門府,為出席的貴賓唱曲娛樂解悶。


事實上安姬扮申三姐唱曲乃是由她師父八怪神尼一手安排的。提起她的這位師父,安姬可真是搞不懂師父那來的這些神通!當然師父的武功之高和脾氣的古怪,在武林中是人人聞名色變!這當然安姬本身覺得與有榮焉,可是,很多事情似乎在還沒發生之前,她老人家便已經都知道了!而且什麼事都給妳安排得好好的,而且,似乎她老人家安排的事,什麼差錯也都不會出!必定照她老人家算出的那樣子,準準的!


這安姬個頭不高,長得圓嘟嘟十分討人喜愛。她是八怪神尼未出家前,從朝鮮的京城將她收留帶回來中土的,至於她的親生父母,她只知道母親是中國人,父親是朝鮮人,但五歲時不幸父母雙亡,之後便一個人流浪街頭,直到遇見師父。


但安姬可從沒看過師父演算過任何的八卦!無論是金錢卦、靈龜卦,或是諸葛神數、紫微斗數,但她師父的神數在武林中卻大大的有名,人稱『八怪神數』。


大概她師父與專辦佛事的牙行有連絡的關係,因此她這次扮申三姐是順理成章的事。做佛事總有些吟唱,而申二姐與她們十分相熟,只要師父說一聲就得了。


師父給她的指令是扮成申三姐去到京城小時雍坊的西門府赴宴唱曲,那任務呢?在暗中注意一個人。一個什麼樣的人呢?她問。師父卻語焉不詳的只說一個腳最小的人,一個髮髻最高的人!到底是一個人呢?還是兩個不同的人?她也沒來得及細問,因為那是今晨天還沒亮時的事,師父正在集中精神給她化裝,扮成瞽師。


八怪神尼有一種獨門的技巧──將眼睛弄成翻白眼那樣瞎子似的。這種技巧須要極高深的內功才能做到。不但如此,還要有極大的耐性!方法是拿一種極薄,半透明的小圓片,先以指尖用內功吸住,然後直接安裝到使用者的眼珠之上,兩眼都安好了,由於薄片是乳白色半透明,因此看上去就像長了眼翳的瞎子!


安姬並不知道這半透明薄片究竟是何質料,但猜想不外是水晶或雲母之類的東西磨薄後製成的,而由於易碎,不但在安裝的過程上須要極大的耐性和精湛的內力,那使用者在眼珠上戴了這種薄片,當然也須要精深的內功來護住自己的眼睛!


除此之外,唯有高深的內功,才能透過半透明的薄片真正看清外頭的情況。這一點是安姬頗為自豪的!因為連她的師姐麻葉子都不敢戴。當然師姐麻葉子不懂唱曲,這也是考慮讓她去從事這次任務的因素之一。


 


安姬是由書僮領著來到西門府的內堂。裏頭已經十分熱鬧,約有一二十位女客。只見一位和她師父一樣尼僧裝束的婆子和吳大妗子及楊姑娘正陪著月娘說話。她們手邊的小几上陳列著一碟碟精緻的小食。安姬對這些零嘴是最在意不過的了,因此看著竟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


書僮將她領到另外幾位唱曲姑娘身邊。今天應召來的是吳銀兒和董嬌兒,安姬都不認得。還有一位郁大姐,也是個瞎子(真正的瞎子),她知道卻沒見過。


吳銀兒耐心悄悄告訴她都來了些什麼人;其實當然自己也能看。不過她究竟認得幾個卻沒有多少把握。原來另一邊坐著的都是西門大官人的其他內眷;與西門大姐坐在一起的有五娘和六娘,還有五娘的丫頭春梅,以及三娘,三娘的丫頭等。


因扮瞎子,她只得裝出呆滯的樣子,無法東張西望,加上現場這麼多人,早看得她眼花繚亂,就更沒心去記了。可是這種熱鬧的大場面,安姬覺得有點像小時候趕廟會的樣子,特別興奮,因此差一點把師父交待的任務給忘了!過了好一會才猛然想起她應該暗中注意一個腳最小,頭上髮髻又最高的人!


可是她才一開始暗中注意便暗叫一聲「媽呀!」,怎麼呢?原來這滿屋子裏竟只有她們唱曲的幾個是大腳,其餘不論是太太、是閨女,是小姐、是丫鬟,是大娘、還是么娘,全都是三寸金蓮!她可往那裏去找最小的腳!她看看自己的腳尖,再看看吳銀兒的腳尖,又看看右手邊女客的、左手邊女客的,完全忘了自己扮了個瞎子!


猛地一旁吳銀兒推了她一把。


安姬轉頭問﹕「怎麼了?」


「大娘在問妳話呢!」


 


原來月娘見這麼一位面生的瞽師,翻著一雙白眼,卻又東張西望,行為古怪,所以問她叫什麼名字,因她沒聽到,就由西門大姐代答了。


──是申三姐,」西門大姐說﹕「今兒個一早申二姐病了,不舒服起不了身,就讓她妹子來代了。」


「怎麼以前都沒聽過申二姐還有個妹子?」月娘問。


「是剛剛從家鄉出來投親的。」


「申三姐,今兒個妳可還是由小三子領了來的嗎?」


「啊!?噢────」安姬師父八怪神尼昨晚給了她幾個錢,讓她今晨找小三子來領路,就像真的瞽師那樣;可是安姬為了省錢,自己將就摸索著來了,根本沒去找領路人!


「那丫頭,野得像個野小子似的,」西門大姐又說﹕「八成跟玳安他們胡混去了!」


(原來小三子是個丫頭,不是小子!安姬偷偷伸了個舌頭。)


「噯,她──噯,是的,是的。」安姬笑著猛點頭。她耳朵又尖,這時突然聽到有人悄悄在問﹕「怎麼她們一家子都是瞎子啊?!」


原來春梅想到申二姐是個瞎子,怎麼申三姐也是個瞎子!幸好春梅聲音不大,而且同時月娘正好在問﹕「既然這樣,那麼就請申三姐先給咱們唱一段什麼吧!咱們可還沒聽申三姐唱過哪!」


在人前露一手是安姬最高興不過的事了!她立刻說﹕「沒問題,咱們就先來個──


恰於此時,玳安闖了進來報告說小相爺府的金鳳姑娘到了。只見門口紅光一閃,出現一位穿著大紅妝花通袖襖,嬌綠緞裙,大紅遍地金比甲的女客,見著月娘便一口清脆瞭亮的京片子說道﹕「乾娘,對不起您哪!咱可又來晚了!」


安姬一見差點失聲叫出來!原來這金鳳姑娘梳了個怪模怪樣的高髻,恐怕只有在戲台上才見得到的式樣!


眾人連忙讓座,小廝們則送茶獻果,折騰了半天才停下。安姬相信這金鳳姑娘必定是髮髻最高之人了!她往金鳳腳下看去,以露出的腳尖來看,是小腳沒錯,但卻不知道是不是最小的?


吳銀兒又推她﹕「大娘在跟妳說話呢。」


「申三姐,這下等於要考驗考驗妳了,我這乾女兒不但曲唱得好,而且還能上戲台扮戲。這麼一來可不就有行家在座了嗎!」


──嘿!嘿!咱安姬豈又是省油的燈!她彈起琵琶,有心賣弄,使出渾身解數,唱了一曲【駐雲飛】「靜掩重門」 


『靜掩重門。只見飛花不見人。詩也難傳恨。酒也難消悶。


  嗏。無計可留春。怕到黃昏。香盡燻爐。獨自誰揪問。


  翠被生寒壓繡裀。 


  杏臉桃腮。展轉思量不下懷。新月思眉黛。春草傷裙帶。


  嗏。獨坐小書齋。自入春來。欲待看花。反被花禁害。


  情思昏昏眼倦開。 


  悶倚欄干。燕子鶯兒怕待看。色戒誰曾犯。鬼病誰經慣。


  嗏。書寄兩三番。得見艱難。再倩霜毫。寫一紙喬公案。


  滿紙春心墨未乾。 


  錦瑟淒涼。擘破雲鬟金鳳凰。楚岫雲遮障。洛浦生煙浪。


  嗏。無計訴衷腸。枕上思量。月又穿窗。風只掀羅帳。


  著甚支吾此夜長。』 


一曲唱完,大家立即鼓掌叫好,餘音繞樑,安姬自己也覺十分得意。金鳳笑著向她說﹕「申三姐果然身手不凡;如果要雞蛋裏挑骨頭的話,您的咬字,似乎帶了一點點,很少,不多,只一點點的口音。」


──什麼口音!?安姬沒好氣地心中想著。


「至於什麼口音,這卻不敢確定,不過咱猜想大概和您的相貌和姓氏有關。」


「姓申,難道她們是高麗棒子?!」又是春梅,話多,又特別沖口!


──不是高麗!是『李氏朝鮮』!真是沒有知識!安姬心中沒好氣地想,只不過嘴裏沒敢說出來!


隨後吳銀兒正要獻藝,卻被郁大姐搶先唱了,顯然帶有和她比高下的意思在內,不過今日安姬來此別有任務,因此根本不在意。


眾人吃著點心,說著談著,都快到午餐時間了,還沒見薛婆子開講佛法,等得安姬都不耐煩了!


原來這安姬還真是第一遭有機會聽佛法!雖然她師父八怪神尼也是佛門中人,但從來不做串門子宣講佛法寶卷這等事情!所以安姬今日是抱著極大興味來的,卻不知這類宣卷唱佛曲兒每於晚間才會開始,以便聽得倦了,就可以帶著一股腦的因果報應思想,進入修成正果的夢境!


這時外間大廳裏已備下素齋,大夥起身準備就席。只見金鳳向月娘不知說了些什麼,說完便逕自走出門口。安姬著急了,師父要她來暗中注意這個髮髻最高的人,她必須得跟著去看金鳳到底想做些什麼。靈機一動她見西門大姐正站在附近,便假裝摸索向西門大姐挨去說她有內急,要找地方解手。


西門大姐將她領到外頭想找一位侍候的丫嬛帶她去,恰巧宋惠蓮這時正和書僮在那兒爭執;原來宋惠蓮嗑了一地的瓜子,書僮說了她幾句,宋惠蓮便罵回去。


西門大姐也罵書僮,罰他將瓜子殼掃掉,便讓宋惠蓮帶申三姐去行個方便。


兩人出得門口,安姬四下急急搜尋,看到金鳳大紅衣裳出了月牙門往後花園走去,趕緊跟上。可是宋惠蓮卻指著另外的方向說「解手的地方在那兒呢!」


安姬說﹕「喲!來不及了!我就去花園隨便找個地方方便吧!」說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拉了宋惠蓮快步跟去──


 


(下週續 ─ 【第十三章】 芙蓉亭安姬戲金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