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r Norton 開講, 傾聽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SirNorton/151202748
列印日期:2021/01/27
借愛要還
2020/10/04 11:15:33

美麗的表面之下,妥藏秘密跟動機,寶物也都有猛龍守護,戍守的力道透露了價值。



「真是得勁,立刻有人拿走了六張耶。」憲子秘書邊忙邊說,「可難得了,女男少老涇渭合流。」她剛從一整組人的嘰喳閒話中抽身,兀自興奮狐疑竊笑不已。那已是三個月前的光景。


「有看到嗎?今晨只剩下七萬圓。」同一窩子人議論紛紛,神經兮兮相視詭笑。同事之間打量有誰穿著新裝上班,引頸有誰的餐盒盛入龍蝦鮑魚的御膳。


「欵欵欵欵,13,13,鮭魚返鄉有六萬。」較神經質的幾個傢伙大呼小叫,歡喜如巨人隊的安打上壘,這新推出的「無條件自助」,實施剛滿一個禮拜。


當整數完璧,整齊歸趙,怎不令嘆為觀止,「香噴噴,火辣辣,三十萬圓的新鈔。」你嘖嘖稱奇,也加入眾樂樂,咸感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直追禮運大同世界。



與人為善的感覺真蓋高尚,每位都油然債權人的威風。充耳的妙聞不輟,爾虞我詐喜感十足,突增的相互捉狹,玩笑指控旁人挪借一十、廿、卅萬,多數人矢口否認,幾位故作閃爍,虛實難料。不過,三十萬日圓倏忽去來,一溜煙的輾轉換手,進出加減,尚且不出兩個週期,全額即人間蒸發,完密消聲匿跡,連七週半,始終掛零鴨蛋。空氣中開始彌漫有感的焦慮,高度期待後的彈性疲乏也漸浮臉上。「haters」冷言冷語,自恃穩重者旁觀袖手,皆姑妄好戲賞之。



昨夜間八點,你晚泳和進食完畢,回到實驗室,小星星奪門而入,喜孜孜跟你報信:「K頭,又全數回籠了。」你掃䁁同事都已下班走人,頷首笑說:「不要忘了,你也有權利取去使用。」小星星搖搖頭,姗姗嘆道:「疫情連三季,只有這檔子的鮮事,方將組內廿餘人的心眼兒,重行拉攏聚焦。」你擱下泳具袋子,拉開在員工休憩專區邊的五斗櫃的第一格抽屜,果不其然,納貢碟盤裡裝有久違了的豊盛新鈔。你鬆了口氣說:「得以選擇和自行履約,是人性和文明的高點。」



員工休憩專區,好比非洲草原的水源洞口,象羚獅豺不時光顧,使迷你趕集門庭若市,此處是刺探敵情的情報站,亦如松鼠跑籠、容許伸腿走動。佈告欄貼示失物招領與三手鋼琴求售,自動販賣機正力推「桌上小盆景」,靠牆五斗櫃的第三格抽屜散放DIY小工具,第二格塞大包紙巾,第一格內含煎茶、三合一咖啡、邊角放著長條形的納貢淺碟。



起頭者的亞紀小姐,自身始料未及,她兼任福利委員,主掌忘年會、花見野餐等活動,她循規請示並勸捐,慣例是你每年對倍加碼公司提供的福利金,「報告K頭,為儆半年未曾同樂的效尤,同事們暢議,就在辦公廳裡開宴會,採購外賣酒菜進來,可以恪遵安全距離。」她禀告,胸有成竹的伸手。「立意佳善可行,但同仁居家上班的,超過半數,該怎麼辦?」你探詢。「重要宴會,會社成規,他們勢必參贊。」亞紀搶答,一副撲克牌臉。「往常出席欠席,都是固定面孔,顯示大家雖在意,但關注程度不均。」你提醒道,意圖嘉惠全員。「請您重申福利的宗旨。」她臉色一沉的反詰,理虧被你逮住,旋即回防規章。此套路你常領教,心下算盤飛打:「群體聖牛,肯定賞牠一鞭,虛張聲勢,泡泡一戮要破。」惦量眼前局勢,不適合你約翰韋恩的角色,於是掏出電話,調請代打和代跑。



代馬輸卒刻內跑抵,乃是前山東省學霸的小星星,她爭取自身權益,向來無往不利,屢屢飛象過河,拔一毛利天下,更是絕對休想。小星星的身段近似德國狼犬,亞紀則像吉娃娃,一泥土封甕的高樑酒,一易開罐的BUD LIGHT,一造是精裝本,皮厚耐翻操,另一造平裝普及版,玻璃心酥脆。禮失於老中,諸野是小日。



小星星話鋒犀利,挑戰道:「投五成人之所好,固然應該,但兩成人所惡,三成人無感,怎不詳察?」她的思辯師出文革焠鍊,揣摩人心拿捏準穩。


「社員福利萬歲,吾等必遵行無誤,增進感情友誼,非大型宴會不可,否則難竟其功。」亞紀諄諄背唸臺詞,一副凜然大義,卻是肩負著熱衷豪飲的群組的深重交代。


「當半數的員工霸凌另一半的人的福利時,這等錯事不會因多幹而變對,那些因故不參加的員工,理當依照比例分得現金。」小星犟説,「毋借公道循私情。」霸凌一詞等同原子彈,轟得亞紀棄甲曳兵。


「沿緣. . . . . .這個. . . . . .明治維新時期,立下的. . . . . . 那個. . . . . .金石規範,薪資. . . . . . 這個嘛. . . . . .容有欠延的空間,但團拜群遊. . . . . . 那個嘛. . . . . .不能或缺,這款項. . . . . .這個. . . . . .不准分切攤派,全數. . . . . . 那個. . . . . .專用於群組才行。K頭,請您裁奪。」亞紀悻悻然道,「這個那個,不施小惠傷大體。」她招架不住小星星,又迴向你施壓。



憲子這時才到,你方剛電召她代打,幫平衡核心的成員,使你能立足公平的中線。見她伸手輕拍亞紀的小肩膀,柔聲鼓勵,要為疫情煎熬中的員工、創設意義非凡的措施云云。三位眉黛從長計議,推敲演繹拔河角力,迅速敲定了純自助原則,毋須記名的信任做法,小試一季一期的結算,有所虧空逕由K頭填補。三金釵甚至歃血為盟,等疫情轉緩後,覆議團拜的設計。她們激辯的關鍵,成了得意的亮點,就在保障隱私。仰人鼻息什麼的顧忌,鬧得通人皆曉的尷尬,唯恐遭受操控的苦惱,深怕留下笑柄的懸念,全盤豁免。



她們為了命名再爭執不下,好容易才確定「借愛要還」,而非五斗米、義勇金、肉包子啥的。三月無償的資金挹注,橫豎隨意,沒人計問,靈活機動的歸還復建,自修學費,貼補家用,私房炒股,可𣈱所欲為,若被狠心偷去,當然是無從追究。



「出借的愛」,朝妍榮寵招展,夕絢寶相莊嚴,一叠厚豐飽漲,端掂手上大快,彈指滑溜撥算,迸響嗒嗒清脆。福澤諭吉的大頭照,10000的數字雕空鏤印,鳳凰紋理江戶流風,油印冒溢妙諦香息。單紙價值麥克麥克的八十塊美金,付現的快感從容而踏實,與共你的衣食住行育樂。甩一甩攤擺開來,卅艘的小葉舟橫陳連莊,這筆支助員工福利的款項,打從泡沬八零年代的過佰萬,一路狂跌刪省至此。



組裡的特怪咖,西田君,多年前自畫了一個圈,將你遠遠摒在圈外。西田這廝朝九晚五出勤,像幽靈打卡,總退居實驗室的角落,安於旁人的漠視。他自屬於從未出席聚餐團拜的兩成的碩果。但他咖啡是喝的,會社的福利是知曉的,第一格的抽屜是會打開來詳的,卅張的萬圓鈔票的削減,飆漲,歸零的屈折,他盡收眼底。這一季的西田,漸和同事互動,數度朝你露出蒙娜麗莎的微笑,雖嫌淺扁短蹙。「借愛」勾勒了個胖圈,意外的將「被借者西田氏」的遺世之圈給納包了進來。



你寄望,取使現金的人,或許在其他事情上對別人高抬貴手,而尚未利用的人,能為自己的善意感到可喜。你想,即便是打水漂似的完敗,你寧相信是有需要的人拿去應急,這和揮霍吃喝的價值意義迥異,你寧相信,取用的人在現今日後會更樂意襄助同事。你瞭解,半數的日人仍要恨你如牙癢,因為你悖離慣例,違抗群體,但你寧再踹一次鐵板,為沉默經年的半數做作揚聲。你私下對小星星說:「小星,當我們飛的越高,那些飛不起來的人,就瞧我們越渺小。」



三個月後的今朝,差一刻十點,小星星、亞紀、憲子不約而同的擁近你的實驗枱前,憲子促聲追問:「搞什麼鬼,抽屜𥚃竟翻漲到六十萬?」她們以查案的鐳射目光,釘鎖你煎烹。你但緩氣慢悠,決定不提供她們正解的痛快舒坦,只祭出你最最無辜的神情,心想:「傷春豈我事?冷眼看花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