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r Norton 開講, 傾聽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SirNorton/129219646
列印日期:2019/09/19
聽聽這一個女生
2019/09/08 01:00:12

她求售一個希望,你待沽一個機會,或一個半。




她與主管來求見推銷,廿五、六能打主場、擔大綱,若非藝業驚人,即是聰慧絕頂。或者彼社亳不饑渴,竟派出黃口小兒。本社啥都不少,採購意願缺缺。你給她們十五分鐘,只因為她是華裔。




「90秒內,我要聽到故事和轉捩點。」你想,但無甚期待。


破冰行禮如儀,你要直闖深水區格鬥。她站起來去閉闔窗簾並關燈,隨即啓動一個黑盒子,哇噻,用上三維光束動畫 hologram 來簡報該社的題綱強項,你開心開了洋葷,你開始欣賞上她們的行動力和企圖心。




「有關貴社的需求,我們分析了好奇性、新主軸、測量法。建議您在好奇性擴增三倍,新主軸的吸引力強化五倍。」她說,邊急著掃瞄你的神情眼色。


「嗯~,開說像樣。掃瞄我?我端的是"教父"艾爾帕西諾的眼神。」你想,艾爾帕西諾的眼神是必定擊發的手槍,她的天靈蓋檔得住?


「好奇性,旨在能解決不快感,有兩項的不快感屬於禁忌,我們不碰。另兩項可作為新的主軸。」她說,看來有做實功課,仍急切搜尋你刻意呆滯的靈魂窄窗。


「嗯~,船舷有轉進 … 揀了兩項。」你想著。不動如山,微笑至薄幾稀。







十五分鐘簡報能冒出奇蹟來?這是第四家廠商向你兜售同一個案子,你瞭然他們八成的設計和價格,但你願兼聽其它兩成,或有意料外的內緒細作。




「痛點經濟學,我們精調痛點和花錢之間的槓桿。您可解其痛,但不增售價。」她說,小狐狸小蒨笑。


「吼~,賈伯斯一生說最常說"不幹",而不增售價 = 不幹x10 !!! 」你思量。你推想自己是阿里山的神木,坐立不動,等待驚雷。


「吼~,小狐狸要糟。」你想,她這時應扮演臭鼬或彼得兔,要退敵或躲避。


「… 您沒明說障礙,我估計綜觀公式仍未達完滿。」她說,又來凝視你的眼睛。




想到這船才要進港又出港,你眼神轉為史恩康納利的「獵殺紅色十月」。史恩康納利看向窗外,心數一秒、兩秒 … … 十三秒。







「能請K-San講評一下嗎? 」她主管搶說,要為抽真空的13秒打圓場。


「吼~吼~,此薑熟成、何以不辣?」你心內不快計較,只舉腕看錶。


「我,要建議提高貴社產品的單價2%,以價位強化分眾的區隔。」她急說,快接過她主管的話,也護住你金口不開的尊榮。你猜她正冒險一賭,或已讀出你的不發一語可能是善意。


「嗯~,好小孩馬屁不穿,受用的緊啊。」你想著,舉右手及胸、並前揮徐緩,意謂願聞其詳, 這你學自黑澤明。


「再者,試行‘’饑餓式‘’的行銷測試。」她又說,肩膀微振,笑容可掬,看是她的拿手本領了。


「嗯~,船頭對準。」你心喜,你聽到你要探尋的兩成的內緒細作,成王敗寇的關鍵可能在此。




你想起桃源街牛肉麵,競爭愈強,肉片愈大,湯味愈濃。你疑竇她企劃的牛肉紅燒、清燉一如流俗,或有炙烤、煙燻、風焗的新格原創?




「深層改造設計,歷時18個月、要230萬美金,是敝社懇切的建議。」她説,像乘勝追擊,兼背頌她主管的底線。


「吼~,船又打轉。」你索性低頭看鞋帶。


「我們這邊可加快送達,譬如縮減15/100的時間。」她說的急快,看樣子又自以為得計。


「吼~,船在港外就想下錨。拜託,15趴叫做誤差值。」你想鬼叫。你努力要擠出布萊德披特「死神來遇」的眼神,布萊德披特的眼神正色地告訴她:「你見鬼了,小孩!」







你手托腮幫子入定,化作羅丹沈思者的雕像,持續增壓情緒。正值凝重時分,會議桌上衝出一隻中型蟑螂暴走,兩個女生乍跳了起來,只差沒尖叫,你抄起簿記快打,雖然登時了帳,心下著惱你的同事在會議室進食而招來小強,也壞了你的羅丹像瞬秒破功,她們方能及時減壓。 才從慌亂坐定,她忙向主管附耳,看是要改弦易轍。




「這樣吧,那我提議中程攔截、只用五分之二的預算。」她說,鼻尖沁汗,並忐忑看向主管。


「嗯~,小孩須掐死老闆來迎和主顧?」你妄想。你只盯鎖她的人中,等看好戲,是卓別林的,或希區考克的? 你加入眼神擂臺,吊高眉頭、也瞪向那主管,你加她的,共四道鐳射強光,要照醒或掐醒她主管一廂情願的全額高價。


「我自己也加進產值鏈上,將無償領導分眾傳媒,團隊共築。」她說,她的榮譽感激揚並傳染給你。


「嗯~,舵轉了,船快入港,好小孩。」 你想,心眼大乘,效摹金庸少林高僧,空性、玄慈、方證。




說時遲那時快,她竟站上椅子,居高臨下向你和主管分別鞠躬。天哪,還穿著窄裙,這即興加演的、到底是那一齣?




她朗健地說:「K-San,我需要這個計劃,貴所需要 inflection point , 我們是您們的轉捩點,我們服務超值且價格公道。」


「快下來,再說好談,先執行五分之二預算,也算成功啊,呵呵呵。」她主管說,看來沒憤恨到懸樑的地步。


「不用全額高價,自己站上天秤增重價值,紅心被她射中。」你心動,欣慰點頭 30度。



她持續陽光大酒渦,像合唱團的指揮在合攏雜諧。主管見好立收,站起頻頻稱謝,她則雀躍,紅暈上頰。你張開雙臂,示意越過了一個大瓶頸。




「巨人不全壞,巫婆不盡邪啊。」你心道。達成商務是一個機會,提拔新人算半個機會。


「... 我今天就和您的團隊動工,哦不,現在動工,現在立刻。」她說。她抓住了生命中的一個精靈。


「靠岸定錨,不壞,一點都不壞。」你想說未說,心知這是另一場無情又無奈的遊戲,第一名喫羊肉,第二名連菜根沒得啃。




30年前甫出道,你幫老闆提公事包,一提十年才得「助攻」簡言幾句。20年來、10年來、1年來、3個月前、三天前,你都重複站在她的位置,在不同埸合上,你同樣的去笑面求售、你去摩頂力蹭、你去被情緒勒索、你去力挽十戰九敗後的狂瀾。金銀銅鐵𥚃走跳打滾,每人都有掙扎中的寒士的一面,情境或不同,角色常互換,利矛堅盾你我都有,罩門天險各自攻防。現在,你又盤想,有什麼機會讓你也可施展「站上椅子」的新招。




你終於給她最陽光的燦笑。



彼亦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