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iff Bear 的部落格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SteiffBear/12964705
列印日期:2021/04/23
文化衝擊日記(六)
2014/05/01 14:39:40
路邊早餐,粥好極了,小菜免費,提供的湯匙有食物殘留,只得捨棄不用。豆漿煮好時侍者迅速在碗裡放入湯匙,『我不要湯匙!』已經太遲。只見侍者取出湯匙,隨手丟入原來待取用的盒子裡。


--------


拙政園在晨光中清新穩重,早起的老人們爭先恐後地擠在我前面插隊。

『麻煩您從隊伍後邊排起吧?』我耐著性子問。

『我們是一起的!』

『一起也是一樣要排隊。』如同告訴小學生一般。

『我們早上七點就來了!』

看著這一群七十多歲的老人,我告訴自己好幾遍他們是老人,硬是把要出口的話吞回去。他們不知道的是我查網站資訊以為拙政園七點鐘開門,放棄等待飯店早餐六點多到這兒,為的是抓緊最後在蘇州的半天看完三個景點。

『上海人不會這樣子!』身後一老者感嘆搖頭道。


--------


特意去看蘇州博物館茶展,順道看畫。看見揚州八怪其中幾怪的作品,算是去揚州前的開胃菜吧。出來在門口聽見一當地導遊告訴他的遊客說館藏百分之九十左右是膺品,有些震驚。被台灣故宮、倫敦大英、紐約大都會及其他大大小小博物館寵壞了,看真品或近代名家臨摹都有詳細解說註明,如果展覽非真品,怎麼不說明?


蘇州博物館員沒聽過桃花塢木刻版畫博物館,給了個查號台號碼讓我自行去問。查號台問木刻版畫怎麼寫,逐字解釋給她之後竟然問我:『是一家化學公司嗎?』


信步走進對面的店家,赫然發現是桃花塢版畫博物館專賣店。想起前一晚在網路上極力搜尋也不得正確資料,這會兒專賣店就杵在眼前。一時之間感動莫名,覺得人生還是很公平,在挫折之間安插些光明希望,有色彩味道意思一些。突然間想站在街邊高唱辛棄疾《青玉案》的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店家倒是平靜,告訴我如果時間太短不必特意前往,因為不受重視,老師匠不見得都在博物館,也沒有專人講解,不如在店裡看看成品。


剛從懸崖摔下抓住的樹幹又折斷了。還好店內作品可愛討喜,尤其是玻璃門上的一對門神,聊慰傷懷。


--------


鎮州到揚州的長程車上遇一溫和的小家庭,一路閒聊中國現象,非常盡興。抵達揚州後他們熱心地邀請我隨他們回家坐坐,由於旅館方向不同,只得婉拒。臨上車前他們特意過來送行,並交待我注意方向以免被司機亂開多收費。心裡感動於他們對於我這認識不到一個小時的外來人無私的熱情和幫助,一路上沒有中國式盤問,最後也沒有強要聯絡方式,是絕對的世界級公民。


揚州車站的公共廁所竟無門,驚得屎尿全縮了回去。


粗略經驗過東關街的古意和小吃,便往揚州知名足浴走去。地圖上的兩個街口比想像中遠,抵達時先借洗手間,領路者走了幾步停下來問:『你要足浴嗎?』

我啼笑皆非:『當然!』他才微笑指路。該不會以為我走了這麼遠特地來借洗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