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塵掠影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Smilinglife2017/108982523
列印日期:2018/12/16
懷鄉索驥
2017/11/08 10:53:05














幾年前某一日,母親要我跟著回她的老家,路途不算長,卻拉遠在蜿蜒拾級驅上後那片寬闊蔥鬱靜謐山林,即是孕育傳統客家人硬頸打拼精神領地,也是我儲值童年時光重要一環。







其實,那裡沒有任何親人蟄居,已經不能稱作咱(阿梅)註:(客家語-媽媽)娘家了,超齡的老屋早已變賣,我甚至10幾年不曾再去過,易主幾次根本都不清楚,只知道小舅承租下來是為了挖後山的竹筍,而我們此行的目的也是為此。










到達前,沿路環伺觀望,山嵐依舊豐美,依舊如當年那般雲遊幻化高深在心裡....然這股莫名期待與騷動又怎麼回事?等等,這裡好像要拐個彎,再來會經過山腰上唯一一所偏鄉國民小學,(還在?不愧是歷史悠久的母校~)旁邊看起來稀稀落落幾家戶厝,不知映照在晚霞中是否有遙居飄渺境貌.....(悄悄打量了個好角度)。越是挺進記憶越是翻騰,恍如是部黑白紀錄片,漸漸在眼幕垂降放映。啊~對了,想起每逢一下雨就泥濘難行的顛頗土坡!!唉呦~老是黏軋陷住我們家那台可憐中古小貨車輪不給走呢~父親雖然氣極敗壞卻也無可奈何地輸給母親的歸家省親路,(推給月老牽的線太糾結),不能添亂幾個小腦袋瓜們只好紛紛探出車窗外,仰望著天空,俯視著邊崁尋找任何好玩新奇事物,就盡情戲謔打鬧消磨無聊,以便時光恣意在車裡流轉啊等候咱們長大吧~還等著有一日像這般懷念這樣感覺近鄉情怯......








當然,現下路況成為順答流利水泥地,而且天氣還算晴朗。








突然,耳邊聞風傳來凶狠狗吠聲.....應是後進開墾者所飼養,似乎警告我們即將快到達閒人罕至深林腹地。先輩們的祖籍,究竟是誰最早踏入,怕已分不清了。(如果螢火蟲依然肯飛舞棲息的話,這點要如何證實呢?)我的驚惶可不比那嘶咆嘯遜色!!看見很多區域居然消末無蹤或是剷平,懷想起.....在很多年前,克服頭皮發麻,心慌顫慄著得摸黑走下一層一層階梯,由不得你不能不去的古老舊式廁所對幼小孩童是多麼大挑戰~原本環繞屋前一整排散發陣陣幽香的含笑花欉,清新脫俗~聳高黑瓦覆頂,木造屋簷主體撐柱,下斜兩旁依附而立側室外皆有木質滑動推門,泥牆糊成的土角厝,相當特別。由塊塊石頭雜草交相堆疊鋪通至後山的羊腸小徑,處處隨興富饒綠意盎然滿天地野鄉錦瑟,不時緩慢升降飄忽張翅各類粉蝶兒,蟲鳴鳥叫啼語不斷演活自然璞真..........









光陰荏苒,現在突如曠晾一片停車空地跟修繕過後的水泥牆房舍,僅依稀還殘存主體老屋架構樣子,快速朝我腦門重擊敲碎了舊時印象與思念,裡面陳設早已經大大改變風貌,如此地陌生不同被水泥現代給僵化進駐了尤其那土高堆砌柴燒散溢裊裊氤氳的黑鼎圓鍋,是滾出日常洗滌熱力來源,這火灶卻被移除掉成為浴室廁所間,再也不用走遠去外面,的確便利~但,心中逝去的又何止是舊物不在那種荒涼,彷彿有種哀傷吶喊喚給自己聽。









從前,只要父母親農忙,就會把幼小的我託給外婆照顧,有時去得很早有時遲近黃昏,根本無法了悟這麼奔波來回是多麼不易,總覺得雙親又無端拋下我,滯留予鬼魅魍魎出沒的山林,都怪老一輩人也這麼嚇唬哄騙,至今仍記憶猶新那座大笨鐘報時所敲響的震顫,加上外公鼾聲雷動的午後餘音繞樑,不能獨自出去嬉戲會被魔神仔牽引的告誡,被迫收錄視界腦瓜裡遐想漣漪神秘盪漾不已.....







貪婪著吸允芳草氣息,咀嚼著瀰漫林間清香,啊~這就是母親的家鄉,併入我記憶中懷念的味道,即如(引用)宋·李清照《武陵春》詞:「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外婆的陪伴是祥和溫馨且真真切切,甚至因此有幸遇見了,綴亮整個夜空中閃爍繁點星光,密集而紛飛幻化迷離燦爛,無論是仰望天上密佈的還是低迴繞近身邊這些振翅嬌客~會一生永遠難忘。











走著走著,母親並未對這方孕育過她的大地多說些什麼,畢竟傳承已然不在手上,承接下來的也許只有老時代羞澀的情感吧~捫擱在內心深處未曾探索出口彷彿只要隔代遺傳自能有所意會的親愛,領受多深就有多無價寶貝,外婆呢?是不是也這樣無聲無息包覆度過人生......沒關係喔~我知道。由我擦去妳們的熱淚盈眶,然後滿懷揣放手心裡恆溫,將來,會有下一代明白這始末。





踩踏陌生不曾上渡的叢舟,漸行漸遠的房舍後山竟生長著大片翠綠竹林,一直往觸目雲霄高處延伸,像批壯碩行軍大隊挺拔茁進,枝葉青蔥密麻地爭先恐後遮蓋了擎天,偶有幾道光線透射照亮,才不至於誤解現在仍是白日當頭,雖然蔭涼但感覺異常魅影森森.....好像隨時突有什麼閃現因此嚇得汗水淋漓,寒涔涔地.....冷颼颼.....欸~有古怪!!就是橫行於山林鄉野俗稱:魔神仔嗎?原是長輩們這般阻止的禁地嗎?果然在人煙稀少處不自覺就會多做聯想,但是母親已經動手開挖起來,(嗯...淡定走過無數山頭的經驗值),趕緊亦步亦趨撿拾幼筍,暫且拋開雜念,等蒐籮到定量,就可以下山了。





來這麼一趟回朔感觸良多,不管誰背負誰的行囊,將帶著感恩懷舊之情離開,也許這是最後重溫童年那段失落的時光,心會謹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