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空心 Lychee's Tone
原文網址:http://blog.udn.com/LycheesTung/21530004
列印日期:2021/01/16
一杯溫開水
2015/03/18 06:33:25

從農曆年至元宵,陸續與眾多好友拜年之後,除了分享到他們的近況之外,可嘆的是亦從中得知,已辦妥離婚手續的竟達六對之多,到了我們這個年紀,這不是新鮮事,婚變的原因不再是人們追逐的焦點,大家更關心後續處理,例如財產分配分割、親子定位與歸屬,以至細微到何時周告眾知,要坦白說明到何種程度,都有平和商量過的共識與說法。


回顧當事人在敘述整個了結過程的時候,我曾有那麼一點錯覺,好像他們是在處理公事般的效率與客觀,也不過是喝杯溫開水的時間,多年的糾葛就釐清得乾乾淨淨,再不容一絲情緒混雜。一度還以為是他們慣常的戲碼,只是這回鬧得有些過火罷了,他們終究還是會雙手緊扣的在我面前嬉笑離去,然而一拍兩散已成定局,徒留我的不捨與傷感。


慶幸的是,這幾對離婚後都能與前夫前妻維持著友好的關係,誠如Karen告訴我,在婚姻存續期間,她一看到對方就怒火上升,不滿與怨懟驟然而起,誰料到一離婚,反而所有的殺氣都消了,再也無事可吵,還能與前夫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她自己解釋,這有可能是因為不再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前夫身上,彼此都卸除緊繃與敵意後所得到的意外收穫。


這讓我記起在報章雜誌上看到的一篇報導,有位酒國名花,其容貌不是最美艷的,身材也不是最火辣的,酒量更不是最好的,可是偏偏尋芳客就最愛她,每天都有人排隊等著點她的檯。有人從旁研究,發現這位人們眼中的紅牌台柱其實是個同性戀者,根本就不愛男人,所以才對男人的殷勤不動於心,遊走其間也能收放自如,就是如此吧?不迷戀於男人的愛情,自然就不被其所駕馭,而男人對她的若即若離卻是趨之若騖,顯示出不愛者永遠是勝利的一方。


不愛的灑脫,更顯得愛的沈重,在婚姻中,兩人儘管都以愛為名,也走不到同一陣線上。Berry與我老公是同一個時間到大陸工作,雖然他是第一次與老婆分隔兩地,但是因為興趣很廣泛,所以很快就在異鄉熟門熟路,還參加各式各樣的社團,生活得如魚得水般的快活。反觀他老婆Sarah則是多愁善感,每天唉聲嘆氣,一有空就約我網購便宜的機票,期能一同至對岸一探夫君。Sarah是比我幸運多了,一來孩子已上國中,二來家中還有公婆可幫忙照顧,她是說走就可以走的,而當時我的孩子都還小,所以總是無法與她同行。有回她不解的問我:「妳為什麼這麼沉得住氣?難道妳就眼錚錚的看著他們在享樂,而我們只能待在這裡無可奈何?」我才驚覺她竟有這樣的想法,且不知道想到多糟糕的地步?總之,她是一刻也按耐不住,時時都想跑去看Berry在搞什麼鬼。


後來Berry告訴我,他每次剛下班,才步出公司不久,Sarah就突如其來的出現在他面前跟他說嗨,差點把他嚇破膽。Sarah的緊迫盯人並沒有讓Berry有什麼改變,反倒是害苦了她自己,除了蠟燭兩頭燒、把自己弄得疲憊不堪之外,也開始失去自信,有回還若有所思的說:「我再也無法吸引Berry的眼光了,任何一個女人都比我有魅力多了」。愛讓人看不到自己的優點,把自己微小到快無立足之地,連Berry說愛她,她也不信,離鄉背井無非就是為了讓妻子兒女過更好的生活,這份心意,Sarah怎麼都感受不到,硬要捕風捉影去,這段時間可說是折磨人,雙方都不好受。


婚姻走到一個階段本來就是會面臨到像是一灘死水般的沉寂無望,愛似乎越來越高不可攀,如何再回到相戀的悸動?我告訴Sarah,如果無法改變Berry在大陸工作的現狀,不妨放手支持他,反正在她目前的悲觀作用下,都認定Berry遲早會移情別戀,相信與不相信都一樣,那何不選擇相信?至少對自己是一顆定心丸,Sarah才有辦法在台灣安心生活,安心下才能做些對自己有益的事情。


夫妻分隔兩地並非一無可取,以我為例,老公離開台灣時,剛好是我與他爭執不睦的最高點,無論是感情上或是養兒育女上,我們都有著南轅北轍的理念與作法。受惠於兩岸的距離,我們才有機會去思考與體諒對方堅持立場的緣由,讓劍拔弩張的夫妻關係獲得紓解。難能可貴的是我又可享受到從前單身的樂趣與自在,且尋回因婚姻生活而逐漸失去的獨立自主能力,套句朋友說的玩笑話:「家裡沒大人啦?」使我每天都神采奕奕。回台灣放假的老公看到我這麼快樂,都很不是滋味,好幾回都萌生不想回大陸工作的念頭。快樂是一個強力的磁鐵,吸引他人不自覺地向自己靠近,魅力渾然天成啊!


我鼓勵Sarah去發展自己的興趣,人到中年,反應能力都會趨於僵化與慣性,學習新事物與參與團體可以活化我們的細胞與神經,帶來幽默與熱情的附加價值,使我們的人際關係增強。另一半常是我們人際關係的第一道實驗對象,如果連他或是她都對我們的話題興趣缺缺,甚至會掛我們電話,我們就該立即閉上嘴巴,不要在相同的話題上繼續失去我們的自尊。


我也勸Sarah,如果Berry無法達到她愛情的標準,那不妨先降格以求,暫且視他為朋友,再逐步進展到知心、貼心,即便是交心也能水到渠成,實在是比訓練一個完美的老公來得容易多了。以朋友的角色和老公互動,會比較公平與雙向,以此為基礎點,將不會過於委屈自己或是過度期待對方,而能明辨對方真正需要的幫助與支持之處。就說朋友John待人親切有禮吧,可是一轉身面對老婆,口氣與態度極為惡劣,常是罵聲連連,彷彿成了另一個人,常讓他老婆難堪退縮,我勸他能不能對老婆客氣一些,他回我:「我就是把她當親人,愛之深責之切嘛!」說得冠冕堂皇,可見親人的待遇遠不如朋友,修飾與尊重都免去了。


就在我忙於寫作的同時,老公端來了一杯溫開水,這似乎已成一個習慣,無論是我與朋友在電話裡說得口沫橫飛時,或者是剛泡好熱水澡出來,老公的溫開水都會適時的出現在我的書桌上。以前都喝得理所當然,就像空氣一樣的沒有發覺它的存在,直到他到大陸工作後,我常有口乾舌燥、偶而還伴有嘴唇乾裂的情況發生,才知道我有多麼的需要那杯溫開水。


如今我也會如法炮製,不時也遞上一杯溫開水給他,回報他濃濃的的關愛之情。只是.....他最近面有難色:「醫生說睡覺前別喝太多水,妳可以不要再一直倒給我喝嗎?」糗大了!婚姻生活裡本來就是實話多於情話,還是趁早適應吧!哈哈....



 把心情弄得可愛單純一些,愛情是可以飛回來的!(文字&拍攝:童空心)