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靈~詩畫歌樂舞春風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Soula0816/14584716
列印日期:2021/03/06
我的桃花源
2014/06/27 23:22:04



 


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這是陶淵明在《桃花源記》中的描述,這樣的景致和自給自足的社會堪稱人間天堂,令人羨慕。在城市中住久了,難免對都市的人事糾葛和俗事塵勞感到厭倦。遠方的人事物顯得格外美好,對山野田園的生活也特別嚮往。果真得到這樣的生活,也不是每個人都過得慣的。心不安,走到哪裡都不安。





我的桃花源中無桃花,只有梨樹、梅樹、蘋果樹、櫻桃樹和一大堆葡萄樹,還種了黑莓和草莓,溫室裡種了西瓜,香瓜、哈蜜瓜。有一大片花園和菜園,幾棵綠竹,但養了三年還只是幼小的竹苗,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才吃得到我最愛的竹筍。乍看之下,這麼大片的果園和菜園,一定多到吃不完,事實上,卻無法完全自給自足,還是得到市場上買些蔬菜水果,或是跟鄰居交換著吃。桃花源內的生活畢竟還是人間,不是天堂。


 





大部分的蔬菜都得養個兩三個月才能收成,辣椒、番茄、茄子還得在室內先育苗後再移植到室外,要四~五個月才能收成。豌豆栽培了三個多月,摘了兩三個禮拜就沒了。高麗菜和花椰菜也要兩三個月才能收成,玉米要75~90天,而且每棵玉米要佔一英呎(30公分)見方的土地,一棵玉米大都只長一根,若運氣好,肥料又加得多的話,或許有兩根。若是不灑農藥,堅持用有機栽培的話,在收成之前,被蟲吃、被鳥吃、被野生動物吃、被野貓踐踏、被鄰人的球砸到、被狂風暴雨吹襲、被冰雪寒霜凍傷……歷經這些意外還能倖存下來的蔬菜水果才輪得到我們吃。


下圖一是香草園,圖二是菜園。左邊那棵高瘦細長的樹是香椿樹,前年種的,今年就長到二公尺高了,右邊是幾十年的酪梨樹。


 





所以我又在溫室旁邊增加了幾格菜圃,花了五六百塊美金買園藝土(Garden soil, peat moss, vermiculite, compost or cow manure)和材料,前院後院又增闢了新花園,所以今年到現在為止,一直都忙得死去活來。等到十月左右,比較怕冷的蔬菜就要用塑膠布或防寒罩蓋起來(自然又花了幾百塊買材料),耐寒的蔬菜如芥藍、波菜、紅蘿蔔……等等,只要保護得很,一直到12月都能繼續收成。但是冬天外面冰天雪地,蔬菜通常都不大生長,可能一個禮拜也只能採收一點點,只能讓蔬菜在天氣還暖的時候先長大成熟,冬天把菜園當作冷藏食物的冰箱或冷凍庫。





我先生把外面的風雨都擋下來了,所以我不用擔心經濟收入,不必看到帳單,可以不用去煩惱錢的事情,才能過這種幾乎與世隔絕的生活。有機蔬果是投入相當大的成本和時間勞力才種出來的,以前吃不完都送人,甚至送給隔壁鄰居的雞吃,今年我買了一台食物脫水機(US$ 335),準備把蔬果脫水烘乾,存起來過冬。這樣說起來,我還真是挺會花錢的,不過,健康無價,再怎麼樣也比醫藥費便宜。越來越多的人知道,吃化肥農藥養大或基因改造的蔬果容易生一大堆莫名其妙的病症,所以超市裡可看到有機蔬菜專區,標榜無農藥無化肥,但價格比其他蔬果區貴很多,通常我們都覺得吃不起,捨不得買。若是家裡有重病患者的家庭,通常都不得不花二、三倍的錢去買有機蔬果。所以能把當季吃不完的蔬果脫水、冷凍或醃漬,存起來過冬是很值得的。


 






上圖一是: 蘆筍和草莓。圖二是: 我從種子開始栽培了兩年半的綠竹筍幼苗。


小時候我媽媽種菜,除了賣菜之外,也花很多時間曬乾、醃漬、裝罐。我當時覺得我們每天都在忙著準備食物的事情,沒什麼休閒時間,覺得很厭煩,結果我現在卻步上我媽媽的後塵,還自願花無數的時間準備食物。去超市買菜多快多輕鬆啊!又沒人叫我這麼做,何必把自己搞得這麼累?古時候的富貴人家都有奴僕幫忙做這些家事,現在的人都習慣到市場買菜,很少人會自己育苗、種菜,所以有很多時間看電視,出去吃喝玩樂。







但圖了一時的方便,卻種下一輩子的禍根。年紀漸長後,開始得高血壓、糖尿病、心臟病、癌症……現在年過五十的人,沒有患需要長期吃藥的慢性病,大概少之又少。除了飲食起居之外,空氣汙染、水汙染、輻射汙染……這些不健康的因素,常常讓我們莫名其妙的覺得憂鬱不快樂。我出門一趟到波士頓市,地鐵站的空氣汙染嚴重到令人幾乎窒息(汙染比台北市捷運嚴重)。擁擠的人潮,地鐵、火車吐出一大堆烏煙瘴氣,回到家就覺得頭暈目眩,疲累已極,難怪我先生工作一結束就急著想趕回家。有時他回到家喜歡坐在陽台喝瑪格麗特,看後院的花草樹木,有時還拿出望眼鏡看星星月亮,享受寧靜祥和的感覺。他說,他很高興我只要求他出錢,沒叫他出太多勞力,就能讓他享受到美麗的花園,健康的蔬果。


 






上圖是: 側門口新增的盆栽。我先生說要把房子裝飾得美一點,都沒想到這些盆栽幾乎要每天澆水的問題。


我先生最近的煩惱是,他們那組缺了兩個人,一個人辭職,一個人過世,現在要向全世界招募人才。初賽選了30幾個人,要經過初賽、複賽和決賽才能決定錄取誰。我先生是六個評審之一,負責列出初賽者的名單,決賽時必須經過好幾個評審同意,尤其是經過音樂指揮的同意才能錄取。如果過了決賽,還是找不到合意的人,又要重新再來一次。他覺得當評審很煩,我說,當評審的壓力再怎麼樣也比應試者的壓力小吧?因為這兩個職缺很受歡迎,有些人還想拉關係進來。光有才華不夠,還得討評審喜歡。即使在不同的行業,還是照樣上演這種人事糾葛的戲碼,的確很煩人。


 






上面兩張是前院的花園。雜草叢生,因為我今年都還沒空去除草施肥。


這幾天我先生隨芭蕾舞團到紐約的林肯表演藝術中心(Lincoln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去演奏,公司安排他們住帝國飯店(房間每晚US$ 300元起價),他卻覺得房間狹窄,傢俱又小又少,看不到陽光,令人心情低落,住得很不舒服。紐約市的飯店總是比別的小城市昂貴又狹窄,比我們在波特蘭市住的飯店還不舒服。我想他肯定過不慣都市生活,想想我們在台北縣市,只能窩在十幾二十坪的小公寓裡,廚房小得連轉身都有困難,客廳裡擺了電視、桌椅和書櫃之後,能讓人走動的空間並不多,臥室裡也擺滿了衣櫃和雜物。出了門,不論是辦公室、電影院,還是捷運、公車站,到處都人擠人。我們每天處在這種狹窄的空間內,難保不心胸狹窄,情緒低落,只好逃到電視裡、網路上、電玩中尋歡取樂。明知這樣不健康,卻又懶得踏出舒適區,懶得改變習慣,就這樣一天一天的度過,直到意外或疾病把我們帶走為止。也許有極少數的人能搬到鄉下去住;如果找得到工作,在經濟許可下,能搬到人少的鄉下也是好事。







上圖一是:正門口拍的花園,這個花園應該有三四年了,已經不大需要照顧了,而且幾乎連水都不用澆了,全部花草都很耐旱。圖二是今年增闢的花園,從去年弄到現在,仍未完工,很快又雜草叢生了。



人生總是免不了疾病和意外,活在紛紛擾擾的世界,要能身心安定並不容易。我還是喜歡躲在我的桃花源裡,跟樹木花草蔬菜為伍,在一方田地裡享受靜謐的磁場。植物不會吵架,也不會吱吱喳喳聊一些八卦,少了那些無聊的紛爭,心情也平靜許多。人多的地方,人們的喜怒哀樂所形成的氣場總是鬧騰騰的,令人心浮氣燥,難怪很多人都喜歡到杳無人煙的山上去度假了。走在山林中或許寂靜得幾乎有點無聊,但總比鬧哄哄的舞廳或派對更吸引我。當人們覺得無聊的時候,就喜歡看打打殺殺的動作片,愛得你死我活的劇情片,或讓人嚇破膽的恐怖片,最後,只要電視一關,又回到安全的家中,覺得無聊又平安的家還是最美好的,對自己的生活就比較知足了些。



下圖一:隔壁鄰居的花園,圖二是對面鄰居的花園,都很漂亮。圖三&圖四是我最愛的陽台了。更多照片在我的相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